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两百三十四章 追捕 中

第两百三十四章 追捕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值岁末,上海的街头一派寒风萧瑟,法租界引以为傲的梧桐树枝叶凋零,金黄色的枯叶洒落在人行道上,在微风中跳着自编的狐步舞。
  
      一辆率属于工部局万国商团的罗尔斯罗伊斯装甲巡逻车,静静停放在静安寺对面的bubblingwell(沸泉)公墓门前(中国官方称此地为静安公墓,上海市民直接叫它外国坟山。),车顶的开放式枪座上加着一挺维克斯水冷机枪,亚麻布弹带中已经填满了七点七毫米子弹,在冬日的艳阳下显得金光灿灿。
  
      “一包红锡包(rubyqueen红宝石皇后)。”张德贵往烟摊的木盘子里扔了几块铜板,拿了要买的香烟之后,还顺手拿了包火柴。
  
      张德贵拆开香烟的锡纸,利落地抖出了一根烟卷,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接着熟练的在手背上墩实了烟丝,然后把它叼在了嘴上。
  
      “卖的差不多就收摊吧,下半日就不要出来了。”张德贵说着话,把硬木警棍夹在了腋下,拢起手点燃了香烟。
  
      看摊子的是一个瘦弱的女孩,穿着一件蓝碎花布棉袄,看上去最多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这本应该是读书识字充满梦想的年纪,不过在当时那个年代,穷苦人家的孩子常常很早就肩负起了生活的重担,为了糊口与成年人争抢饭碗。
  
      张德贵认识这个女孩,准确的说是认识这个女孩的祖父,这个流动香烟摊子的真正老板。老头为人很老实,从不拖欠每个月的牌照费和巡捕们的月规钱(保护费),还常常让巡捕们赊账买烟,所以附近管片的巡捕对他也挺照顾。这几天老头病了,因为看病需要不少钱,于是让孙女替他出来继续卖烟。巡捕们看在以往老头不错的份上,加上女孩子家家确实挺可怜的,这两天倒是照顾了烟摊不少生意。
  
      女孩没有和张德贵搭话,只是用怯怯的眼神望着这个年轻的巡捕。
  
      “好了,我就当你是知道了。”张德贵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他把警棍在腰间的皮带圈上挂好,顺手把火柴扔回了香烟摊上。
  
      “刚好几点钟格?格米帮赤佬哪能还么来?(说好几点钟的?那帮混蛋怎么还没来。)”看着张德贵走近,依靠在装甲车挡泥板上的同伴大声抱怨到。说话这位的制服臂膀上有三根折线,是工部局华人巡捕里少有的“沙展”(上士)巡长。
  
      以往在工部局巡捕房担任上士巡长的,大都是印度裔锡克族巡捕。欧洲战争爆发之后,有不少公共租界的印度巡捕受到高额薪水和福利的吸引,加入了正在上海侨民圈子里征兵的英军锡克步兵营。因为巡捕房高层普遍不信任日本裔巡捕,于是那些印度巡捕留下的职位缺口,全都用西捕和华人巡捕给填上了。
  
      四零年五月下旬,那个锡克步兵营从上海登船前往欧洲,支援英国本土的抵抗作战,结果运载部队的运输船在南非海岸线附近,遭到了一条德国远洋潜艇的攻击,最终全船上下只有四个荷兰裔船员幸运逃生,剩下的人不是死于溺水,就是丧命于南非当地特产的大白鲨之口。
  
      让人感到荒谬的是,由于这些人是部队临时征募的,人员名单还没有在伦敦的陆军部进行存档登记,而部队携带的人事文件也都随着运输船沉入海底,结果到最后连一份详细可靠的阵亡名单都拿不出来。事后不少印度家庭声称自己的亲属就在那条船上,要求获得英国政府的抚恤,但却拿不出任何官方的书面文件可以作为证据。
  
      老实说这些人里有些确实是阵亡者亲属,但也有不少是想要乘机诈上英国政府一把的,因为政府部门无法对其加以辨识,于是索性就拒绝了所有类似的请求。英国陆军方面只对军队档案里登记过的人员家属发放了阵亡通知书和抚恤金,其余人等一概按照失踪平民来处理,因为这些人参加军队前已经辞职,连英国雇佣的巡捕都不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