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十二章 兵乱

第十二章 兵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多尔特一直是一个本本份份的波兰小商人,从他祖父开始他的家族一直在华沙市中心经营着一个小小的rì杂店。现在多尔特正坐在他那间小小的店堂里,一边翻阅着这个月的帐本一边犯着愁。
  
      看来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德国人刚来时,自己还以为只是换了一批外国的统治者,自己的生活将很快就会恢复原状,生意也可以继续像原来一样做下去。但是现在看来自己显然是估计错误,那些德国人不是统治者,他们是掠夺者。他们不是想要统治这片土地,他们想要榨干这块土地。
  
      从外地运来的货物越来越少,很多五金杂货都断了档,听说德国人把所有的金属都搜刮到德国造大炮去了,这好像有点夸张,但是的确有几种货品从德国人来了以后就消失了,比如说那种漂亮的铜制水龙头和那种生铁铸造的小暖炉,平时货源非常的充足,可现在在整个华沙都找不到一个店里有这两种货物卖了。
  
      现在自己的店里倒是充斥着从德国运来的那些五金百货,看上去制造的的确很漂亮,而且也的确很结实耐用,但是价格实在是太贵了,这些东西的进货价比自己那些波兰同样的产品的售价都还要高几倍。但是为了把生意延续下去,自己不得以还是得进这种货。不过现在很少有老百姓买得起这种德国货,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
  
      而那些食品却也和自己的五金一样一个劲的往上涨价。以前自己卖掉一把小锤子赚的钱足够买一根香喷喷的波兰香肠,现在自己就算卖一堆锤子出去赚到的钱只够买两个黑面包。那些有钱的商人可以去勾结那些德国官员,照样过着醉生梦死的rì子,可像自己这种小小的杂货店主,就连那些巡逻的德国士兵都从来不拿正眼看过自己,别提去巴结哪个德国官员了,能巴结一直在自己门前转来转去的那几个jǐng察就不错了。这个世道啊,叫人怎么活下去啊。
  
      突然街上传来了一阵凄厉的枪声,把多尔特从他的思绪中惊醒了,这个小个子波兰人连忙钻到了柜台的下面。
  
      “该死的,这又是怎么了,见鬼!那些抵抗者就不能和德国人出城去打,为什么这么喜欢在市中心交火呢,这不是找死吗?”多尔特缩在柜台下面嘟囔着。
  
      “上个星期这样,上上的星期也是这样。那些家伙就不能给老百姓一点平静的rì子吗?”
  
      这时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密集枪声,多尔特感到好像整个华沙到处都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难道战争又开始了?这回杀进来的是谁,难道是俄国人?多尔特决定冒险爬出去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小个子商人趴在地板上慢慢的向着商店的橱窗方向爬去,等爬到橱窗根前,他深吸了一口气,在胸口划了个十字闭起眼祈祷了一下,然后探出头向着橱窗外的街上望去。眼前的景象把这个小商人完全的弄糊涂了。他摘下自己的眼镜,用力的在身上擦了擦。多尔特重新戴上眼镜仔细的向橱窗外望去。圣母玛丽亚啊,多尔特在心里祈祷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真的,怎么德国人和德国人自己打起来了。这个世道啊,看来真的活不下去了。
  
      华沙党卫队司令党卫队旅队长哈克斯特伦佐尔。汉斯准将正惬意的坐在他那间豪华的办公室里喝着手下刚从法国给他弄来的上等波尔多酒。很不错的生活,汉斯将军对自己的现状很满足。在华沙他简直就像一个真正的帝王一样,整座城市都是他的领地。所有的市民都是他的臣民,在这里他想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没有人敢忤逆他的意思,没有人敢反对他的决定。谁能想到在五年前他还只是个小小的陆军少尉呢。
  
      当五年前他由于违反军规被一脚踢出军队时他还以为他的人生就这样完了。没想到穷困潦倒的他在街头看到了党卫队招收队员的广告,本来他想去碰碰运气,因为从陆军出来的他从心底里对党卫队充满了蔑视,他一直认为党卫队是一群乌合之众,毫无什么战斗力可言。要不是想要混口饭吃,他根本就对党卫队不屑一顾。由于他在陆军里当过军官,所以他立即就被党卫队征兵处录取了,而且他当时就被任命为党卫队一级小队长,让他带领和训练一个高级小队。
  
