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铁血军阀 > 第四百九十九章 欲擒故纵 三

第四百九十九章 欲擒故纵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卢成杰涨红着脸,冲张学良高声说道:“总司令,我们不单单是代表热河学界,还代表着工商界一致请愿,汤玉麟自民国十五年上任热河都统至今,四年间对百姓横征暴敛,苛捐杂费多如牛毛,百姓不堪其苦,民不聊生,更有甚者,他不遵国府禁烟令,在热河各地大肆抢夺良田种植烟土,致使无数农民流离失所,不得已落草为寇……”
  
  “放你娘的狗臭屁!”汤玉麟雷霆大怒道www.кanshuge.la
  
  “卢同学,你可要想清楚了,你控诉的对象是热河省主席,如你刚才话中有一句诬陷,按照法律你是该当死罪的!”
  
  张学良粗暴的打断了卢成杰接下来要说的话,他对眼前学生的勇气感到钦佩,也为他的无知而惋惜,汤玉麟在热河做过什么事,在座的每一位都心中有数,可即便以上的所有恶事都属实,也片刻威胁不到汤玉麟省主席的位置。张学良不忍卢成杰这样的热血学生卷入热肮脏残酷的政治斗争中,他放缓了语气,说道:“刚才的话我只当你是年少无知,被人误导了,汤主席这边也不会追究。退一万步说,汤主席是省府大员,即便他做错了什么,也只有国府的蒋主席有任免权,我这个东北边防军司令不能僭越了啊,请你们回去再好好想一想吧,如果真要请愿,请到南京见蒋主席吧,如不成,我身边这位是张群先生和钱大钧将军,他们是代表蒋主席来视察热河的,有什么意见可以对他们提。”
  
  张学良知道学生们很难被劝说,干脆把张群和钱大钧推到台前,即便再后来发生了什么不可料的事件,也能把自己撇的干净了。
  
  张群和钱大钧心中暗骂张学良狡猾,不得不硬着头皮出来和学生们谈判,好在钱大钧是黄埔教官出身,对于学生运动有所了解,他知道怎样挑动学生的情绪,向有利与自己的一方发展。
  
  “同学们,大家一片赤诚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呢,任免一省主席事关重大,不能说你们请愿,国府就得免去汤主席,即便是到了蒋主席跟前,咱们也得讲证据不是,你们刚才控诉汤主席的数条罪状,可有切实证据?当事人又在哪里?既然是工商界也有参与,为何不见其他人,这未免有些不合适吧。”钱大钧将学生请愿的几处不合理指出来,说的学生们哑口无言,但要是以为他是好心就大错特错了,他是在隐晦的指点学生如何去开展倒汤运动,就看这些学生脑瓜转的够不够快了。
  
  张群瞥了一眼钱大钧,他聪明过人,一眼就看出了钱大钧的心思,暗道这钱慕尹看似面相忠厚老实,可阴起人来一点都不手软,不愧是蒋主席手底下的红人,深谙权谋运用之道。
  
  张学良也听出了钱大钧话里有话,只装作不动声色。
  
  唯有汤玉麟以为钱大钧是给他解围,忙投去感激不尽的眼神,可他却没有料到接下来钱大钧话音一转,接下来说出的一句话让他的心猛地提了起来,充满了不安。
  
  “不过,既然热河学界联名控告汤玉麟主席,为证汤主席清白,也为给同学一个交代,理当启动国府监察程序,在此期间,汤主席不得干涉学界、工商界请愿事宜,暂需将热河军政事务交于他人,以待监察完毕。”钱大钧正色说道。
  
  “什么监察程序,还要我交出军政大权!”汤玉麟惊怒交加,他直觉感到了不妙,一旦把热河军政事务交出去,他这个省主席还有什么用。
  
  钱大钧笑吟吟的解释道:“汤主席有所不知,监察程序是监察院接到弹劾案后启动的必要纠举和审计,这是孙总理创立的五权分立政体,是我国府的执政根本。”
  
  汤玉麟听钱大钧搬出了孙中山,又把话说的冠冕堂皇,只得把到了嘴边的骂娘话憋住,忍着怒气道:“钱将军,我汤玉麟是个粗人,不懂什么五权分立,但你要因为这些学生的胡言乱语解我的职,我决不答应。”
  
  钱大钧忙道:“汤主席息怒,我只是提个建议罢了,我相信汤主席绝对是被人诽谤诬蔑。”
  
  汤玉麟哼了一声,目光阴冷的看向几位学生,脸上横肉跳了一下,冷笑道:“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们只管去查好了,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要是查不出什么东西,老子是要治你们的罪的。”他在热河好歹经营了两年,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人手,根本不怕学生们能找到什么证据,即便有证据他也能把证据销毁掉。
  
  几位学生脸色变了变,卢成杰毫不畏惧的站出来,梗着脖子大声说道:“汤主席,你是公仆,不是老子!”
  
  汤玉麟怒火一下子冒了出来,他实在不能忍受一个学生屡次三番的冒犯自己,顿时阴着脸指着卢成杰的鼻子说道:“放屁,老子是热河省主席,搁以前就是父母官,怎么当不得你一声老子,当你老子的老子也够了!”
  
  卢成杰涨红着脸道:“父母官是封建官僚那一套,现在是民国了,孙中山先生说过,官厅为治事之机关,职员乃人民之公仆,平等自由原是国民的权利,但官吏却是国民公仆!”
  
  汤玉麟最厌烦人们动不动就说孙先生云云,他不是没有见过孙中山,以往都蔑称孙大炮,从没觉得他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眼下听了卢成杰的话,更是嗤之以鼻,瞪大眼珠子喝道:“不管公仆还是老子,老子懒得和你说话,你可以出去了。”
  
  “哎!汤主席,莫要吓坏了学生。”张群忙打了个圆场,心里却道汤玉麟脾性也太暴躁了,堂堂省主席和学生一般见识,实在是气量小了些,惹人嘲笑。
  
  一直老僧坐定不说话的张学良这时候开口了,说道:“汤主席,这位卢同学说的不错,现在不是北洋那阵了,国府的官员就该叫公仆,我觉着公仆好,正应了孙中山先生说过的民主民权之言。”
  
  汤玉麟在众人面前还是给张学良面子的,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便给副官示意让把这些碍眼的学生赶走。副官上前道:“同学们请回吧,这里还有要事要商议。”
  
  等学生走后,汤玉麟气急败坏地拍着桌子叫嚷道:“诸位都看到了,这些学生太猖獗了,哪里还像读书人,简直就是暴徒,污蔑省主席,真是岂有此理,总司令你一定要明察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