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真没吹牛吧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真没吹牛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镇仙皇朝,每过一些时间,各大仙门的人都会派出弟子,前往其他门派论道。
  
  其实,就是亮一亮手腕,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底蕴。
  
  按说距离这这一次论道,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只是因为乾坤小纪元将要到来,所以提前了。
  
  其中各大仙门公认的,与之论道基本不可能战胜的弟子,其中便有剑宗的无剑子。
  
  天下剑法出剑宗,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那曹振说,他曾经战胜过无剑子?简直是笑话。”
  
  “你们听说过,剑宗的弟子哪一次下山论道输过吗?”
  
  “没有,我反正没有听说过。不过我入门时间短,可能知道的少。”
  
  “不用知道的少,我看过一些典籍记载,这一万年来,剑宗的弟子,外出论道就没有输过一次!”
  
  “那曹振还能赢无剑子?甚至还让无剑子拜服?这话他也敢说出口。”
  
  众人议论声中,远处,一道人影走来。
  
  “无剑子!”
  
  “奇怪,我怎么感觉无剑子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气,他的气势,有了一些改变。”
  
  曹振第远远的看着越走越近的无剑子,感觉比起上一次,无剑子似乎更加旳内敛了。
  
  之前的无剑子,即便在外要展露出剑宗弟子的风范,虽然也已经很收敛了,可仍旧能够感受到无剑子身上所流露出的锋芒之气。
  
  即便是不认识他的人,都能够感觉到,他是一个用剑的高手。
  
  可是如今,再看无剑子,却感觉,无剑子身上的那种利剑的锋芒已是尽数收敛。
  
  若非认识他,根本无法通过他所散发的气息判断出,他是用剑的高手。
  
  所以,他这是顿悟之后,又有所提升了?
  
  不少剑窟的弟子,之前可是和无剑子论道过的,看到无剑子走来,他们身为千窟门的弟子,自然迅速迎击了上去。
  
  “无剑子道友,怎的突然来到我们千窟门了?”
  
  一个弟子一边问着,还一边向着曹振的方向看去,你刚刚不是说你战胜过无剑子吗?
  
  你没有想到吧,现在无剑子又来了。
  
  看你怎么收场!
  
  无剑子抬头看了眼前之人一眼,不认识,没有什么印象。
  
  不过,身为剑宗的传人,他还是保持礼貌的回道:“我这一次前来,是来找曹前辈的。”
  
  “曹前辈?”
  
  一旁,另外几人微微呆了一下,那曹前辈,不会是曹振吧?
  
  无剑子还称呼为前辈……
  
  无剑子在众人的目光中,快步走到了曹振前面,抬手向着曹振便行了一礼道:“曹前辈,弟子已经论道结束。之前前往百峰宗,听闻您离开了百峰宗,如今在千窟门,弟子便赶了过来。”
  
  四周,千窟门众人听着无剑子的话,一个个尽皆呆立当场,无剑子是来找曹振的?而且还是先去了百峰宗,然后没看到曹振的人,又特意赶来千窟门。
  
  曹振和他是什么关系,能让他如此赶路。
  
  从百峰宗到千窟门的距离可不短!
  
  还有,无剑子叫曹振什么?
  
  他一直在称呼曹振为您!
  
  曹振,之前所说的话,不会是真的吧?
  
  曹振听着无剑子的话自己都愣了一下,自己当初就是客气一下,然后无剑子还真的去百峰宗了。
  
  去了百峰宗不说,甚至还跑来了这里找自己。
  
  诧异了一下,随之,他突然反应过来。
  
  无剑子也是出自名门正派。
  
  如果是在离开百峰宗之前,他或许不能理解。
  
  但是离开百峰宗,这一路上,在见过绝影长老,见过法极宗三位之后,在见识过百峰宗众人当初的坚持和为了宗门的牺牲之后。
  
  他已经意识到,这里的名门正派,那就是真正的名门正派。
  
  他们或许都有着他们自己的骄傲,甚至有着一些不足,比如自认为高凡人一等。
  
  但是,他们是名门正派,那便要信守承诺。
  
  当初答应去四宝峰去找他,那就一定要去,甚至他不在四宝峰,都会找到这千窟门来!
  
