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三十五章 序曲 五

第三十五章 序曲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的元首,关于法国人那边的情况。。。。”
  
      克尔斯滕的神情变得有些尴尬。
  
      “有什么问题么?在你的报告中关于法国方面的情报都非常含糊,满篇都是估计和推测。剩下的不是我们早已经掌握的情况,就是一大堆毫无意义的数据,我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徐峻还是保持着那副怡然的神情一只手扶着下巴另一只手轻轻敲打着放在膝头的文件夹,不过在克尔斯滕中校的眼中这更像是一种危险的信号。
  
      “我的元首,我可以解释这一切。”克尔斯滕急切的说道。
  
      “我不能掩盖奥丁之眼在法国情报收集工作上出现的这些问题,我也不会推卸我本人应该对此所承担的责任,我的元首。
  
      我想向您解释的是,我们在法国情报收集工作中出现效率和质量下降,其背后的主要原因完全都是因为现在法国内部局势过于混乱的缘故。”“混乱?这我一点都不怀疑,说说具体情况,中校。”
  
      “您知道前一段时间法国zhèng fǔ一直都在不断的向后方迁徙,我们的情报人员实在难以在那种情况下与总部继续保持联系,这导致了大量的情报被延误。
  
      虽然目前法国zhèng fǔ已经在波尔多安定了下来,但是情况却没有得到任何的改善。现在那里就像是一个被捅烂的蚂蚁窝一样,城里城外到处都是一片混乱,毫无任何秩序可言。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那些一线情报人员所承担的风险直线上升。现在他们每向总部传递一次情报,都要冒一次生命危险。
  
      您一定了解当年法国大革命时期笼罩巴黎的那种恐怖与混乱,现在的波尔多与当年的巴黎几乎没什么两样。
  
      某个人一旦被认为有德国间谍的嫌疑,那他最好的下场就是被法**方逮捕后枪决。我称其为最好是因为实际上那个可怜的人往往还未等到法国宪兵赶到就已经被狂热的暴民直接撕成碎片了。”
  
      克尔斯滕停下来望着徐峻。
  
      帝国元首依然姿态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一手端着那只jīng致的茶杯一手轻敲着膝上的文件夹,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但是克尔斯滕从元首的手指敲击文件夹的频率中看出了,这位帝国dú cái者现在一定正在想象波尔多街头的那种恐怖景象。
  
      “继续说下去,中校。我现在已经了解了一线情报人员所处环境的恶劣,他们在那种情况下还能坚持工作,我为拥有这些勇敢坚定的情报员感到欣慰。
  
      但是,这并不足以解释前面的问题,这些大段的推测和以及几乎每份情报后面都打着的“仅作参考”是怎么一回事,情报处难道无法证实自己辛苦收集到的情报的准确xìng吗?”徐峻微微抬起头望向克尔斯滕。
  
      “遵命,我的元首。请听我继续向您解释。现在法国zhèng fǔ内部正在进行着一场混战,法国内阁每天,不,事实上每分钟都处在争执的状态中。几乎每隔几个小时就会有一个新的提案和命令出台,随后那些法国政客们又会再花几个小时推翻它。
  
      如果不是法国内阁还掌握着军队的控制权,而军队的指挥官还保存着他们的使命感,法国zhèng fǔ控制的那些地区早就已经陷入无zhèng fǔ状态了。”
  
      “这是个很麻烦的问题啊,魏尔勒。”徐峻转过脸对自己的参谋长说道。
  
      “是的,我的元首,如果法国zhèng fǔ要求停战,我们必须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那些地区的秩序,我怕那些法**队可能会维持不住局面,对于我们的士兵来说这也将是一件非常棘手的工作。”魏尔勒皱起了眉头。
  
      “交给屈希勒尔怎么样,他应该是个不错的人选。”
  
      “我相信屈希勒尔将军的能力,不过如果动用他的第四集团军。。。。”
  
      “只要他负责稳定地区秩序就行了,并不用调动正规军团。我预备从守备部队里抽调一批来执行这项工作,虽然他们和正规部队相比散漫了一些,但是也正是我选择屈希勒尔将军的原因。屈希勒尔是我所认识的将领中最注重部队的军纪和军人荣誉的一位,对于这项工作来说负责人的个人品质最为重要。”
  
