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二十七章 刺杀?

第二十七章 刺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斯麦舍尔上士发觉自己之前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检阅刚一开始,站在他前面的那个大块头上尉就彻底的严严实实的挡住了他的视线。
  
      而且无论可怜的斯麦舍尔上士如何使劲都无法让面前这个强壮结实的有点过份的身躯移动哪怕半公分的距离。
  
      “元首万岁!万岁!德意志万岁!”
  
      那个大块头与其说是在喊口号还不如说在发狂的咆哮更为恰当。
  
      这还不算,这个体积庞大的家伙在发出那种恐怖的声响的同时竟然还不断疯狂的挥舞着他那只比斯麦舍尔小腿还粗的强壮手臂,于是那个粗大坚硬的手肘也就不停的在不幸站在他身后的斯麦舍尔上士面门前来回移动着,要不是机灵的司机时刻保持着必要的jǐng惕,可能早就已经酿成可悲的流血事件了。
  
      随着仪式的进行,斯麦舍尔上士的感觉越来越糟,四周那些狂热军官声嘶力竭的口号声不断伤害着他敏感的听觉系统。更可怕的是,这个可怜司机脆弱的鼓膜受到不间断的打击之际他的呼吸系统也受到了同样的压迫。
  
      斯麦舍尔的个子在普通德国人中间并不算矮小,而且可以算得上是中等偏上的那种,不过这也仅限于普通的德国人。
  
      而现在,在他周围的那些军官都不是普通的的德国人,这些经过严格选拔才得以站在这里的军官,每一个都拥有让人羡慕的高大体格,斯麦舍尔在他们中间只能算是个小矮子。
  
      由于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造成了这些激动的军官们体温急遽升高,再加上法国夏季灼热的阳光,拥挤人群的用力推搡,处于平均海平面之下的斯麦舍尔感到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困难。
  
      “上尉!上尉!”
  
      斯麦舍尔感到如果不立刻脱离现在这种局面的话自己的下场会很不妙,走投无路的他立即展开了自救行动。
  
      “什么事!”
  
      大块头上尉在连着被人拍打肩膀几十次后终于从那种非正常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他带着一肚子的不满回过头寻找那个胆敢打扰他向偶像致敬的家伙,结果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脸sè苍白满脸汗珠的扭曲面孔。
  
      “你,你有什么不舒服么?。。。。上士。”
  
      大块头被斯麦舍尔的样子吓了一跳,他连忙转过身扶住这个现在看上去好像随时就会挂掉的上士。
  
      “啊,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会这样,你挺的住么?”
  
      周围的军官们也都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全都七嘴八舌的询问起来。
  
      “大家散开点,我们把他抬到一边去,快找军医。”
  
      大块头上尉大声的喊道。
  
      “不,不用了,上尉。我只是有点呼吸困难。”
  
      斯麦舍尔虚弱的回答,他推开大块头紧抓着自己臂膀的手。
  
      “上尉,您是否能够跟我换个位置,您个子比我高,我不会挡住您的视线。”
  
      “你真的挺的住么?上士?”那个中尉皱着眉头问到。
  
      “可以,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元首,我只是有点缺氧,如果让我到前排去就行了。”
  
      斯麦舍尔现在感到好多了,这是因为周围的军官们稍微让出了一些空间的关系。
  
      “那好,上士,你站到前面去,如果还不舒服就跟我说。”
  
      大块头稍微想了一下后马上同意了斯麦舍尔的要求,他也不愿意为了这个意外的原因而错过见到元首的机会,他很理解斯麦舍尔的心情,毕竟这种机会非常难得,再说这个上士个子只到他的胸口,应该不会影响到自己。
  
      斯麦舍尔被大块头拉到了前排,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斯麦舍尔现在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他感激的回过头对着那个上尉微笑着点点头表示感谢,而那个高大的上尉只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又继续开始了他制造噪音的工作,而且手臂挥舞的幅度比之前更大,声音也更加的响亮,这是因为徐峻和他的部下们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真是个善良的军官。”
  
