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六十五章 伞兵

第六十五章 伞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脱掉厚实的初期型伞兵靴,布鲁诺.布拉沃尔上校坐在跑道边的草坪上,舒展开酸痛的双腿,饶有兴致地用手里的教鞭拨动着大腿旁一丛白色的无名小花。[燃^文^书库][www].[774][buy].[com]乐文小说--..c-o-m。
  
      “我们的士兵都是好样的,第一营的士气现在非常旺盛,随时等候着出发的命令,上校。”第七航空师第一伞兵团第一营的营长埃里克.瓦尔特上尉蹲在一旁,一边点着头一边看着正拖着空降箱抱着降落伞在草坪上集结列队的伞兵们。
  
      “滑翔机机降就不用携带降落伞了,集结速度还会快一些,主要还是要看当天的风力还有能见度了,希望统帅部会给我们选择一个良好的机降地点。”瓦尔特坐下身来,从伞兵服的肩部暗袋里掏出了一个烟盒。
  
      “可以么长官?”
  
      “给我一支,上尉。”布拉沃尔上校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卷烟,瓦尔特掏出打火机打着了火。
  
      “统帅部已经给予了我们非常大的支持,现在所有人都在盯着我们。”布拉沃尔点着了烟吸了一口,他咂了咂嘴,吐出了几片烟沫。
  
      “土耳其烟?劲头太大。”
  
      “抱歉上校,我就喜欢这种,很提神。”瓦尔特吐出了一口烟雾,手指夹着烟卷摇了摇,笑着回答到。”
  
      “年轻人啊,就是喜欢刺激大的东西。”布拉沃尔看了看手里的烟头,犹豫了一下后试着再吸了一口。
  
      “元首对伞兵的运用非常有研究,这一次在统帅部的例会上,元首提出了很多非常有建设性并且极具实用性的建议,让我们几个伞兵指挥官受益匪浅。咳咳咳,不行,我还是受不了这个。”布拉沃尔皱着眉头在身旁的草地上按熄了烟头。
  
      “非常抱歉。上校,要喝点水吗。”瓦尔特急忙扔掉烟头,准备从后腰上摘水壶,布拉沃尔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伞兵天生注定是被包围的。元首当时就是这样说的,这是我听过的对伞兵作战本质作出的最简洁最透彻的阐述。伞兵就是要深入敌后,在敌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对敌人防守的薄弱位置进行致命打击。这一点我们在艾本奥马尔做得不错,但是在荷兰就差点干砸了。这一次第二营换装了新的伞具,他们将要作为先头部队首先伞降到敌后,你们第一营对此没有什么情绪吧。”布拉沃尔拉过身旁的伞兵靴,倒过来拍了拍。而后穿在了脚上。
  
      “怎么会没有呢,第一营可是参与了所有伞降行动,之前的作战中表现得也最顽强。我希望指挥部能够再次考虑一下。”瓦尔特递过了上校放在一旁的军帽。
  
      “上尉,你与你的士兵都要明白,士兵的职责就是服从命令,第一营使用滑翔机机降,这是统帅部制定的计划,是元首的命令。不能改变。”布拉沃尔严厉的说到。随后看着低头不语的上尉,视线触及到对方领间悬挂着的骑士铁十字勋章。上校稍稍舒缓了语气。
  
      “你要有全局观念,上尉。元首与统帅部对第一营的机降行动一样是非常重视的,你和第二营的行动将会直接影响到登陆作战的后续发展,否则统帅部也不会配置给你那么多特殊装备与新型滑翔机了。好吧。第二营的机群过来了,我们走过去看看。”
  
      天边传来了隐约的发动机响声,一会儿就变成了如同蜂群飞舞的嗡嗡轰鸣,震耳欲聋。容克机群排成左右两个斜角纵队,缓慢稳健的从七百米高度飞过机场,一个个黑点从机尾落下,瞬息间就变成了一朵朵白色的散花,灰绿色的人影挂在伞下,空降伞群如同一朵朵蒲公英随风飘落。
  
      布拉沃尔带着他的一营营长以及两个副官跑进了伞降区域,一名伞兵就在他们的面前骤然落地,触地动作很标准,伞兵一个利落的翻身马上就站了起来,开始用力拽拉着身后的伞绳,必须防止主伞被草坪上刮过的大风重新吹鼓起来,否则就会变成一个拖着伞兵满地乱爬的大风筝。
  
      “嗨,孩子!感觉怎么样?”上校和上尉上前帮着这名年轻的伞兵拉着伞绳。
  
      “长官!”年轻的列兵连忙停下手里的工作向两位军官敬礼。
  
      “把伞包卸下,孩子。”布拉沃尔回了个军礼,而后用教鞭指了指士兵胸口的备用伞包。
  
      “遵命,长官!”士兵连忙低下头,翻开胸口伞包,按下了胸口绑带的快解扣锁,瞬息间整套伞具就爽利的脱离身体掉落在了地上。
  
      “这就是40型伞具,是由元首亲自参与研制的最先进的空降伞。和这种降落伞相比,我们之前使用的rz型降落伞只配拿去空投补给品。”布拉沃尔提起地上的伞具对着瓦尔特说到。
  
      “使用起来感觉怎么样,习惯不习惯。”布拉沃尔对着伞兵问道。
  
      “感觉非常好,长官。非常习惯,长官。”年轻的伞兵挺胸大声说到。
  
      此时,落地的伞兵已经按照各班排集结了起来,看到这边的军官,伞兵们连忙抱着装备聚拢了过来。
  
      “之前的bz降落伞的系留索是拴在腰间的,我不知道这种将悬挂点和重心位置放在腰部的设计,其出发点是怎么样的,不过你我都已经使用过很多次这种伞具,其中的优缺点想必是早就有所感悟了。其优点是空投时开伞速度可以很快,空降高度也可以很低,空中姿态也比较稳定。但是缺点也非常显著,在空中完全无法控制,士兵只能靠改变身体姿态才能勉强改变一点方向,遇到空中有风,或者空投位置偏移,那就只能随波逐流,听天由命,飘到那里是哪里。
  
      所以为了尽可能的缩小降落区将空降部队投放在相互可联络的范围之内,我们只能降低空降高度,减少伞降时间,但是这明显加大了运输机遭遇地面火力攻击的危险,同时对于伞兵的伞降安全也造成了威胁。我们已经遭遇过很多次类似的事故了,在荷兰我们的运输机损失大都来自于地面轻武器的防空火力。”布拉沃尔把伞包递还给伞兵。而后拉过另一个还背着伞具的伞兵。
  
      “而这种新型伞具,将悬挂点转移到了肩膀上,两根绑带各自悬挂了一半伞绳,我们只要拉动绑带,就能改变伞体的形状,改变流过伞面的气流速度,从而改变降落伞降落的方向,如果气象条件良好,一个经过训练的伞兵可以精确的降落在他想要降落的任何地方。这意味着什么。”伞兵上校转过脸望着周围的伞兵。
  
      “意味着我们能够更好的控制自己的降落位置,缩小降落散布区域。我们可以更快的集结起来,向敌人发起进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长官!”一名伞兵中士大声的回答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