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三百三十八章格尔哈特的最终历险 下

第三百三十八章格尔哈特的最终历险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重庆黑白两道军警宪特全体出动,满世界的搜索胆大妄为绑架友邦人士的叛匪歹徒。←,.而那位被绑架的友邦人士却正在努力的设法自救,格尔哈特少尉并未对他目前的处境感到绝望,一个德国军人的荣誉感以及经受过的严格训练都促使他绝对不会那么容易的向困境低头。
  
  这群绑架者的身份已经证实是一伙中国的叛军,他们准备带着白根斐夫中尉,投靠那个由日本人扶植起来的“南京国民政府”,而那个所谓的“政府”到目前为止还未获得包括德国政府在内的任何欧洲国家所承认。
  
  格尔哈特知道如果自己能够活得跑回去,将这些事情公布出来的话,那个“南京国民政府”就更别想获得德国政府的认可了,所以这也是对方认为格尔哈特少尉必须被“处理”掉的原因之一,他们不可能留下一个已经获知这起事件真相的关键证人。
  
  不过也就是因为他们认为格尔哈特必死无疑,所以也就毫不顾忌的将事情向空军少尉阐明,或许是一种自卑心理作祟吧,他们想要在少尉面前炫耀一番,并且从少尉的反应里获得一些满足感。但是很显然,格尔哈特的反应让他们失望了,无论是白根还是吴德伟,都没能让这个德国年轻军人露出半点屈服与畏惧的表情来,他们收获的除了愤怒还有让他们感到些许沮丧的蔑视眼神。
  
  最终这些人终于找到了这位骄傲的德国空军飞行员的一个弱点,他的骑士精神促使他不允许看着妇孺在他面前受到伤害。所以当吴德伟一伙表示准备对一同绑来的川地女孩做些什么的时候,这个德国人只得强忍着胸中的愤怒表现出妥协与合作,以此来换取这个女孩暂时的人身安全。
  
  不过,现在格尔哈特已经不用再委曲求全了,他已经确信对方将会在离开之前将自己处决掉,同时还会杀害那个无辜的中国女孩。
  
  看得出这群人并没有多少看押俘虏的经验,门前的看守时不时会离开岗位一会儿,可能是偷偷跑去吃东西或者找地方吸烟,这放在正规军队里是完全不允许出现的。问题是,对方有着非常丰富的捆绑经验,至少格尔哈特少尉是从未见过这种绳索捆法,而且使用的绳索异常牢固,格尔哈特在各种硬物,家具夹角上磨了许久,却只磨掉了一层外皮,以这种速度要想彻底磨断绳子,将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关押他的房间以前应该是个杂物仓库,三面都是原木的板壁,只在其中一面墙上开着一个离地足有四米高的气窗,大概有两本杂志那样大小,上面还装着木制栅栏,像德国空军少尉那种个头,想要从这个小洞里钻出去根本就没有可能。
  
  绑架者在房间的墙壁上挂了一盏煤油灯,灯火还算明亮,便于门外的看守从门缝里观察房间里的情况。是的,那扇房门上有一条很大的裂缝,看上去是用什么刀斧之类的工具劈开的,除此之外房门上还横七竖八的留下了不少利器砍凿的痕迹,不知道这里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
  
  格尔哈特接受过一些逃脱方面的训练,但是此刻他一连思索好几种方案之后,却发现没有一种是可以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使用的。谁会想到会落到一群完全不遵守日内瓦条约的中国叛军的手里啊,他们知不知道这份条约都是一个问题,再说欧洲那边也从没这种五花大绑的花样,最多是用细绳绑住双手和双脚,要不就索性带上手铐脚镣。
  
  虽然折腾了半天,德国空军少尉依旧找不到办法逃脱。但格尔哈特并没有失去希望,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够找到机会,无论如何他都会回到自己的战友身边,他还要继续驾驶战斗机,翱翔在德意志的蓝天。
  
  晚饭时,看守拿来了一块硬面饼和一碗水,格尔哈特根本连碰都没去碰。在他强烈的要求下,看守松开了他身上的绑绳,由两个叛军监视着,来到楼下的厕所解手。
  
  在回到牢房的路上,他再次遭遇到了白根,现在那位日本海军中尉打扮的就像一个中国平民,与格尔哈特擦肩而过的时候,日军中尉还提起礼帽微微致意,德国少尉则对着楼梯啐了一口唾沫表示回礼。
  
  “哼,狂妄的白种人。”白根望着格尔哈特的背影冷笑了一声,提着长衫下摆继续走下楼去。
  
  回到牢房门前,看守给格尔哈特重新上了绑绳,因为五花大绑的实在太复杂,嫌麻烦的看守这次只是简单的截短了一截绳子,反绑住了空军少尉的手腕,随后一把就把他推进了那间房间。
  
  回到房间内,格尔哈特赫然发觉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看对方的穿着他一眼就认出,就是那个和他一起被绑架的中国姑娘。
  
  “你怎么样?他们没有伤害你吧。”格尔哈特走到女孩身边蹲了下来。女孩的衣服还很完整,脸上也没有什么伤痕,除了受了些惊吓之外,看上去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那个日本飞行员的信誉倒还是有一些的,格尔哈特稍稍松了口气。
  
  张瑞凤也被绳索困得结结实实的,嘴里还塞着一块破布。当她看到格尔哈特之后,就如同看到了亲人一般,眼泪如同泉水般往外直涌,她还挣扎扭动着想要坐起身来,因为嘴被堵着说不出话,只能呜呜作声。
  
  “不要怕,有我在这里,放心,我的上级一定在想办法找我,他们一定会把我们就出去的。”格尔哈特也不管对方究竟听不听的懂,用尽可能温和的语气安慰着对方。或许是格尔哈特表现出的沉稳态度,亦或者是听出了德国少尉话语中的信心,川妹子总算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虽然她停止了哭泣,却开始用那双哭红了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德国年轻人。
  
  “格尔哈特,记得吗?格尔哈特。”格尔哈特笑着向着对方挤了挤眼,随后就在女孩身边坐了下来。女孩不能回话,只能眨着眼睛点了点头,表示她还记着这个名字。
  
  她总算是坐起了身来,却因为重心没把稳,一下子向侧面倒了下去,结果正好靠在了格尔哈特的身上。川妹子的脸顿时涨的通红,一天摸爬滚打下来,汗水混杂着军用古龙水,德国飞行员身上那股浓郁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让这位还未出阁的少女顿时就失去了方寸。
  
  格尔哈特也是第一次与一个东方女性靠的如此之近,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初哥,在巴黎与同中队的几个损友也曾经花天酒地过,但是此刻面对这个楚楚可怜的少女时,却让他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绪,就像心脏被什么东西轻轻戳了一下,有一种带着酸涩味道的悸动。
  
  德国空军少尉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就像刚做了一个4g的过载机动,他还从来没有在地面上有这种感觉,德国空军少尉此刻表现的就像个还未毕业的中学生一样,喉咙发干呼吸紧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