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二十五章站台

第二十五章站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叮。。。。咔哒。。。。叮。。。。咔哒”
  
      斯麦舍尔上士悠闲地靠坐在奔驰轿车黑亮的挡泥板上,手里不断的把玩着一只漂亮的打火机。
  
      银sè打火机的翻盖不断的打开又关上,这个动作斯麦舍尔已经练了很久,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是觉得自己的动作少了一些什么味道,感觉上总是没有这只打火机原来主人做的那样流畅潇洒。
  
      “到底怎么做的呢?我看的很清楚,就是这样一拨一甩,可怎么就是没有那种味道呢?”
  
      斯麦舍尔郁闷的琢磨着。
  
      “上士,能借个火吗?”
  
      正在闷头想心事的斯麦舍尔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一个宪兵少尉。
  
      “哦,没问题!长官!”
  
      斯麦舍尔微笑着抬起手,灵活的翻开打火机盖拨着了火,那个宪兵少尉连忙低下头把嘴上叼着的烟卷凑了过去。
  
      “谢谢!”
  
      宪兵少尉深深吸了一口烟,随后愉快的吐出一团烟雾。
  
      “不客气。”
  
      斯麦舍尔熟练的扣上了打火机盖。
  
      “这打火机不错,哪里搞到的。”
  
      宪兵少尉吐了一个烟圈,指着斯麦舍尔手里的打火机问到。
  
      “看上去好像是美国货吧,能给我看看吗?”
  
      “呵呵,当然。”
  
      陆军上士笑着把打火机递给对方。
  
      “哦,真的是美国产的,芝。。。。芝加哥制造,呵呵,好像还是名牌呢。从哪里搞到这么个好东西的?”
  
      宪兵少尉一边把打火机递还给斯麦舍尔一边笑着问到。
  
      “阿拉斯战俘营。呵呵,这可是我用一罐半公斤牛肉罐头外加两双袜子三十马克从一个英国佬那里换来的。正宗的美国货,你听听这个声音。”
  
      斯麦舍尔得意的拨开打火机盖,打火机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哦,这样啊,你还真走运,这东西在柏林至少值八十马克。”
  
      宪兵少尉羡慕的望着斯麦舍尔手里那个闪烁着迷人光彩的小东西说到。
  
      “不过我看那个英国佬也没吃什么亏,他们在战俘营里搞黑市买卖,光是你给他的那罐牛肉就足够让他找回损失了。这笔交易很公平。”
  
      “是啊,我也觉得那个英国佬好像挺满意的样子,呵呵。”
  
      斯麦舍尔笑着把他的宝贝揣进裤兜,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
  
      “今天可真热闹,来一点,长官。”
  
      斯麦舍尔拨开包装纸向宪兵少尉示意。
  
      “不了,谢谢。”
  
      宪兵少尉笑着摆了摆手,随后转过头望着简易公路边停着的那长长一溜黑亮的高级轿车以及那些和斯麦舍尔一样百无聊赖的在车旁转悠的司机与卫兵说到。
  
      “今天可把我们累惨了,几十支车队要排列,还不算你们这些高级军官用车,我们从一早开始就没停过,一直忙到现在。那些jǐng戒部队也是一样,他们昨晚就开始在这附近加岗jǐng戒了,说起来最轻松的还就是你们了。”
  
      “是啊,不过我们也没有您说的那样轻松,昨晚我洗了一夜的车,今天一早就开始待命,到现在都没合过眼。”
  
      斯麦舍尔嚼着巧克力嘟嘟囔囔的说到。
  
      “大家都一样。不知道元首阁下的车什么时候到达。对了。”
  
      宪兵少尉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随后转到斯麦舍尔车前看了看牌照。
  
      “你的车是。。。。”
  
      “是冯。屈希勒尔上将的坐车。”
  
      斯麦舍尔大声的说到。
  
      “对,冯。屈希勒尔上将,按照司令部命令,你等一下排在车队的第七位,注意我们的指示,不要稿错了次序。”
  
      宪兵少尉说到。
  
      “明白了,长官!”
  
      斯麦舍尔连忙立正一边敬礼一边大声的回答到。
  
      “很好,你可以继续休息了,到时候别把将军阁下的车开到沟里去了,呵呵。”
  
      宪兵少尉笑着回了礼,随后转身向着停在前面的一辆高级轿车走去。
  
      “哈尔德,现在几点了,我的表好像慢了。”
  
      冯。布劳希齐元帅疑惑地用手指敲打着自己那块手表的表面。
  
      “下午两点零。。。。十七分,司令官阁下。”
  
      陆军参谋总长弗郎兹。哈尔德陆军中将从他的军服口袋里掏出一块怀表看了看。
  
      “那我的表没问题。”
  
      陆军总司令停止了他敲打手表的行动,又开始踮着脚向站台两头观望。
  
      “元首阁下的车什么时候到达?”
  
      冯。布劳希齐问到。
  
      “预定时间是两点三十分,司令官阁下,我已经告诉你六次了。”
  
      统帅部参谋总长凯特尔元帅在一边回答到。
  
      “请你稍微放松一点,你好像有点紧张。”
  
      “哦,我好像是有点着急了,呵呵。”冯。布劳希齐感到自己的确有些失态,他尴尬的从口袋里掏出手帕一边擦着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水一边努力的平静自己的心绪。
  
      “今天能来的老朋友都来了,真是难得的盛会,记得上一次这样聚会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四个月前在柏林总理府吧。”凯特尔巧妙的转移话题。
  
      “是啊,四个月前,不过我现在怎么总觉得那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一样。”
  
      冯。布劳希齐把手帕塞回口袋,随后拉了拉军服的下摆。
  
      “那是因为虽然只有短短四个月时间,但是这四个月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很多东西已经永远的改变了。”
  
      一直站在一边没有开口的统帅部指挥局局长约德尔淡淡的说到。
  
      “是啊,很多事情已经改变了。不过总算让人感到欣慰的是,按照现在的趋势,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获得了胜利,德国获得了一个更有力更睿智的领袖,德国又重新获得了失去的光荣。”
  
      冯。布劳希齐感叹地说到。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能祈求上帝希望我们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司令官阁下,您对我们的新元首就这么充满信心么?”
  
      约德尔低声的问到。
  
      “你这是什么话?”
  
      冯。布劳希齐皱起眉头冷冷的问到。
  
      “难道你没有看到元首阁下的能力吗?而且我在他身上看到的东西比在那个人身上看到的东西多的多。无论是高贵的品格还是无畏的勇气再或者是超人的毅力,还有那种政治上的天赋,军事上的才能,他每一次都能让我们感到无比的惊讶。现在我相信他才是上帝派来拯救德国,复兴rì尔曼的使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