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四十章 印象

第四十章 印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个。。。。我的元首,您的意思是?”
  
      魏尔勒怯怯的问到,他发现帝国元首的眼睛里冒起了危险的绿光,弄得参谋长阁下心里直发毛。
  
      “我不知道是你的记忆还是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魏尔勒。我记得上个月你曾经跟我说起过关于饺子的话题,而当时我们谈论的似乎是中国吧。”
  
      虽然徐峻的脸上还保持着微笑,但是魏尔勒从德国元首微微抽动的眼角看出,他正在狂化准备中。
  
      jīng明的魏尔勒在惊惶之余感到一丝疑惑,他这回究竟踩中元首阁下的哪条尾巴了。魏尔勒此前曾经不止一次有意无意的踩中过元首的小尾巴,但元首阁下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表现出如此露骨的暴力倾向。看到凶恶的dú cái者呲着牙准备咬人,魏尔勒连忙哭丧着脸展开自救行动。
  
      “我的元首,这个。。。。那个。。。。据我所知,所有的亚洲人都会做饺子这种食品啊,中国人。。。。rì本人。。。。啊,还有印度人,他们好像都很注重味觉上的享受。。。。啊,请您原谅我,我的资料一定出现了错误。。。。”
  
      看着徐峻手中那根挂着德国有史以来唯一一根有过实战经历的元帅杖夺目桂冠的条状凶器,魏尔勒结结巴巴的努力分辨到。
  
      “当然有错误,饺子这种食品是中国人创造出来的,所以,那是中国的代表食品。你怎么可以把它和rì本。。。。”
  
      徐峻在这里突然顿住了,看着魏尔勒一脸无辜与惊惶的表情,徐峻终于想起现在不是全球化的二十一世纪,而是该死的一九四零年。
  
      一九四零年的德国人,不,应该是几乎所有的欧洲人对亚洲都知之甚少。
  
      在此之前,他们所获得的资讯都来自于殖民地的报刊和一些探险家的描述。出于根深蒂固的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所有来自那片神秘东方大陆的资料大多都遭受了刻意的扭曲与丑化。而让人更加哭笑不得的是,由于东西方迥异的文化,大部分资料收集者根本无法理解东方文明的本质,很多人根本就是凭着从其他大陆殖民地原住民身上获得的所谓经验以及欧洲式的惯xìng思维对他们所获得的资讯加以解释和分析,所以这些资料在被丑化扭曲之前就已经和实际情况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在当时的欧洲文人笔下,亚洲往往和原始的、古老的、野蛮的、愚蠢的、邪恶的等等贬义的词汇联系在一起,就连被当时欧洲人划入文明国家行列的rì本也难逃这种下场。而另一边,一些欧洲人也相信亚洲人很礼貌、很谦虚、很和善、聪明同时也很勇敢,但是这只是一些接触过亚洲留学生的欧洲人的看法。在普通老百姓眼里,亚洲人则是些矮小枯瘦的野蛮的家伙,他们所居住的那片土地距离自己很遥远,充满着诡异与神秘同时充满着机会与财富。不过无论哪种说法有一点是公认的,现在的亚洲非常落后而且贫穷。
  
      但是从没人想过亚洲的落后与贫穷和他们是否有着直接的关系。
  
      虽然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大量亚洲留学生的流入以及高速发展的通讯手段拉近了欧洲与亚洲的联系。但是,在大多数欧洲人还是顽固地保留着上个世纪亚洲人在他们心目中的印象。当时很多欧洲人以为中国人还留着那根奇怪丑陋的辫子,还有些人甚至认为蒋介石是现任的中国皇帝。
  
      相比之下德国人总算好一点。
  
      一战之后被凡尔赛条约束缚住手脚的他们与中国展开了密切的交流与合作,不少中**人来到德国接受军事教育,还有不少留学生到德国学习先进的技术。与此同时,德国也向中国派遣了一批军事顾问人员,并且与其他国家输入中国的所谓军事顾问相比,德国顾问无论从质量还是数量上来说,都是最高的,甚至连德国国防军前总司令汉斯.冯.赛克特将军都曾经在中国担任过一段时期的总顾问。
  
      这些交流总算让德国人对中国有了些直观上的了解,再加上zhèng fǔ对此的刻意宣传,竟然在德国国内一度引发了一场中国热,并且一直延续到中德关系发生大转折的一九三八年,在此之前,德国人甚至发动了向汉口红十字会的捐款。
  