      斯麦舍尔深深的吸了口清新的空气,感觉恢复了许多,他定了定神,随后就开始好奇的向四周望去。
  
      他没有看到徐峻的队伍,两米外的一个武装宪兵正好挡住了他的视角,不过他现在不在乎这些,反正元首一定会从自己面前经过,也不急着这一分半分。
  
      望着四周狂热的欢迎人群,刚刚恢复过来的斯麦舍尔不禁被那种热烈的气氛感染了,他也开始和那些军官一起大声的呼喊起口号,挥舞起他那不算强壮的臂膀起来。
  
      在斯麦舍尔正对面的一排队伍里有几个军官正笔挺的高举手臂行着举手礼,这让斯麦舍尔感到有些好奇。
  
      在1940年,德国陆军总体上还是属于比较保守的,很少有军官会在大庭广众之间行这种德国国社党的党礼,就算是个再怎么坚定的纳粹党员在军队里一般情况也只是行标准的军礼。
  
      斯麦舍尔想起元首阁下不但是陆军的元帅更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党魁,可能这些军官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们的忠诚吧。
  
      不过在一片挥舞的手臂中间突然出现一排停着不动高高扬起的手臂,这个景象怎么看都有些怪异,斯麦舍尔禁不住好奇的向对面多看了两眼,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在对面的人群中看到了一张让他记忆深刻的面孔。
  
      “那个该死的家伙原来在这里!”
  
      被那个严肃冷酷的宪兵中校臭训一顿后,斯麦舍尔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这完全就是那个该死的宪兵少尉害的,他想不出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这个家伙要这么来陷害自己。
  
      可回头仔细一想他又没了脾气,斯麦舍尔觉得好像自己也太多事了,可以说一切都是自己自找的。况且对方都是军官,除非让将军出面交涉,否则自己跑到哪里都是一个输字,而他自认没有能够请动将军出面那么大的面子,所以只能自认倒霉吧。
  
      但是现在当斯麦舍尔发现那个宪兵少尉就这样像没事人一样站在了对面的人群里,距离他只有短短五米的距离时,他那已经熄灭的怒火一下子就又冒了起来。
  
      要不是现在所处的环境不允许,斯麦舍尔真想直接冲到对面去找那个该死的骗子好好理论理论。
  
      斯麦舍尔恶狠狠的盯着那个宪兵少尉,他突然感到有些地方不对劲。对了,胸牌,那个宪兵少尉摘掉了那块宪兵胸牌,而且他还换了一顶软顶战斗帽。
  
      “难道他也是被那个白痴导演拉来凑数的?不可能,就算再缺人也不会抽调这些负责保安工作的宪兵,其中一定有问题。”
  
      jīng明的司机开始刻意的注意起对面那个让他吃足苦头的罪魁祸首来。
  
      那个宪兵少尉看来没有发现正虎视眈眈望着自己的司机,他的注意力好像都放在站在他身前的一个武装宪兵身上。虽然他四周的军官们都一片狂热的样子,但是他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视线几乎没有离开过那个宪兵。
  
      看到这一幕的斯麦舍尔更加坚定了他的看法,这个宪兵少尉一定有问题。不知道为什么,从同僚那里听说的那些关于英国间谍的传闻在斯麦舍尔的脑海里猛的跳了出来。
  
      难道说自己面前的那个人就是一个英国派来的间谍?斯麦舍尔感觉自己全身开始发凉,呼吸又开始变得困难起来。一定是这样,那是个伪装潜入的间谍,斯麦舍尔飞快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结果得出了这个让他激动不已的结论,他发现了一个英国间谍。
  
      一定是这样,否则那个家伙不会搞错自己的车号,他当时一定在收集将军们坐车的情报,而且这个家伙为了不暴露身份就摘掉了那个宪兵胸牌混到了欢迎的人群里,没有比混乱的人群更能隐蔽自己的地方了,这可真够狡猾的。
  
      不过可惜的是,他遇到了自己,jīng明的斯麦舍尔上士。想到一个英国间谍栽倒在自己这个小小司机的手里就让人兴奋,也许元首会为了这件事而亲手给自己颁发勋章,自己也能成为英雄了。斯麦舍尔不禁开始有点想入非非。
  
      但是。。。。如果自己判断错了怎么办,如果那个家伙只是偷偷溜下岗位想要来亲眼看看元首的怎么办,要是为这个而得罪了那群链狗,自己的下场一定会非常非常的凄惨,到时候就连将军都说不定保不住自己。
  
      就在jīng明的斯麦舍尔上士在闪亮的勋章与简陋的苦役营之间苦苦挣扎的时候,四周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巨大的欢呼声,把正在做着艰难抉择的斯麦舍尔吓了一跳。
  
      “元首万岁,元首万岁!”
  
