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谋杀? 上

谋杀?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徐峻非常愿意继续完成这场已经演变为个人表演的检阅,但是将军与元帅们却没有这种想法,他们绝不允许德国的领袖再继续待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中,徐峻只好无奈的放弃了自己的打算。
  
      谁都看的出检阅现场的秩序现在已经处于失控的边缘,没有人敢保证在那群狂热的军官群中没有潜伏着另一个想要谋害元首的英国间谍。
  
      在周围将军元帅们的极力劝说下,徐峻只得终止了他的检阅活动,不过元首阁下并不准备浪费任何能给那些军官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机会。
  
      在被一群将军与官员们簇拥着离开那片空地之前,正在拼命散发着“王者之气”的帝国dú cái者再一次回过身来向那些军官们挥手告别,脸上还带着那种灿烂的微笑,结果让那些狂热的军官们当即全体“虎躯一震”随后再一次发出了海啸般的欢呼声。
  
      帝国领袖对自己最后表演的效果非常满意,他洋洋得意的带领着在那些军官眼里已经沦落为路人甲乙丙丁的将军和元帅们扬长而去。
  
      由于发生了那种严重的“意外”,统帅部原本准备的其他后续活动当即就被全部取消了。
  
      原本冯。布劳希齐元帅打算让元首立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甚至准备亲自带队护送元首前往统帅部大本营,但是被徐峻以突然感到有些累想休息一下为理由一口拒绝了,于是所有将领和官员们只好陪着帝国元首回到他的专列上休息。
  
      “嗨。莱茵哈特!”
  
      站在徐峻办公车厢门口的jǐng卫旗队士兵利落的持枪敬礼。
  
      徐峻冲那个年轻的卫兵点了下头,年轻的士兵连忙走上一步为元首打开了车门。
  
      “哦?你怎么在这?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徐峻走进车厢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办公桌前沙发上的魏尔勒,这位参谋长阁下现在正悠闲的捧着一杯咖啡阅读着放在茶几上的几份文件。
  
      “欢迎您回来,我的元首!”
  
      见到徐峻进来,魏尔勒连忙放下手里的咖啡杯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点头致意。
  
      “坐,魏尔勒,你那边的事情都解决了吧。”
  
      徐峻把军帽摘下来递给了一旁侍立着的生活副官冯。帝森豪芬,随后一边解着军服的纽扣一边快步的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就像我们计划的一样,我的元首。”魏尔勒微笑着回答到。
  
      “是么,我很高兴。”
  
      徐峻脱下了军服随手往办公桌边的文件柜上一扔,然后一下子瘫坐在那张jīng美的古董椅上。
  
      “这回可真是把我给累坏了。”
  
      “我的元首,是否要我给您泡杯茶或者咖啡?”
  
      忠实的生活副官走到徐峻的身边从文件柜上拿起了那套漂亮的元帅服随后恭敬的问到。
  
      “哦,我现在想喝点酒,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再弄点冰块过来。”徐峻舒服的靠在柔软的椅背上懒散的回答。
  
      “遵命,我的元首,还是您昨天喝的那种吗?”
  
      徐峻点了点头,生活副官优雅的点头致意后走出了车厢。
  
      “我的元首,我想我现在应该向您表示祝贺了,您再一次掌控住了一切,而且还是用这种超乎常人想象的方式,我对您的勇气与智慧感到无比的钦佩。”魏尔勒坐在沙发上微笑着说到。
  
      “不用再奉承我了,参谋长阁下。这和我事先想的完全不一样,我从来没有想到这次要冒的风险竟有那么大,说实话,我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了,这种运动实在对心脏不好。”
  
      徐峻拿起办公桌边的手巾抹了把脸随后站起身来向着魏尔勒走去。
  
      “我的元首,不管怎么说,您还是成功了,我想我们现在可以考虑怎样从这件事情上再榨取更大利益的问题了。”
  