      随着他在党卫队里待的rì子越久他对党卫队的看法也开始慢慢的改变,他开始努力的去了解党卫队的真正职责和该怎么做才能够被上司赏识。于是他开始变得极端的凶残和暴虐,对于上面分派下来的任务,他都用十倍二十倍力量来完成。结果他成功的获得了他每一个上司的欢心,随着他一级级的升迁终于爬到了他以前的位置,少尉,党卫队三级中队长。
  
      就在这个时候,转变他一生的人出现了。他由于追捕犹太人有功获得了帝国保安局的局长來茵哈特。海德里希的召见。谁都不知道他在海德里希面前到底说了些什么还是做了什么,反正从那天起,他就成了海德里希的人。从此他一下子平步青云,在短短的两年里从一个少尉一直爬到了准将,想到这里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忆。现在他终于爬到了华沙党卫队总司令的位置,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波兰除了波兰总督弗兰克谁都命令不了他,何况他手里还有一个旅的武装党卫队。想到这里,汉斯将军又得意的喝了一口酒。
  
      “将军!出事情了!”
  
      一个党卫队少校惊慌失措的冲进了办公室。
  
      “滚出去!”
  
      随着将军的一声怒吼,一只酒杯向着那个少校的脸上飞了过去。
  
      “啪”的一声酒杯狠狠的打在了那个少校的额头上,那个少校立时捂着额头蹲了下去,鲜血从他的指缝里缓缓的流下,滴到了地板上面。
  
      “谁让你不敲门就直闯我的办公室的,你难道把我的命令当作是假的吗?任何人在进来时都要先敲门。还有,你这么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在华沙会有什么能让你这么惊慌失措,你还像一个党卫队军官吗?”汉斯将军指着那个少校痛骂起来。
  
      “将军,是出了大事情了啊。”那个少校捂着头上的伤口委屈的叫喊起来。
  
      “哦?真的有事情发生?你先把这个拿去,先把头上的血擦干净。”汉斯将军把一块手绢递给了那个少校。
  
      “你现在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少校接过手绢捂在了伤口上,随后急切的说到:“将军,我刚才得到了特别行动队传来的消息,说他们一半的士兵在台费尔队长的带领下兵变了,他们缴了剩下一半的特别行动队士兵的武器,还把他们关押在他们的营房里。听说还当时就枪决了十几个低级军官和士兵。”
  
      “什么!”
  
      汉斯将军听了那个少校的汇报当时就跳了起来。
  
      “台费尔搞兵变!这不可能!他对元首的忠心是无可辩驳的,一定是发生了其他什么变故。”
  
      “是特别行动队的副队长弗克斯从他们的军营里偷偷打电话来报告的,他报告说台费尔还在军营里搜索着他。他说台费尔一进入军营就召集了所有昨天没参加清除行动的军官和士兵,随后就带领着那些军官和士兵把那些参加了清除行动的士兵和军官抓了起来。他还把想抵抗的士兵和军官都打死了。现在弗克斯可能已经被台费尔队长抓住了,因为所有通往特别行动队营地的电话线都被突然切断了。”
  
      “真有这样的事情!台费尔简直是胆大包天,他昏了头了吗?”
  
      汉斯将军愤怒的吼叫起来,他背着手在屋子里转起了圈思考着对策,突然他停了下来,转过头对那个少校急切的问到:“台费尔带着的第七十七暴风突击队呢?他们也参与了兵变吗?”
  
      “还不清楚,应该没有,弗克斯汇报里没有提到有武装党卫队参与。”
  
      “那就好,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汉斯将军先平静了一下心情,他对着那个少校命令到:“你现在立即带领一个分队的卫兵去特别行动营的军营调查。如果是真的,那就立即逮捕台费尔,如果他拒捕你可以开枪。还有,你立即调一个团的武装党卫队和你一起去,他那里有半个特别行动队,那就是说有半个团的士兵。如果他们真的兵变了,那就坚决用武力镇压下去。你明白了吗?”
  
      “遵命,将军。”那个少校愁眉苦脸的捂着额头回答。
  
      “还有,你先去找人给你包扎一下,这样子你怎么出去见人。去洗洗。你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应该知道我最痛恨别人不敲门就冲进我的办公室,这次的事情就这样算了。你报告的事情很重要,我记下了,如果你这次把台费尔的兵变调查清楚的话,我给你颁发勋章。好了,你去吧。”
  
      “是的,将军。”那个少校敬了个礼转身走了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