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一百八十章 两种交锋

第一百八十章 两种交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单炮对车群,这种事情倒也不是没有生过,在法国战役中德国装甲部队遇到不少这样干的法国兵,德国人自己也有部分相类似的战例。¢£,最终的结果基本都是以悲剧收场,炮手除了获得旁观者对其勇气的钦佩之外通常也会当场丢掉自己的性命。
  
      对于一个专业的装甲指挥官来讲,这种行为只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愚蠢。谁都会梦想成为传说中一夫当关的英雄,而真的付诸以行动则是另一回事情。
  
      布雷特先生的脑子没有毛病,他只是有些脱离实际,他不知道什么叫敌我对比战场环境,只知道敢打敢闯才是大英帝**人该有的模样。老家此时已经置生死于度外,一心一意想要像那些戏剧里的英雄那样为了大英帝国与国王陛下战死沙场。
  
      训练有素的德国6军反应敏捷,正在转移到左翼担任警戒任务的掷弹兵们最先开始了反击,这些士兵的视野比坦克手要好得多,不止一双眼睛看到了那门火炮射时喷出的烟雾,当即各种口径的步兵火力就向着那丛灌木泼洒了过去。
  
      为了压制住对方,阻止那门炮继续开火,半履带车上搭载的mg34机枪开始了毫无顾忌的连射,喷出的红色曳光弹连成了一条火鞭,四辆半履带车上的机枪组熟练的打出了配合,几条弹链反复交叉几秒钟内就把那丛伪装的植物砍成了两截。
  
      草叶和树枝在密集的弹幕中飞舞,很快隐藏在灌木后的那门火炮和抵抗者的身影暴露在了所有德国人的眼前。
  
      “两磅炮!四百二十米,开火!”外侧轻装连的坦克早就转过了车头,证实对手的真面目后他们的压力并没有减小,连排长们脑海里想到的就是必须尽快摧毁敌人,绝对不能让对手再有机会开火,因为那门两磅炮的威力足以击穿轻装甲连里所有型号的坦克。
  
      坦克机枪与二零火炮加入了射击的行列,两磅炮那层薄薄的防盾瞬间就被打得支离破碎,整整一个连的德军坦克反复扫射了这门可怜的反坦克炮两分钟之久,直到确认目标已经彻底摧毁后才停止了开火。
  
      两辆251半履带车小心翼翼的开到了火炮阵地边。几名掷弹兵端着步枪下车仔细查看了一番,捡了一些东西之后重新爬回了车内。其中一辆251快的横越过行军的队列,开到了海斯勒少校的指挥车旁。
  
      “长官,有三个人。两个半大的孩子和一个老头,全都被打成了马蜂窝。老的那个好像是个军官,这是我们从他身上搜到的。”
  
      一名掷弹兵上士身手敏捷的翻过车沿跳下车,他两三步就爬上了海斯勒的指挥车。掷弹兵上士站在动机罩上向着装甲营长敬了个礼,随后把一把指挥刀递给了对方。
  
      “好像是一战前的英国制式产品。你自己留着吧,中士。”海斯勒喜欢手工制的定制刀剑,对这种粗糙的机制产品兴致不高。
  
      “重新编组队形,我们在这里已经浪费了十五分钟,全都行动起来,别忘了,我们还有重要的任务要完成。一连,回到队伍的左侧,史培龙根少尉,你准备带着你的排去哪里?什么?上帝。大声点,我听不清。”海斯特少校现抵抗者竟然只是老人和儿童,坦克营长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英国的男人全都死光了吗,竟然让老弱来抵挡德军的兵锋。
  
      就在海斯勒重整旗鼓,满怀着怒火继续向着伦敦冲锋的时候,另一场较量也正在法国大地上悄悄开启。
  
      “领袖是不会同意的,副部长先生,这是对盟友的背叛,是讹诈。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些。实话说,我对盟友做出这种决定感到非常遗憾。”意大利特使齐亚诺不断地用手帕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这不是一种掩饰,而是真的急出来的。
  
      “先喝一杯水。伯爵先生,你是不是感觉房间里的空气有些热,需不需要我把窗打开。”里宾特洛普探出身把一个水杯推到了齐亚诺的面前。
  
      “这只是一个开始,是德国对意大利放弃守盟约擅自行动的一个小小的惩罚。同时也是帝国元对意大利相阁下此前出通牒的一个回应。你应该知道那样做的后果,你却不去劝说并阻止那个人这样做,所以你现在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意大利也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里宾特洛普从未感觉自己像今天那样扬眉吐气过,此前他在希特勒的压力下一直忍受着这群高傲的意大利人的各种奇怪行径,忍受他们在外交场合肆意妄为随意抽打自己这个德国外交部长的脸面。在他看来早该给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意大利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他们那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其实一钱不值。
  
      要不是这次元明令他必须掌握住分寸,还没到彻底和对方撕破脸面的时候,否则他现在就想要跟那个大下巴算总账,让他知道卖香槟酒的也是商业人士,不是他意大利的街头货郎。
  
      “我曾经劝说过他,但是没有任何用处,他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您能不能向帝国元阁下转达一下我的请求,如果允许的话,请他能够抽出一点宝贵的时间与我会一次面,我将向他当面解释这次意外,只要给我半个小时,啊。。。哪怕二十分钟。。。十五分钟也好。亲爱的里宾特洛普,我一直把您当成是意大利最好的朋友,现在请你再一次伸出援手,给意大利一次机会。”
  
      齐亚诺已经失去了继续强硬下去的底气,他原本就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意大利贵族,为了利益与权力抱住墨索里尼大腿的众多普通意大利贵族中的一个,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玩的比较高端,娶了墨索里尼的女儿。
  
      “意大利相之前的信件你也看到过,里面的内容你也很清楚,你知道这份信件所包含的政治含义,以及它会给意大利与德国之间的关系带来多么巨大的改变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