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二百四十六章伦敦塔 下

第二百四十六章伦敦塔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一座古老的要塞,有很长一段时间,特别是都铎王朝统治时期,人们甚至都不敢随意谈论起这个地方,贵族谈之色变,平民闻之丧胆,这个地方的血腥名声远远过了对岸的巴士底监狱,有幸被关进这座要塞的贵族很少有活着走出去的。在这里处决过上百个英国贵族,其中有两位王后和一位女王,虽然那位九日女王英国人至今予以否认,只给了一个郡主的头衔。
  
      作为一座中世纪的要塞,这里的防御工事堪称完美,一连串的防御塔和棱堡分成内外两个防御圈,如果没有火炮辅助,根本不可能攻下这个地方。历史上伦敦塔唯一一次陷落,是在英国历史上著名的泰勒农民起义中,由两万名被繁重的人头税逼急了的肯特郡农民完成的,事实上当时伦敦塔的守卫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的阻拦,他们就眼睁睁看着那些暴民冲进了这座坚固的要塞,任凭那些农夫把他们心目中的罪魁祸当时的坎特伯雷大主教拖出白塔乱刃分尸。后世的英国历史学家一致认为,这位主教是被查理二世国王出卖了,是他下令伦敦塔的守卫放弃抵抗,这位可怜的主教与同时遇难的财政大臣和几名领主,成为了这个贪婪而狡诈的国王抛出来安抚农民情绪的替罪羔羊。
  
      徐峻的车队现在就正走在当年的英国农夫进入要塞的路径上,经过中央塔的通道,穿过著名的血塔旁的城门,车队直接驶入了要塞内院。此时周边的防御塔上已经布满了德军的岗哨,外围城墙由6军士兵防御,内城的城塔上则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党卫队士兵。徐峻的警卫旗队分散伫立在内城各个建筑物门前,他们清理并封锁了整片区域,神情肃穆的等待着帝国元的到来。
  
      道根带着斯达克和几个英国宪兵军官,站在中心城堡的门前迎候,等到徐峻的座车停稳,斯达克快步上前替元打开了车门。先下车的却是坐在右侧的穆勒。随即是前座的帝森豪芬,当确定周边安全之后,徐峻才缓缓的下了车。德国元一脸严肃的与道根打了个招呼,至于那几个英国宪兵军官。似乎根本就没有进入他的眼中。
  
      在英国下层官员面前他表现的越强势越沉稳,越容易获得这些人的敬畏与尊重,这是徐峻在这段时间与英国政客接触下来获得的现,这个时代的英国人是在森严的等级秩序下成长起来的,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等级是社会稳定的基石。下层阶级必须服从上层的强者和精英,所以每一个英国孩子都有一个成功梦,梦想有一天可以出人头地,成为可以统治别人的上等阶层。英国传统的精英阶层从来不屑于平易近人,他们的祖辈早就积累了丰富的统治英国平民的经验,其中有一条就是在普通英国人面前如果一个官员表现的谦虚而和善,反而会被那些无赖蹬鼻子上脸,那些无知的平民会把客气当成是你无能和软弱的表现。
  
      “我的元,请允许我向你介绍,这位英国6军宪兵部队的詹金斯少校。目前这座要塞的负责人。”道根恭敬的欠身行礼,随即向徐峻介绍起在场的英**官。
  
      “幸会,詹金斯少校。”徐峻板着脸对着詹金斯点了点头。
  
      “很荣幸能够见到你,元阁下。”詹金斯连忙挺胸立正向徐峻敬了个英式军礼,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
  
      “这位是负责看守犯人的布莱恩中尉,还有夏恩中尉。”
  
      “幸会,中尉。”
  
      “很荣幸能够见到你,元阁下。”两个宪兵右脚用力踏地,向徐峻敬礼。
  
      “您想要先休息一下吗?我的元。”道根在一旁询问到。
  
      “我们已经好了休息室,还有下午茶和点心。”
  
      “不需要。我的时间有限,还是先带我去见一下那位犯人,对了,应该称他为前英国相。丘吉尔先生。”徐峻板着面孔,一本正经的对道根说道。
  
      “遵命,元阁下。”道根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过脸看着詹金斯。
  
      “少校,会见室安排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我马上派人把丘吉尔带到会见室去。请稍等几分钟。”詹金斯转过身向部下下达指令。
  
      “安排好了立即通知我,道根,你陪我去那边转一转。”徐峻从帝森豪芬手中接过他的元帅手杖,指着不远处的一块草坪说道。
  
      “遵命,那里就是著名的绿塔,我的元。”道根也是刚从詹金斯那里批来的资料。
  
      “原来那就是绿塔,我看过伦敦塔的历史记载。”徐峻把手杖夹在腋下,兴致勃勃的大步向着那块草坪走去。
  
      这块被称为绿塔的区域,此时根本就只是一片草地,或许以前在这里有过一座塔状建筑,但是现在只剩下一块方形的花岗岩地基,有的历史上记载绿塔其实只是一种隐喻,意思指的是绿色草坪上耸立的木质行刑台,也有的说确实有过一幢建筑,只是在漫长的历史中被后来的君主拆除了。这块地方最出名的就是用于处决女性和高级别的贵族罪犯,这被视为那些贵人最后享有的特权,可以免于遭受公开处决的羞辱,而身份普通的罪犯会被拖到伦敦塔外甚至伦敦市中心的处刑地,在一堆下层平民的辱骂和围观中被活活砍掉脑袋。
  
      徐峻在那块空地上转了好几圈,想象着亨利八世究竟是怀着何种心情,站在这里亲眼看着自己的两任妻子被刽子手剁掉脑袋。
  
      “我的元,全都安排好了,现在可以过去了。”就在徐峻想要换个地方转悠的时候,斯达克一路小跑的冲了过来向徐峻报告。
  
      “带路,上尉。”
  
      “遵命,请这边走。”斯达克挺胸立正,随后转身引领着徐峻向着白塔旁的一幢带有哥特风格的大型建筑走去。
  
      那是著名的滑铁卢大厦,原本是作为要塞驻兵的兵营,同时还是存放王室财宝的宝库,因为害怕遭到德军的空袭,大部分珍宝早在开战之后就秘密的转移了出去,其中有一部分早就在法罗群岛海战中被德国海军缴获。剩余下来的那些,也随着内鬼的出卖,大都落入了德国占领军的手中。
  
      丘吉尔此前被关押在治安官塔里,这座塔楼处在内墙的东侧。因为这座塔楼边上就是警卫办公室,一直以来都是用来关押重要罪犯的场所。徐峻当然不可能去关押犯人的牢房里与对方见面,无论是地位还是身份都不能允许他这样屈尊降贵,所以英国人特别在滑铁卢大厦里安排了一间整洁的会客室,他将在那里与那位相互之间早就无比熟悉却从未谋面的宿敌碰头。
  
      站在会客室那扇装饰朴素的红褐色房门前。徐峻感到心情十分复杂,他迫切的想要见见那位在他原本的时空中几乎成为一个时代代表的伟大相,但是也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历史已经彻底的改变,曾经的伟人此刻变成了一个遭到所有人唾弃的阶下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