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解惑

第四百九十六章 解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峻和他的元帅们在冯.海茵兹伯格家的餐厅里与博士一家共进晚餐,虽然食物很普通,但是元首吃的很开心,在喝了几杯博士家自酿的德国甜烧酒(一种大约五十度左右的小麦蒸馏酒,酿制时会按照各家的秘方加入蜂蜜和香料,比如肉桂、茴香以及各种甜味干果)之后,他甚至还卓有兴致的接连说了几个未来流行的餐桌笑话来活跃气氛。
  
      吃完晚餐之后,几位元帅与元首暂时告别,因为条件有限,这里没有安排他们居住的房间,这几位又不能和士兵一起到室外去住帐篷,只能去附近的军事基地将就一晚。
  
      徐峻带着道根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夸奖和鼓励了几个表现优异的官兵,这些人敬忠职守,理应得到奖励。徐峻不会承认,眼前这些多余出来的工作,完全就是因为自己一个人的任性所造成。
  
      巡视部队一番之后,徐峻来到了冯.海茵兹伯格家的小书房,听说元首要处理公务,历史学者毫不犹豫的让出了这个房间。
  
      “已经全部安排好了,我的元首。”魏尔勒走到徐峻身旁,把一份公文递到了元首手边。
  
      “还没查出谁是幕后主谋?”徐峻翻看着手中的一份文件,随后在签名档上画了个花押。
  
      “从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前后两批刺客并不是一伙的,这场看上去配合完美的刺杀行动纯属是一次巧合。”魏尔勒皱着眉头回答,这个答案让他也有些意外。
  
      “如此说来,墨索里尼真是个倒霉的家伙。”徐峻手托着下巴,翻看起那份报告。
  
      “这一回,你派了谁去罗马?”元首端起了桌上的茶杯。
  
      “于尔根少校,我的元首。”魏尔勒恭敬的回答到。
  
      “于尔根?帝国保安总局的于尔根?”徐峻抬起头来,盯着魏尔勒的双眼问到。
  
      “就是他,我的元首。”魏尔勒微微低下头,闪躲开了元首的视线。
  
      “他确实是个合适的人选,魏尔勒。我早说过人事方面全都由你们筛选,我相信奥丁之眼的判断力,所以不会去干涉你们的决定,你大可不必为此担心。”徐峻喝了一口茶水,把杯子放到了桌面上。
  
      “帝国保安总局里有不少人在此前犯下过严重的过错,身上有不少难以抹去的污点,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具有我们系统中所缺乏的一线工作经验,很多人的业务能力很强,这些是我们现在最需要的。
  
      所以我自作主张保留了其中人际关系比较单纯的一部分人员,比如于尔根,他虽然性格有些古怪,但是非常具有才干,在解决一些让别人感到棘手的问题上,堪称是一个天才。”魏尔勒为他的决定辩解到。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看过上次他的行动报告。我记得当时就说过,我们确实需要这样的人,去完成一些永远都无法暴露在阳光下的工作。”徐峻笑着安慰起魏尔勒。
  
      “是的,您确实这样说过,我的元首。”魏尔勒恭敬的点着头。
  
      “水晶之夜、长刀之夜、合并奥地利,在捷克和波兰的“特别行动,他竟然全都参加了。如果放在四个月前,我必定会把他列入清洗的名单。不过现在我给了他和他的同僚们继续为帝国效命的机会,我是不是变得有些心软了,魏尔勒。”
  
      “不,您一直都很仁慈,我的元首。”参谋长恭敬的欠身低头。
  
      “就这样吧,罗马的事情全都交给于尔根处理,等他完成这项工作,就给他晋升一级军衔。”徐峻低下头,翻过一页文件。
  
      “您依然如此的慷慨,我的元首,我会亲自发电报向于尔根少校转告这个消息。”
  
      “是吗,那就交给你了,魏尔勒。”
  
      “元首,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告退了,还有一些公文需要我去处理。”魏尔勒请示到。
  
      “好的,暂时没有其他问题了,魏尔勒,你去忙你的工作吧。”徐峻没有抬头,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
  
      “再见,我的元首。”魏尔勒退步走到门口,向着徐峻的身影点头致意后转身走出了书房。
  
      “请等一下,将军。”道根在走廊上叫住了魏尔勒,看上去他已经在这边等了很久。
  
      “有什么事情么,上校。”魏尔勒抬手揉了揉眉心,重新戴上了眼镜。
  
      “我有一些问题想要询问您,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道根神色郑重的请求到。
  
      “应该还有些空闲,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了吗?道根上校。”魏尔勒抬腕看了看手表,指针指着晚上九点半。
  
      “我们一边走一边谈吧。”道根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可以,我准备去通讯班那里看一下。”魏尔勒微笑着点了点头。
  
      两个人走出了这栋小楼,来到了农庄的院落里。魏尔勒看出道根确实有些心事,参谋长对此充满了好奇,这位不苟言笑的党卫队军官,很少会表露出这种情感。
  
      “我想问的是,关于墨索里尼的事情。”两个人来到院落一角的磨坊旁,道根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
  
      “原来如此,我想我明白你究竟在苦恼什么了,道根。”魏尔勒拍了拍额头,伸手从道根的烟盒里拿了根烟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