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四十五章 奥丁的右眼 五

第四十五章 奥丁的右眼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击沉一艘跨洋邮轮需要几条鱼雷,在回答这个问题上面德国的潜艇艇长们显然最有权威,他们在这方面有着全世界海军同行都望尘莫及的经验。
  
      虽然他们在两次大战期间并没有攻击过多少艘类似的目标,而且并不是每一次攻击都能够获得成功,但是那仅有的几次成功每一次都造成了世界xìng的轰动。
  
      实话说,那些庞然大物们并不是人们想像中的那样脆弱的可以被一条小小的潜艇轻易收拾的目标。
  
      潜艇攻击跨洋邮轮的困难程度比人们估计的要高得多,这从战争中被德国潜艇击沉的跨洋邮轮屈指可数就可以看得出来。
  
      撇开战争法规和德国海军条令方面对类似攻击施加的限制不谈,光是双方在技术方面的差距就足以让任何一个德国艇长在面对这种目标时感到郁闷了。
  
      由于给予乘客舒适而高速的旅行是远洋客运公司招揽顾客的卖点之一,于是这年头的那些豪华邮轮造得吨位一条比一条大,动力一条比一条足,航速一条比一条快,其中有些超级邮轮的航速已经达到了连稍许老旧一点的军用舰艇都甘拜下风的地步。
  
      而这时候世界上最新型的潜艇的最高水面速度连追杀一条中速zì yóu轮都有些吃力,这还是汇聚了当代最先进潜艇技术的德国潜艇,要是换条当时美国或者rì本的老式潜艇,就算在她们全速航行的时候一条马力稍微大点的新型拖网渔船都可以轻松的绕着她们转圈子。
  
      在大部分时候,德国潜艇的艇长们只能在潜望镜里眼巴巴的看着那些巨大的豪华邮轮喷着黑烟在海平线上大摇大摆的高速开过,随后在几分钟之内变成天边的一个小黑点。
  
      如果遇到能见度不好的天气,潜艇艇长们有时连对方是什么船型都来不及识别,更别提占领什么发shè阵位了。
  
      不过一旦德国潜艇获得了攻击邮轮的机会,普遍都会抱着宁可杀错决不放过的宗旨,死不撒嘴并且心狠手辣。
  
      客轮的吨位可比那些小货轮吨位大多了,特别是跨洋邮轮,那可是一条顶三条的买卖。
  
      由于目标速度普遍比货轮快,特别是在潜艇出没的海域,客轮船长们都会不由自主的提高航速,给予潜艇攻击的时机稍纵即逝,于是德国艇长们往往会在这种目标面前自动忽略掉那些必要的识别程序,这直接造成了一些无辜的民用客轮成了德国潜艇的牺牲品,酿成了一系列的人间惨剧。
  
      现在,在看到德国鱼雷航迹的人们眼中,同样的惨剧马上就要上演了,更可悲的是,他们是这幕惨剧的主角。
  
      四条鱼雷,德国人想要赶尽杀绝。虽然艾德里安娜号吨位庞大,设计先进,水密舱布置合理,但是说到底她都只是一条民用船只。
  
      一条鱼雷就足以让一艘有着水下防护系统的巡洋舰级战舰遭受重创,现在德国人竟然对着一艘毫无装甲防护的民用邮轮一放就是四条,看来德国人不是要击沉艾德里安娜号,而且想要彻底的摧毁她。
  
      而更让人感到绝望的是,现在艾德里安娜的cāo纵者们对飞速接近的危险还一无所知。艾德里安娜号船桥上的那些瞭望人员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船长与英国驱逐舰长之间的交涉上去了,所有人都对那个关乎到自己安全的交涉结果表示着关注。
  
      “托、托、托、托。。。。。。鱼雷!!!!”
  
      最后还是那位患有鱼雷恐惧症的大副用一声凄厉到不像是人类发出的惨叫发出了艾德里安娜号上的第一声jǐng报。
  
      “鱼雷!!!左舷三十度!!!!”
  
      洛弗尔面容扭曲地指着船桥外的海面大喊着。
  
      就当所有人都把视线转向那片海面时,一旁的英国驱逐舰上也响起了尖利的jǐng报声,刺耳的汽哨声顿时响彻整个海面。
  
      “左满舵!左转三十度!”
  
      库伯在第一时间里发现了那些雪白的鱼雷航迹,当场就差点犯了心脏病,距离实在太近了,已经来不及让邮轮做出规避动作。
  
      不过,他在海军服役时积累的经验让他立即就做出了正确的反应,把邮轮转向鱼雷shè来的方向,尽量减少船只被弹面积。
  
      而且相对于船身,船头更能承受鱼雷的打击,哪怕整个船头被打掉,只要损管工作做得好,以艾德里安娜号的吨位,足以坚持到所有的乘客登上救生艇安全逃生。
  
      如果运气够好,甚至可以坚持到拖回最近的港口,航海史上并不乏类似的例子。
  
      相对于艾德里安娜号船桥上的混乱,驱逐舰双面神号的舰桥里却呈现着一种不寻常的宁静。
  
      穿着笔挺的海军少校制服的舰长现在正饶有兴致地端着望眼镜向着身边那条庞大邮轮的上层甲板来回巡视着。
  
      “鱼雷距离八百米。。。。舰长。”
  
      在驱逐舰尖利刺耳的jǐng报声中大副冷冷的报告到。
  
      “嗯。”
  
      舰长微微点了点头。
  
      “把jǐng报停下吧,他们已经注意到了。”
  
      “遵命,长官。”
  
      jǐng报声嘎然而止。
  
      舰长放下望远镜转过脸对着站在他后的一个舰员低声问道:“你发现目标了么?”
  
      “是的,一分钟之前在观景回廊。现在已经消失了,我想目标已经躲进了舱室。”
  
      舰员同样低声的回答到。
  
      这个水手穿着一套海军油布制甲板长风衣,衣领上的风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看上去就像个中世纪的修道士。
  
      这是一种配发给需要在甲板上露天工作的低级士官的工作服,只能保证他们在大西洋恶劣天气下工作时不会被冻死。但是没人指望这种制服能够保证自己在那种情况下可以不被海水浇透,遇到风暴随便你穿什么上甲板都只会有这一种下场。
  
      “你可以脱掉这件风衣了,现在已经不需要继续伪装了,上尉。”
  
      舰长笑着说到。
  
      “不,再等一会儿。”
  
      对方对舰长的好意不为所动,继续端着望远镜扫视着邮轮的甲板。
  
      “五百米。。。。长官。至少会有一条命中。”
  
      大副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右舵十五度,全速,拉开与她的距离,拉碰撞jǐng报,让大家在甲板上跑起来。”
  
      舰长微微摇了摇头,转过脸向着大副大声的下达了命令。
  
      “遵命,长官。”
  
      ------------------------------
  
      “船长!我们躲不开了!”
  
      艾德里安娜号的航海长发出了一声哀号。
  
      “上帝保佑我们。。。。”
  
      库伯望着已经近在咫尺的鱼雷尾迹不由自主的抓紧了舷窗边的扶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