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九章 党卫队长

第九章 党卫队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台费尔一离开徐峻的房间就直奔一楼大堂冲去。他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那个大堂经理最好没有事情,否则自己和那个执行的白痴绝对会被副元首拿去给那个波兰大爷陪葬。
  
      他和他的那票手下们三步并作两步连滚带爬的冲下了楼梯,气喘吁吁的跑进了酒店大堂。台费尔一马当先的冲向大堂的总台,但是他发现在总台后面一个人都没有,那个大堂经理已经不知去向。
  
      台费尔当时心就凉了半截,他疯狂的抓住站在一边的一个突击队员咆哮着问到:“这个大堂经理哪儿去了,那个该死的波兰人到哪儿去了。”
  
      那个突击队员恐惧的看着面前这个面目扭曲的指挥官,吓的说不出话来。
  
      “快说,不然我枪毙了你!”
  
      台费尔一把推开突击队员,然后手忙脚乱的从枪套里往外掏枪,他手下的两个军官连忙冲了上来死死的拖住了他的手臂。
  
      “博士,您不能这样,副元首还在楼上呢。”
  
      “是啊,您想再一次惊动副元首阁下吗?”
  
      台费尔一听到副元首,心里猛的一颤,他连忙把手枪插回了枪套。台费尔低下头站在原地拼命的稳定着自己的情绪。接着他抬起头来对那两个手下赞许的点了点头,随后又缓缓的向着那个突击队员走了过去。
  
      “他。。。他他。。。。被索伦特坦姆少尉带走了。”那个突击队员终于回过神来,他看到台费尔又气势汹汹的对自己走过来连忙大声的叫喊到。
  
      “索伦特坦姆少尉在哪里?”
  
      “在。。。。在咖啡厅。”
  
      那个突击队员一边回答一边用手指向大堂的角落指去。
  
      台费尔冷哼了一声,转过身急急忙忙的向咖啡厅冲去。当他冲进咖啡厅时,眼前的景象差点让他气歪了鼻子。
  
      那个该死的白痴索伦特坦姆竟然大模大样的躺在一张长沙发上睡着了,其他几个留在大堂里的低级军官一人端着一杯咖啡正在边上轻松的说笑着。看到一脸愤怒的台费尔冲了进来,那些军官们全都愣住了。
  
      台费尔现在的脸sè实在是恐怖,这些军官颤抖着端着各自的咖啡呆呆的望着自己的指挥官吓得连站起来致意都忘了。台费尔现在可没什么工夫去管这些,他一个箭步冲到那张沙发前,抬腿就给了还在呼呼大睡的索伦特坦姆一脚。
  
      “什么事情!”在睡梦中挨了一脚的索伦特坦姆一下子就醒了,他慌慌张张的跳了起来。
  
      “啊,是博士。。。。” 索伦特坦姆看清面前站着的人后,连忙立正敬礼。
  
      “你告诉我,那个波兰人怎么样了。”台费尔拼命的压抑着自己想要枪毙这个白痴的冲动。
  
      “哪个波兰人?” 索伦特坦姆看来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他疑惑地望着台费尔。
  
      “还有哪个,那个大堂经理。你把他怎么样了。”台费尔觉得自己的血压正在不断的升高。
  
      “喔。。。。那个波兰杂种啊,您不是要我把他处理掉吗?” 索伦特坦姆看来完全没能了解现在的情况,他慢条斯理的回答到。
  
      “你这个白痴!”
  