  蓝霹雳听着两人的话,整个都呆了一下,他是知道曹振赢了无剑子,可他却不知道,无剑子竟然如此重视曹振。
  
  无剑子说完,看了一旁围绕的众多千窟门弟子,有些好奇的问道:“曹前辈,您这是在……”
  
  蓝霹雳闻声,心中顿时一喜,刚刚他就像要说,千窟门的人不信曹振赢了无剑子,只是人家无剑子毕竟输给了曹振,他直接问出口不太好。
  
  现在,无剑子主动提起,那就好说了。
  
  他不等曹振回答,抢先开口说道:“曹峰主现在,正在与千窟门的人论剑。而且,他们觉得,曹峰主的剑道不行。”
  
  “曹前辈的剑道不行?谁人说的!”无剑子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大变,原本内敛让人根本感觉不到锋芒之气,霎时毕露!
  
  只是一瞬间,一股股凌厉之气从他的身上四溢而出,锋芒之气搅动天地。
  
  众人甚至有一种无剑子似乎要直接出剑的错觉,一种无剑子出剑之后,这一方天地都会被剑气撕碎的错觉。
  
  蓝霹雳感觉到那骇人的剑气,甚至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心中惊骇莫名,无剑子并不是在针对他,而且,无剑子更没有动手的征兆,没有释放出战力。
  
  可是即便如此,自己都因此不由自主的后退。
  
  这无剑子的剑道,究竟达到了何等的高度?
  
  他甚至悄悄运转了一下法力,这才恢复正常,就好像是向着长辈打小报告一般,向着之前开口的千窟门几人一指道:“他们说的。曹峰主说,拔剑既是一切,拔剑一刻既分生死。他们说是什么破理论。”
  
  一句话落下,瞬间瞬间感觉,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一般,四周似乎有一道道无形的利剑射来。
  
  无剑子转头望向几人,一字一顿道:“胆敢侮辱曹前辈。曹前辈,乃是我的剑道领路人,你们侮辱曹前辈,如同侮辱吾师。
  
  方才是谁所言,拔剑吧!我与你决斗!”
  
  四周,一众千窟门的人已是完全傻眼了。
  
  这……
  
  这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了,他们只是和曹振论道,然后无剑子来了,直接要拔剑决斗了。
  
  “领路人?”四周,众人注意到无剑子话中的重点,一个个更是完全无法相信起来。
  
  “无剑子说,曹振是他剑道之路的领路人?怎么可能?”
  
  “无剑子可是来自剑宗。”
  
  “天下剑法出剑宗,无剑子什么剑法没有见到过,为什么,会让曹振当他的领路人?”
  
  “曹振和他说了什么?难不成就是那拔剑两个字?”
  
  他们完全不能理解了,来自剑宗的无剑子,怎么会认曹振,这么一个百峰宗第一百峰的峰主当领路人。
  
  领路人那可是不是随便说说的。
  
  领路人,虽然不是师父,可某些方面,也可以看做是师父了。
  
  至于,无剑子说要决斗,他们更是说不出话来。
  
  师父受辱,弟子与人决斗,谁也挑不出话来。
  
  而领路人受辱,几乎等同师父受辱,无剑子要与人决斗没有任何的问题。
  
  曹振知道领路人的重要,可眼下,他终于亲自见到了领路人的地位有多么高,眼看无剑子就要与人开战,他连忙摆手道:“不必如此,大家说的都是剑道上的问题。没要必要动手。他们不能理解我的剑道,那与他们论道便是。”
  