      “我明白了,我的元首。”魏尔勒点着头说道:“您的选择的确是最正确的。”
  
      “好了,请你继续报告吧,克尔斯滕中校。”
  
      “我的元首,据我们手上所掌握的情报显示,现在法国zhèng fǔ内阁已经分裂成了四个派系。
  
      贝当和魏刚一派,他们代表了法军和zhèng fǔ高层中绝大部分人的意见,他们的态度非常明确,他们都承认法国已经失败,并提议为了拯救法国,zhèng fǔ必须立即和我们展开停战和谈。
  
      我们的情报显示贝当派的论点获得了很大一部分议员的赞同,他们在内阁中占据着优势。
  
      而雷诺和勒布伦则是另一派,他们反对贝当的建议,并一直在试图说服内阁同意将zhèng fǔ撤出法国本土,去北非殖民地继续战斗,有相当一部分强硬派议员站在他们这边,虽然和贝当派相比处于劣势,但是差距并不很大。
  
      第三派是个叫皮埃尔.赖伐尔的政客,他联合了波尔多市长阿德里安.马奎以及其他一群前zhèng fǔ议员组成了一个松散的联盟。
  
      依据我们现在获得的情报来看,这个人非常热衷于国社党的理论,野心很大但智力十分有限。他目前的表现似乎更偏向于贝当那个派系,不过更大的可能是,他想趁机取代贝当的位置。
  
      经过分析所掌握的这些情况之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这个法国人有很大的利用潜力,如果我们对其加以扶植,这个人可以在帝国完成欧洲战略的过程中起到难以估量的作用。
  
      当然,这只是我们的一个建议,是否采纳还是需要您来做最后的决定。”
  
      “赖伐尔。。。。”
  
      徐峻摸着下巴看了看魏尔勒,随后转回脸对克尔斯滕说道:“对于这个赖伐尔,他早就已经在我们的注意范围之内了,这个人的确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奥丁之眼现在的任务是继续保持对他的监视,如果可能的话,让我们的人找个机会试探一下他的态度,在他和我们之间建立起联系。另外派人秘密保护他的个人安全,这种人任何时候都是刺客首选的枪靶,无论刺客来自哪一边。”
  
      “遵命,我的元首,我会尽快制定一个妥善的计划。”
  
      “很好,现在继续前面的话题,你说的第四派力量是什么人。”
  
      “第四派力量是由戴高乐率领的一批军方少壮派军官组成的联盟。
  
      虽然由于那场惨败,他失去了上层议员的支持以及他最jīng锐的嫡系部队,但是他身边还是凝聚了一批不甘于失败的陆军低级军官和普通士兵。
  
      他们不愿意接受法国已经战败这个事实,他们准备为了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战斗到底。
  
      不过现在他的这个派系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其中一个原因是,他的理念对于法国人来说过于激进了一些,毕竟在现在的局势下还愿意白白送死的人真的不是很多。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冷酷现实已经开始让其中的一些狂热份子逐渐冷静了下来,现在愿意跟随戴高乐的力量正在减少。
  
      另一个原因是他们内部出现了分歧,戴高乐的亲英倾向引起了很多军官的不满,他们都不太愿意接受戴高乐提出的,在法国彻底失败后逃亡英国并在英国人支持下继续战斗的建议。
  
      在解决这个内部分歧之前,戴高乐已经难以对法国政局起到实质xìng的影响。现在他最多只能在内阁会议上给雷诺和贝当找点小麻烦或者煽动议员制造一点障碍什么的。
  
      据我们对其rì常言论和思想的分析,就像您曾经说过的那样,这个人对于帝国来说是个非常危险的存在。
  
      我们现在正在利用各种手段分化他身边的力量,极力削弱着他个人的影响力,而且我们还对其rì常行动进行着最严密的监视。
  
      只是对于戴高乐,下一步我们该采取怎样的对策还是需要您做出最后的决定。”
  
      徐峻微微眯起了眼睛,他低头沉吟了一会儿,随后抬起头沉声说到:“对于戴高乐,奥丁之眼必须加强对他的监视,如果发现他有逃离法国的企图,不惜任何代价加以阻止,如果有必要的话。。。。”
  