      四周的军官们狂热的情绪猛的提高到了顶点,徐峻带着他的将军们正缓步向斯麦舍尔这边走来。
  
      “元首阁下。。。。不,不会吧。。。。”
  
      斯麦舍尔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恐怖的想法,难道。。。。他飞快的转过视线向着那个宪兵少尉望去。
  
      所有人都在热烈的欢呼雀跃,那个少尉却还是冷冷的站在那里,眼睛还在紧紧盯着那个背对着他面向通道站立的武装宪兵,斯麦舍尔在那个少尉眼睛里看到了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神sè,那是一种漠视一切的冷酷眼神。
  
      虽然自己不是对方注视的对象,但是斯麦舍尔还是感到自己的心脏已经被那种冰冷的眼神冻住了,就连身体也突然变得僵硬起来。
  
      “刺客。。。。那家伙是个刺客!”斯麦舍尔心底里浮现起了这个让他感到毛骨悚然的词语。那个宪兵少尉的眼神让他确定了自己的想法,那不是应该在这里出现的眼神,那是一个战士望向敌人的眼神。
  
      “刺客。。。。刺客。。。。”
  
      斯麦舍尔被自己的发现彻底的吓着了,现在他感到自己的身体颤抖的就像秋天的树叶,他想要大声的向四周报jǐng,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样,无论他如何努力可发出的声音却只比得上一只刚出生的小猫。
  
      人群还在欢呼雀跃,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正在缓步走来的元首阁下身上。斯麦舍尔呆呆的站在人群中,他知道自己现在必须立即报jǐng,可是身体却好像失去了控制一样,他竟然连一个字都喊不出来,只能眼睁睁望着那个刺客缓缓的把手伸向怀里。
  
      “他,他要掏枪,那里一定有一支手枪。”
  
      斯麦舍尔恐惧的望着那只缓缓从怀中抽出的手,而就在这时,斯麦舍尔的眼神第一次和那个刺客当面对上了。
  
      看到站在对面的斯麦舍尔,那个宪兵少尉愣了一下,眼神中的那种冷酷化为了疑惑随后又变成了惊讶。
  
      “刺客。。。。卑鄙的英国刺客。”
  
      在望见对方惊讶眼神的一刹那,斯麦舍尔感到身体中某个角落有什么东西碎裂开了一样,全身感到一阵犹如电击般的酥麻,随后他发现力量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快抓住他!”
  
      斯麦舍尔猛的伸出手臂指着对面那个宪兵少尉喊叫到,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能够发出那样洪亮的声音。
  
      “快抓住他,那个人是刺客!”德军上士斯麦舍尔怒吼到。
  
      时间静止住了,虽然听上去很荒谬,但是斯麦舍尔确确实实感觉到在自己吼出那句话之后,自己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住了。每个人都保持着上一秒钟时的动作,呆呆的望着自己,在那一瞬间,周围的喧闹的人群犹如被施了什么咒语一般突然间变得鸦雀无声,而远处的欢迎队伍却还在不断的爆发出欢呼声,在这种背景声的衬托下,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的诡异与突兀。
  
      “刺客,快抓住那个宪兵少尉,他是个刺客!”
  
      斯麦舍尔再次急切的叫喊到。周围人群的视线开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转去。
  
      “刺客,刺客,那个宪兵少尉,他想袭击元。。。。”
  
      斯麦舍尔的叫声嘎然而止,他发现那个宪兵少尉的手已经从怀里伸了出来,可手里拿着的不是他预料中的手枪而是一个银制烟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