  “是。”无剑子听到曹振的吩咐,身上的气息瞬间收敛,转头看着一众千窟门的窟主道:“你们无法领悟曹前辈的剑道是你们的问题,你们根本无法达到曹前辈剑道的高度。
  
  我是因为曹前辈而坚定了我的剑道之路,那么便由我来与你们论道。”
  
  幻空长老,看了看几位窟主,又看了看无剑子,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各宗门之间论道,本便是为了互相提升的,还是论道吧。”
  
  他们千窟门倒不至于怕了无剑子,只是,大家都是镇仙皇朝的仙门,能够不动手最好还是不动手的。
  
  何况,这种事传出去也不好听。
  
  而且,论道的话……
  
  无剑子是强,但是,无剑子再强也是一個弟子,上一次无剑子论道,虽然杀穿了他们千窟门,但是杀穿的乃是千窟门的弟子,他们的窟主们可没有参与论道。
  
  很快
  
  幻空长老发现他错了,错的非常严重。
  
  当初,他们千窟门的弟子,都坚持了三天的时间,看那些弟子的师父,别说三天,连三个时辰的时间都没有坚持到。
  
  仅仅一个时辰的时间,千窟门的一位位窟主竟然被无剑子问的无话可答。
  
  一个个剑窟的窟主们,早已羞愧的低下头,输了,他们联手一起与比他们还要小一辈的无剑子论道,却是输的体无完肤。
  
  无剑子上之前来论道的时候,他们虽然没有出手论道,可他们也是全程观看了论道,那时候的无剑子虽然强,却远远未曾达到如今这等程度。
  
  或者说,当日的无剑子虽强,可他们却能够感觉到,无剑子那种强,是对剑道的理解强,所有的剑道理解都强。
  
  但是,当日的无剑子却没有明确的剑道。
  
  今日的无剑子,已是有了明确的剑道,整个人的剑道理论都发生了质变,论剑之下,完全碾压了他们。
  
  幻空长老远远的看着曹振脸上挂着的淡淡笑意,怎么看,怎么觉得曹振笑的别有深意。
  
  故意的,那曹振一定是故意的。
  
  他自己赢了不说,还要让这无剑子,再来赢第二次。
  
  无剑子第一次论剑赢了,没有人会觉得千窟门丢人。
  
  毕竟第一次,千窟门派出的是弟子,弟子输给剑宗的传人,那再正常不过。
  
  可是这一次,他们派出的是窟主!
  
  窟主都输给了人家,那简直丢人丢大了。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他们不会派出窟主和被人的弟子论道,这一次,完全是因为曹振才造成的。
  
  无剑子说,曹振是他的剑道领路人。
  
  这等话,自然不可能随便说的。
  
  也就是说,曹振的剑道比之无剑子更高深。那么之前论剑的时候,曹振为什么不开口说?
  
  为什么不战胜他们千窟门的窟主们?
  
  曹振他一定是知道,无剑子回来,甚至早就和无剑子串通好了,故意要借着无剑子来打击他们千窟门。
  
  好算计,这曹振当真是好算计!
  
  这一次,现有曹振一个人杀穿他们千窟门,论道无数,结果他们千窟门,没有赢哪怕一次!
  
  然后又有无剑子论道碾压他们的窟主。
  
  此事传出去,他们千窟门便完全被百峰宗压下去了。
  
  百峰宗,怎么就出了一个如此阴险的家伙!
  
  曹振眼看无剑子论道已是结束,笑着走到幻空长老面前,就好像是一个债主看着欠债之人一般,看着幻空长老道:“长老,咱们论道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咱们是不是应该谈一谈其他的事了?”
  
  幻空长老有雾水的看向曹振:“其他事?什么事?”
  
  曹振抬手向着远处的一众千窟门的人一指道:“你看,你们千窟门这么多人,因为我,而顿悟了,你们千窟门难道不应该表示表示?”
  