      台费尔终于忍不住了,他上前一把揪住索伦特坦姆的领口,咆哮着对索伦特坦姆吼到:“你这个弱智,你不要告诉我你已经把那个波兰人处理掉了吧,如果你真的那样做了,别说你是汉斯少将的儿子,就连汉斯少将自己都会跟你一起完蛋。”
  
      索伦特坦姆终于被台费尔的咆哮给彻底吓醒了,他恐惧的望着台费尔说到:“博士,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谁跟你开玩笑,混蛋。你只要告诉我,你干了还是还没来得及干。”
  
      “我。。。。已经处理掉他了。”
  
      台费尔听到索伦特坦姆的回答后立时觉得眼前一黑,他觉得全身的力气一下子就跑光了,他觉得自己的双腿开始支撑不住自己身体的重量。台费尔缓缓的放开了索伦特坦姆的衣领,然后猛的瘫坐在了那张沙发上。
  
      完了,全完了,自己就要被愤怒的副元首送上军事法庭了,谁也救不了自己,自己奋斗到现在所获得的一切都不再属于自己了。台费尔目光呆滞的望着地上的地毯,他觉得自己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博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索伦特坦姆疑惑的望着现在看上去像条死鱼一样的台费尔问到:“那个波兰人有问题吗?难道他是抵抗组织成员。那我马上把他逮捕,立即对他进行审讯。”
  
      台费尔哭丧着脸坐在沙发上喃喃的回答:“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他是不是抵抗组织成员都没用了,逮不逮捕他也都没有用了。。。。。”
  
      说到这里台费尔突然全身一震,他猛的跳了起来,又一把揪住了索伦特坦姆的领子喊到:“什么?逮捕?审讯?你是说他没死?”台费尔充满希望的盯着索伦特坦姆。
  
      “谁谁说他死了。。。。” 索伦特坦姆被台费尔的突然转变给吓坏了。
  
      “你不是说你已经把他处理了吗?”
  
      “是啊,我让酒店经理撤了那个大堂经理的职,把他调到洗衣房去打杂了。您不是让我处理他,不想在下楼后再看见他吗?”看着一脸无辜的索伦特坦姆台费尔是一点火都发不出来了。
  
      还好这家伙是个笨蛋,还好这个白痴从没被分配到关于“处理”方面的工作,还没了解自己嘴里处理的真正含义,自己才总算是安全渡过了这道难关。
  
      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台费尔回过头对着自己的那几个手下说到:“立即找到那个大堂经理,副元首的话你们也听到了。把副元首的礼物交给他,然后让他明白一下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如果他老实的话,可以多给他一点甜头。你们知道该怎么去做。我现在想休息一下。你们快去执行吧,记住对那个波兰人态度要好点。”
  
      台费尔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他又倒在了沙发上。现在他终于可以仔细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了。
  
      “先是我的表弟撞到了副元首的枪口上,那个白痴竟然还在副元首面前提了自己的名字。那个没用的东西,一直仗着自己的身份胡作非为,要不是看在和自己是亲戚的面子上,造就想把他赶回柏林了。早就知道他迟早会给自己惹下麻烦,可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麻烦,冒犯德国副元首,他简直是在找死。他的问题好解决,只要自己在副元首面前大义灭亲就可以了,就算副元首饶了他自己都不会放过这个愚蠢的东西,回去非要扒了这个混账东西的皮。”想到这里台费尔狠狠的咬了咬牙。
  
      “接下来是关于犹太人隔离区的事情,这有点棘手。这次大屠杀是党卫队地区总司令哈克斯特伦佐尔。汉斯将军发布的命令,据说是为了腾空一些建筑物,用来接收从其他地区送来的犹太人,命令上说至少要清除五个街区的犹太人。对于这个命令自己倒也没什么问题,但是现在重新想想,这个命令可是大有文章。
  
      因为在命令的最后还特别注明,在清除行动时必须严密的封锁住隔离区所有的出入口,并且严禁任何人泄露这次行动的过程和细节,还要求完成任务的单位必须全由党卫队特别行动队组成,不允许有其他武装部队参与。命令还特别注明,当任务完成后只需要向上级指挥官做口头报告,不用写书面报告,不允许有任何关于这次行动的书面文件保留下来,包括这道命令在内,所有文件都必须在行动完成后销毁。
  
      从这些严格的保密措施看来,上面很害怕这次行动被人泄露出去,那就说明这次行动是党卫队独自行事。这样看这道命令的xìng质就很可疑了,有可能连统帅部都不知道党卫队有这样的行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