      魏尔勒欠了欠身给徐峻让出了位置。
  
      “先让我喘口气,魏尔勒。你不知道当那两个白痴对着我冲过来时我心里有多紧张,虽然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当我发现自己面对着两支冲锋枪喷火的枪口时,任何准备都是无济于事的,我当时差点就要落荒而逃了。”徐峻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随后在魏尔勒身边坐了下来。
  
      “这是人的本能反应,如果当时换做是我的话,我不敢保证自己能做的比您更好。再说,您不是没有逃跑么,光凭这一点就足以向大家证明您拥有超越常人的勇气了。何况您从这次经历中所获得的回报也足以弥补您所受到的惊吓,我相信凭借这次经历,您在德**队和人民中的威望将达到一个更高的层面,事后您从这次刺杀中所获得的其他利益也将是无法估量的。”魏尔勒神采飞扬的说到。
  
      “呵呵,魏尔勒,我刚刚发现原来你竟然这么会安慰人。”徐峻笑着拍了拍魏尔勒的肩膀。
  
      就在这时,车厢的门轻轻的被敲响了。
  
      “元首,冯。布劳希齐元帅与约德尔将军想见您。”门外卫兵大声的通报到。
  
      “请他们进来。”徐峻站起身来拉了拉自己有点褶皱的衬衫,一旁的魏尔勒也连忙跟着站了起来。
  
      “我的元首!”
  
      冯。布劳希齐与约德尔两个一进门就恭敬的立正敬礼。
  
      “我的总司令阁下,作战局长阁下,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徐峻点头还礼后微笑着问到。
  
      “这个。。。。”
  
      冯。布劳希齐看了看身旁的约德尔,随后一脸尴尬的说到。
  
      “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只是想来看看您,向您表示衷心的慰问。”
  
      “是啊,在统帅部组织的欢迎会上竟然发生了这种可怕的事情,我和总司令官阁下都担负有无法推卸的责任。我的元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来向您表达我现在心中的那种内疚与惶恐之情。”约德尔接着说到,作战局长饱满的额头上现在挂满了汗珠。
  
      “嗯,这件事情的xìng质非常的严重。”徐峻淡淡的望着他们,两个人的额头顿时就冒出了更多的冷汗。
  
      “但是。。。。”
  
      徐峻故意顿了一顿,冷眼瞟了一下两个部下,约德尔的神情还算镇定,不过徐峻发现他的裤腿正在不正常的抖动,而德国武装部队总司令冯。布劳希齐元帅那张紧绷着的脸也已经有了间歇式抽筋的迹象。
  
      “你们并不用担心需要承担什么责任,毕竟我还站在这里,并没有被那两个刺客杀掉。”
  
      “我的元首,这个。。。。”
  
      “我看我们不要站在这里了,两位先坐下吧。”徐峻打断了冯。布劳希齐的话,他回过身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
  
      “谢谢,我的元首。”
  
      一直站在一边的魏尔勒为战战兢兢的总司令官和作战局长拉过了两把椅子,两个将领拘谨的坐在了徐峻的面前。
  
      “啊,魏尔勒将军,你也在这里,真是好久不见了。”
  
      冯。布劳希齐和约德尔这时候才发现魏尔勒的存在,看来他们真的是过于紧张了。
  
      “呵呵,总司令官阁下,作战局长阁下,好久不见了。”魏尔勒微笑着点头致意。
  
      “好了,大家都很熟悉,所以不用再客套了,现在说正题吧。”徐峻打开面前茶几上一只镶嵌着jīng美银质花边的楠木雪茄盒,从里面拿出了一支雪茄。
  
      “最上等的雪茄,从一条英国运输船上缴获的,只弄到三盒一百五十支,海军专门给我送了过来。”徐峻把雪茄盒递向忐忑不安的两个下属。
  
      “这个。。。。谢谢,我的元首,我很久没有吸这种烟了。”冯。布劳希齐恭敬的从盒子理拿了一支雪茄。
  
      “谢谢,我的元首,这几天我有些感冒。”约德尔摇着手拒绝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