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三十一章 老友 中

第三十一章 老友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好么,我的老朋友。”魏尔勒轻轻的问候到。
  
      坐在小桌前的那个人没有任何反应,他还是背对着门低着头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魏尔勒的问候。
  
      但是,从进门开始就紧盯着那个人的道根细心的发现,当魏尔勒开口说话时,那个人的身体突然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虽然这个动作很细微同时非常的短促,但是道根已经确信这个人听出了说话的人是谁。
  
      魏尔勒对那个人的态度似乎早就有准备,他轻轻的摇了要头,随后缓缓的向那个人踱去。
  
      “非常遗憾,我带来了对你的判决文件,没想到相隔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我们竟然会在这种地方以这种关系重新见面,让人不得不感叹命运的难以预料啊。”
  
      魏尔勒走到那个人的身后,停下了脚步,他毫无表情的望着那个人略显佝偻的背影淡然的说到。
  
      “是么,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魏尔勒。哦,我忘了,现在应该称你为阁下了,魏尔勒将军阁下。”
  
      那个人终于有了反应,他慢慢的站起来,随后缓缓的转过身面对着魏尔勒。
  
      道根带着一丝厌恶的情绪静静的站在一边仔细观察着那个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魏尔勒的语气和神情其实已经透露了判决的结果,那就是一切大势已去。
  
      在通常情况下,犯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多都会恐惧的全身发抖或者大声的声辩,再不济也会哀嚎几声。当然,还有些人会面如土sè呆若木鸡万念俱灰一脸的绝望,也有以头撞墙哭天抢地的,这对于道根来说已经屡见不鲜了。
  
      但是,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却似乎毫不在意对他的判决结果,也不能说他没有任何反应,道根在这个人脸上看到的是一种解脱后的轻松表情,就像是一个疲劳的旅人看到自己目的地在望时的那种表情。
  
      这个人在微笑,他竟然在微笑,笑得还那样肆意,道根几乎想要冲上去在那张脸上打上一拳。
  
      那是什么,那个人眼睛里正在闪烁着的是什么,那种悲哀的眼神算是什么。
  
      道根站在那里皱着眉头望着面前这个含着眼泪微笑的人,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你还是老样子,威廉。”魏尔勒摇着头说到。
  
      “你看上去好像更得宠了,哈根。魏尔勒陆军中将。”
  
      那个人揉了揉眼角,换了一种轻蔑的眼神望着魏尔勒。
  
      “你还是那样刻薄,我给你带来些东西。”
  
      魏尔勒好像根本没看见对方那种挑衅的眼神,他缓缓走到桌边,打开带来的那只黄sè公文包,随后从里面掏出了一个油纸包和一个纸袋放到了桌上。
  
      “你这里有没有多余的杯子,阁下。”魏尔勒随意的问到。
  
      “这个。。。。办公桌第二个抽屉里有几只空罐头盒。”
  
      对方被魏尔勒现在的态度显然搞得有些手足无措,他下意识的回答到。
  
      “忘了介绍了,那位是元首的副官道根上校,你以前没有见过他吧。”魏尔勒一边在那张破旧的办公桌抽屉里翻找着一边说到。
  
      “早就看到了,党卫队。哼,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魏尔勒,我看过他的档案。我早就想要见你了,自己找地方坐吧,杰克佛里德。道根旗队长。”
  
      “我也早就想要见你了。。。。”
  
      道根大步走到那张帆布行军床边坐了下来,紧盯着那个人的双眼冷冷的说道:“我想看看德国最yīn险的叛徒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威廉。弗郎兹。卡纳里斯海军上将。。。。阁下!”
  
      “你现在看到了。”
  
      卡纳里斯嘴角微微翘起,他故意用力的拉了拉制服的翻领,随后带着那丝不羁的笑容说道:“我这个德国最yīn险的叛徒现在看上去怎么样,是不是很失望,旗队长先生。”
  
      道根冷冷的上下打量着卡纳里斯。
  
      银灰sè的头发虽然被主人梳理过但是看上去还是有些杂乱,和发sè一样颜sè的浓密双眉下是一双镶嵌在深陷眼窝里的灰sè双眸,虽然垂下的眼袋和有些发黑的眼圈让这双眼睛失去了往rì的那种神采,但是还是让道根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压迫感。
  
      相对于普通德国人来说,卡纳里斯才一米六几的身高,实在称的上是矮小。但是他却一点都不瘦弱,年轻时长年的海上生活造就了他结实的体魄,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上现在的牢狱生活使他看上去有些疲惫和虚弱。
  
      他穿着一套皱巴巴的海军军礼服,道根猜测也许他被捕时就穿着这套礼服,因为从这套制服现在的外观看来,绝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清洗过了,再说宪兵也从来没有给犯人准备换洗服装的习惯。
  
      “的确很失望,您现在看上去很狼狈,海军上将阁下。”道根冷冷的回答到。
  
      “是么,他们拿走了我所有的行李,拿走了我的军帽,摘掉了我的肩章,不过总算给我留下了这个。”
  
      卡纳里斯抬起了手,向道根展示着袖口上的一宽三窄五条黄sè袖带。
  
      “统帅部到现在还没有开除我的军籍,我还是海军上将。”
  
      卡纳里斯脸sè一沉,他微微向前探身两眼紧盯着道根说到:“所以,注意你的语调,道根旗队长。”
  
      “你!”
  
      道根当场就想发飙,就在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轻轻的拍了拍道他的肩膀。
  
      道根抬头一看,只见魏尔勒拿着两只罐头盒对着他微微的摇着头,道根无奈的压下了腾起的怒火。
  
      “坐过去一点,上校。”魏尔勒在道根身边坐了下来,他把罐头盒放到桌上,随后打开了那个油纸包。
  
      “我给你带来了一些吃的,威廉,希望你能够满意。”
  
      纸包里的东西还真不少,一大块已经切成片的腌肉,两根足有半公斤重的熏肠,几块肥鹅肝,一小罐黄油,一大块黑麦面包和一个玻璃罐头和几把铝制餐勺。
  
      “这是最好的鱼子酱,你一定会喜欢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