  曹振一边说着,还一边伸出一只手搓了搓,比划出一个要钱的动作。
  
  幻空长老完全呆住,他怎么也想不到,曹振竟然能够说出这种话来。曹振,那可是百峰宗的峰主。
  
  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说出要好处!
  
  这话,他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呢!
  
  大家可都是十大仙门之一,他难道就一点脸面不想要?
  
  曹振眼看这幻空长老也不说话,顿时急了,催促道:“幻空长老,你不会是想要赖账吧。”
  
  “赖账?”幻空长老双目顿时一瞪,不满道:“什么赖账?我们千窟门可不欠你们百峰宗的钱!
  
  当然,我们千窟门的人,因为你而顿悟,那我们也不能不所有表示。”
  
  幻空长老,向着曹振所炼制的那一艘飞舟一指说道:“这艘飞舟,我们千窟门便送你了。”
  
  “飞舟?这飞舟不是我自己炼制的吗?”曹振一脸奇怪的看着幻空长老问道:“我自己炼制的东西,不应该就是我的吗?”
  
  “是你自己就炼制的没错,可是那飞舟的材料,曹峰主难道不知道有多少吗?还有阵法也镶嵌到了飞舟上,只是材料费加起来便达到一百万两灵石的价值了。”
  
  幻空长老气的险些就要爆出粗口,寻常的话,别人来论道,如果说炼丹。炼器或者是炼制机关,那让别人将东西拿走便拿走了,了不起也就是个几万两灵石的材料费,他们千窟门还出的起。
  
  问题是,曹振那飞舟的材料费是一百多万两灵石,是他们千窟门的灵石,他凭什么直接送给曹振。
  
  曹振一副看吝啬鬼一般的目光看着幻空长老,很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算了,咱们先不讨论这飞舟的价值了,接下来,咱们说一说其他的吧。”
  
  “还有其他?”幻空长老彻底不淡定了。
  
  曹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幻空长老道:“怎么就没有其他了?你也知道,这顿悟是多么难得,多么的可遇不可求!我再要一些东西,难道过分吗?”
  
  “好,那曹峰主你说,你想要什么?”幻空长老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顿悟的确是可遇不可求的,既然曹振提出要东西,那他也不好拒绝。
  
  “这就对了嘛,我要的其实也不多,长老给我点药材怎么样?我现在正好却一些药材炼丹。长老你记一下,一株九万年之上的幽云真果,再来两株无踪芝……”
  
  曹振说出一株株药材的名字,他已经帮项子御提升到了金丹大圆满,可是他还有别的弟子,他总不能厚此薄彼不管其他的弟子吧。
  
  而且,乾坤小纪元就要来了,他给其他弟子炼制丹药,也不能太慢不是。
  
  所以,他还需要一些药材,来加快炼丹的速度。
  
  如此一来,他需要的药材不是一般的多,而且,这些药材,也不是一般的稀有,好不容易有了薅羊毛的机会,他自然不能放过。
  
  曹振正说着起劲,幻空长老已是开口打断道:“曹峰主,你说的这些太多了。幽云真果,成熟之后,便有大用。寻常一万年的幽云真果都难见到,更不要说九万年的了。
  
  还有那无踪芝,它之所以叫这个名字,便是因为这种灵草,仿佛没有踪迹一般,成熟之后每时每刻都在移动,更是难以寻获,你却要两株,你还要其他的灵草……”
  
  曹振微微眯起眼睛:“幻空长老的意思是我要的太多了?”
  
  幻空长老没有回答,可是意思很明显了,没错,你就是要的太多了!
  
  “多吗?我怎么觉得一点也不多。你算算你们千窟门,有多少人因为和我论道而顿悟了。”曹振一边说着一边掰开手数了起来,“怎么也有一二……十来个人有了吧?
  
  这么多人,还都是窟主因为我而顿悟。他们顿悟了,你们千窟门的实力能提升多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