      徐峻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随后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如果阻止不了就随他去吧,让你的情报员记住,保持严密的监视,不要对目标有任何的伤害。”
  
      “遵命,我的元首。”克尔斯滕点头回答。
  
      “接下来就是问题的关键部分,我的元首。现在这四派天天在内阁会议上互相扯皮互相攻击,提出的提案和下达的命令没一个能够坚持过一天。
  
      一开始我们的情报人员还能一丝不苟的把所获得的情报提交总部,但是由于这些法国人风向转变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且那些命令和提案前后矛盾到了近乎荒谬的地步。
  
      这使得我们在法国zhèng fǔ中的情报人员实在不好意思再把新获得的情报上报了,所有关于法国zhèng fǔ政策方面的情报都已经变得毫无价值,因为就算他们冒着危险发过来,说不定一分钟后他们就得再发一份电报推翻前一篇报告,我们的情报分析人员也被这些问题搞得jīng疲力竭无所适从。
  
      现在情报处的工作人员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在法国zhèng fǔ中某个派系真正掌握zhèng fǔ权力之前,关于法国zhèng fǔ政策和命令方面的情报一律只作为数据参考而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克尔斯滕说到这里露出了一脸的无奈神情。
  
      “呵呵,原来是这样。不过我现在有了个新的疑惑,你前面说的这些为什么不写进这份报告书?克尔斯滕中校。”
  
      “因为这份报告书是总体形势报告,关系到统帅部的战略制定。所以我们列出的必须是经过分析并且能够确证的情报和数据,至于如何得出这些数据和结论以及情报收集过程都不在报告的范畴之内。
  
      而所有未经证实、缺乏证据、有时间限制的情报除非必要是不能写进报告的,就算采用,我们也必须标明“仅供参考”或“仅是推测”。”克尔斯滕恭敬的回答到。
  
      “我明白了,这次谈话让我对奥丁之眼的工作与能力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你的解释令我很满意。”
  
      随后徐峻转过脸笑着对魏尔勒说道:“魏尔勒,看来我们还得再给法国人施加点压力才行,他们现在竟然还有jīng力在那里吵架。”
  
      “是的,我的元首,是该让那群法国政客们清醒一下了,我们也不能无限制的和他们泡下去。”
  
      “让空军轰炸波尔多怎么样?”
  
      “这。。。。这好像太激烈了吧,我的元首。其实只要让陆军做出全面进攻的姿态再加上几次小规模试探xìng的攻击就足够了。”
  
      “好,这个问题在晚上的例会上再讨论吧。”
  
      徐峻低下头继续翻看起那本厚厚的爬虫杀手。
  
      “法**方现在的情况呢,你这里也只有很简单的报告。”
  
      “我的元首,因为现在的法**队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更谈不上需要我们刺探的机密情报。
  
      法**队的士气已经荡然无存,他们的jīng锐部队现在都在我们的战俘营里晒太阳。
  
      他们jīng心保存着的大批技术兵器也都落到了我们的手里,我们的情报处随军先遣分队在一个法国航空学校的机库里发现了一百三十架崭新的法国战斗机,全都是最新型号,几乎没有使用过,而像这样相同的仓库我们还发现了几十处。
  
      他们一边让那些新式飞机放在机库里积攒灰尘,而另一边却让他们那些宝贵的飞行员驾驶着那些陈旧型号的破烂飞机与我们的jīng锐空军战斗。这实在是令人困惑的问题,我真的无法理解法国人的思维方式。
  
      但是这些缴获也提醒了我们,法国人手中一定还掌握着一些技术兵器,除了飞机之外可能还有一定数量的坦克。
  
      不过按照法军目前的情况,现在无论做什么都已经太晚。先不说他们已经没有几个能够驾驶cāo作这些武器的专业人员,就算现在仓促训练出来也只能是白白送死,这一点法国人应该很清楚。
  
      况且,他们大部分的燃料储备和弹药储备基地都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之中,相信过不了多久法国人剩下的那些坦克和飞机就只能当做步兵掩体使用了。”
  
      克尔斯滕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她翻过一页文件后继续说道。
  
      “我们现在的注意力主要放在法国空军和海军的动向上,有确切的情报表明,他们中有不少人正在考虑投向英国,对此我们不排除有英国情报人员从中煽动的可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