      中德合作的蜜月期虽然短暂,但是在很多德国人心中埋下了对那个神秘国度的好感。
  
      不过,德国人还是存在着欧洲人的一种通病,那就是无法分清亚洲各国之间的细微区别,他们往往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亚洲资料都一锅烩了。
  
      “我想我有些激动了,对不起,魏尔勒。”
  
      徐峻平静了一下心情,对着魏尔勒露出了抱歉的笑容。
  
      “啊,我的元首,没有关系。做为您的参谋长,犯下这种常识xìng的错误是非常不应该的,该道歉的应该是我。”
  
      魏尔勒谦卑的向徐峻欠了欠身,随后接着说到:“不过,元首阁下您会对这种问题那么敏感,这让我感到非常的好奇。”
  
      “这个么,我只是非常反感别人把中国和rì本混淆起来,这是出于一个非常私人的原因,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徐峻有些尴尬的笑着,他觉得自己前面的确有些反应多度了。
  
      “明白了,我的元首。我会注意这方面的问题的,看来我得到情报处找找相关资料好好补补课了。我之前的确不知道那种饺子是中国的特有食品。我只是记得在柏林rì本大使馆的宴会上吃到过饺子,那种味道让我记忆犹新,现在看来我是被那个rì本厨子给误导了。”
  
      “看来是这样,唉,我亲爱的魏尔勒,你被那些rì本人给骗了。”徐峻点了点头,接受了魏尔勒的解释。
  
      “好吧,现在回到原来的话题,你对rì本帝国究竟了解多少?”
  
      徐峻一边在桌上的文件堆里翻找着一边问到。
  
      “我的元首,关于这个国家我了解的不算太多。”
  
      魏尔勒正了正容,严肃的回答到。
  
      前面一句玩笑差点让面前这位欧洲最强大的dú cái者在自己身上留下几个牙印,现在魏尔勒觉得必须认真的考虑起这个问题。
  
      “就说说你现在了解的吧,你对这个国家有什么印象。”
  
      徐峻已经找到了他想要寻找的文件,他一边低着头看着文件一边掏出钢笔在上面圈圈划划起来。
  
      “那是个新兴的海洋国家,崛起的速度让人惊叹。说实话我对他们一直没有好感。”
  
      “哦?为什么。”
  
      徐峻放下了笔抬起头笑着问到。
  
      参谋长敏锐的感觉到元首阁下似乎对自己的回答很满意,他清了清嗓子接着回答到。
  
      “ 那是一种感觉,我的元首。在我所接触到的rì本官员那里,我感受到了这个民族拥有着难以言表的巨大野心。特别在他们的军官们的身上,那种感觉更加强烈。
  
      他们似乎非常自卑,但是有些时候又非常的自大。在我的经验里,拥有这种xìng格的对手极端危险,因为他们一般都具有很强的伪装xìng和攻击xìng。由于自卑而产生的谦卑与顺从使他们看上去非常无害,他们巧妙的隐藏起了他们xìng格中充满暴虐与破坏的一面。
  
      他们在外人面前真的很谦卑很礼貌,这是因为他们从小就被训练成遵从上位者和强者的奴隶,他们机械地按照上位者灌输给他们的思想行事。
  
      他们非常团结,而又等级森严,他们会自主清除任何认为会破坏这种团结以及等级制度的思想与理论。
  
      rì本人现在的那种思想状态,说是一种信仰也好,说是一种理念也好,都是非常耐人寻味的。信仰这种东西,如果指引得当将会使一个国家和民族发挥出超乎人类理解能力的巨大力量,但是如果指引错误那将对国家与民族带来巨大的灾难,我相信您能够理解我的意思。”
  
      魏尔勒说完用饱含深意的目光望着徐峻。
  
      “嗯,我明白。”
  
      徐峻微笑着点了点头,不就是找机会点一下纳粹党的现状么,自己这个党魁还会不明白这只老狐狸的意思。
  
      “据我了解,rì本的政权被那些家世显赫的军人和财阀以及被挑选出来的jīng英所左右着,期望出人投地是每一个rì本人的梦想,因为在rì本,上位者的特权是非常大的。我所见到的rì本军官每一个都是使用他们手中特权的艺术家,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随意的决定部下们的命运,甚至生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