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九十四章 覆灭

第九十四章 覆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家海军的灾难并没有就此结束,英国本土舰队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撞船事故在此时只是刚刚揭开了帷幕。
  
      重巡洋舰的剧烈碰撞惊呆了紧随在后的利安德号轻巡洋舰,这条领舰的航海长反应非常迅速,他亲自把住舵盘开始向右舷急转,躲开咬在一起的两条重巡,正在上层舰桥指挥作战的舰长也被眼前的惨状吓得不轻,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两艘交叠在一起的庞然大物,等到转向结束之后才想起下令向后续的轻巡编队发出规避警告,但是此时显然已经为时已晚。
  
      轻巡们排列着整齐的炮击纵队,为了保证火力密度,两舰前后间距只有五百米,勉强够时间做出规避动作。利安德级的其他两艘轻巡并没有看到前面发生了碰撞事故,他们同样把注意力放到了与德国重巡的炮战之上,等到收到领队警告的时候,利安德号已经转向让出了航道,他们这才发现正前方两条重巡正纠缠在一起堵在了自己的航线上。
  
      阿基里斯号紧急减速并且向右避让转,她试图跟随利安德号继续保持纵队队列。海王星号却选择了向左转向,因为阿基里斯号正在减速,如果海王星选择同一侧转向一定会与姊妹舰相撞。海王星号的这个动作导致了轻巡洋舰编队的崩溃,后续的四条轻巡洋舰根本不知道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问题,编队陷入了短时间的混乱。
  
      热心号正在与希佩尔海军上将号激烈的炮战。德国炮弹对其造成的影响比一开始估计的要大,现在她只有后部烟囱可以正常工作,前部的烟道与抽排气系统已经完全损毁。前部机舱里的温度到达了人体能够承受的极限,轮机兵们完全是凭借着个人意志继续坚持在各自的岗位上,许多人已经陷入了严重的中暑以及脱水状态。
  
      热心号操舵室内的舵手发现了前方舰队的异动,还未等他向舰长发出报告,海王星号就突然向左方转向了。这时候舰桥上的军官也看到了正前方两条纠缠在一起的重巡,以及一左一右向两侧规避的先导轻巡,于是选择地狱从天而降。究竟是转向左侧跟随海王星。还是转向右侧继续跟随领舰。
  
      反应过快的航海长与舰长做出了相反的判断,矛盾的命令几乎在同时被发布了下去。让操舵手一时陷入了茫然不知所措之中。再次确认的舰长命令被紧急传达了下去,操舵室连忙拉动了车钟命令机舱减速,却发现没有获得机舱任何的反馈,这时候用通话器联系已经来不及了。她只得保持着最高的航速向着右侧急转,伴随着可怕的金属扭曲声,热心号的舰体向着内侧倾斜了过去。
  
      下一秒,热心号舰桥的军官们忽然惊恐的发现,原本紧跟在热心号身后的曼彻斯特号正在自己的侧面高速逼近,其航向正好穿越热心号现在的航线。
  
      “拉碰撞警报!”热心号的舰桥上,舰长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声命令,还未等水兵拉下警报器的电闸,曼彻斯特号就已经拦腰撞上了热心号。曼彻斯特号锋利的舰艏狠狠的从热心号舰桥正下方的位置插了进去。随即船头高高仰起,几乎把那座小小的舰桥从船壳上撬了下来。
  
      剧烈的碰撞使得两条轻巡洋舰甲板上所有没有捆扎固定的东西都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其中包括了数十名正在炮位上奋力作战的水手。人体被高高的从平台上抛起,然后重重的摔到坚硬的上层舱室与甲板上,不少人尖叫着落入了大海,只挣扎了两下就再也没有浮起,舱室内的水兵更是头破血流骨断筋伤,此起彼伏的哀嚎声犹如海潮般响起。回荡在两条轻巡的舱室过道里。
  
      曼彻斯特号收到了领舰的无线电命令,她知道了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以在热心号转向之前就已经偏转了船头离开了原本的航线。这两条轻巡抽调自两个分队,并未在一个舰队里服役过,也从未进行过编队配合。曼彻斯特号一心以为热心号也收到了同样的警告,必定会发觉自己的动向,所以丝毫没有减慢航速。她一心一意要赶上前面的纵队领舰,继续她的战斗。
  
      曼彻斯特号没料到热心号上下已经焦头烂额,既没有收到领舰的警告,也没人去注意后面的友舰,机舱的恶劣环境使得水兵没能及时接收到舰桥的命令,慌张的舵手把舵轮转了太多的角度,结果直接横在了曼彻斯特的航道上。
  
      热心号的舰长在撞击发生时正在舰桥右侧,结果剧烈的撞击把他抛到了舰桥的另一头,额头正好撞在舱门的把手上,鲜血顿时喷溅了出来。海军中校掏出手帕紧紧按住了额头,他发觉一侧的肩膀可能脱臼了。强忍着眩晕,中校站起身来,趴在舰桥一侧的窗框上开始呕吐,此时在他眼角的余光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中校**着抬起头,随即就看到了他终身难忘的一幕。
  
      就在距离热心号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利物浦号正在全速从热心号身旁掠过。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艘轻巡的舰桥向着前方塌了下去,舰桥下方开了个触目惊心的大洞,正在滚滚的往外冒着浓烟。利物浦号上的水手此时正在惊慌的甲在板上跑来跑去,热心号的舰长看到有些水兵聚集在救生艇甲板,正在奋力的推着那两条长艇。
  
      海军中校有些奇怪利物浦号上水兵的行为,他呆呆的看着这条轻巡劈波斩浪飞速的超越热心号,继续向前疾驰。热心号的舰长视线跟随着利物浦号,他发现这条轻巡洋舰根本就没有做任何规避动作,就这样保持着最高航速对着两条重巡洋舰扑了过去。
  
      “上帝啊。”舰长终于明白了利物浦水手的奇怪举动。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条轻巡一头撞到了两艘重巡洋舰之间的夹缝里,剧烈的碰撞声就连他这里都能清晰的听到。
  
      利物浦号的前部舰桥与操舵室遭到了彻底的摧毁。最终接手舰艇指挥的是这艘轻巡洋舰上的鱼雷长,他跑进了战舰后桅旁的备用舰桥,那里有一套备用指挥与操舵设备,为的就是应付目前这种情况。
  
      后部舰桥没有前向视野,鱼雷长命令一名军官预备生爬上舰桥顶部的露天望台,使用舰内电话向他转达领舰的指挥信号,并且时刻注意舰队的航向。保证自己在队列里的位置。
  
      当时曼彻斯特号转舵让出了前方的航道,以为对方出故障的利物浦号毫不犹豫的加速顶上了前者的位置。随即热心号也开始突然转向,军官预备生直到最后一刻,才发现正前方发生了事故。
  
      那个军官预备生连忙用电话向鱼雷长报告新的情况,却发现电话无法接通。死心眼的预备生来回折腾着那台电话。等到他想起或许应该亲自跑一趟的时候,甲板上早就陷入了一片混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