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悠然田居 > 第一百三十章 炖鸭子

第一百三十章 炖鸭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天一早,马氏她们就离开了,开春就要开始种地了,说起来董家大房并没有打算在碑廓镇太长的时间。
  
      今天也是霍吉文回门的一日,一大早也带着礼物和董书博回去了,岚山县离着碑廓镇并不算是近,他们两个人又要在日落之前赶回来,说起来并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
  
      董书博的婚事到现在也就算是结束了,秦氏林氏她们也算是可以休息了,今天早上婧娘想着秦氏不会起来的太早,想了一下,就干脆没有去秦氏那里,在自己的房间吃过饭之后就开始绣屏风了。
  
      过了一会儿,却是听到外面有些动静,婧娘停下里了手中的针,对一旁正在分线的画春说道:“你去看看,外面是怎么了?”
  
      画春出去了很快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说道:“姑娘,没有什么事情,是前院似乎是有客人来,厨房那里忙活的呢!”
  
      前院的客人,就是来找自己的爹爹了,婧娘想起来今天自己的爹爹似乎是没有去绣针书院,也就明白过来了。
  
      这些,和她的关系并不是很大,婧娘知道了之后也就不再理会,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
  
      说完之后就又开始了绣花。
  
      婧娘一边绣花,一边想着现在的形势,据说四月份的时候码头上面的船就要开始出海了,现在码头那里一定很是忙活,要不然李大人也就不会前天不过参加自己二哥成亲的仪式了,只是送过来的一份礼。
  
      那么,现在就应该是很是重要的时候了,只是,周大人不是已经算是没有用了吗?为什么他们还是一点不敢放松警惕呢?
  
      上一世码头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婧娘并不是很清楚,那个时候她正是最无助的时候,虽然去了京城进宫成为宫女,后来又被分配到了端王府,可是,自己只不过是在绣房,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自己真的开始接触这些外面的事情的时候是宁娘去世之后,那个时候自己成为了端王妃身边的大宫女,就算是不用刻意的打听事情也是能够知道的。
  
      那个时候,岚山县的码头已经很有有规模了端王后来夺嫡需要的钱财基本上都是靠着这个码头。
  
      岚山县的码头每年会有有多少银子进入到端王的腰包呢?婧娘不知道,但是婧娘却是知道端王妃屋子里面摆放了许多西洋的东西,端王妃经常用的怀表是西洋的,屋子里面还有一个很大的自鸣钟,没到整点的时候会从里面探出来一个美人儿报时,婧娘知道这样的一个自鸣钟在西洋用一匹杭绸就能够换一个,但是在京城珍宝阁里面却是要八千两银子一个,八千两银子能够买上一百匹上好的杭绸。
  
      所以出海真的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婧娘突然想起来了京城的珍宝阁似乎就是端王的产业,那里面买的西洋的东西名头最是多,很多贵妇都是愿意过去买的。这一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后来端王登基之后珍宝阁也就关门了。
  
      而且,端王登基之后将海运的事情牢牢的把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以至于国库很是富裕,甚至就连西洋的武器都学过来了。
  
      其实,端王真的算是一个好皇帝,虽然不容易信任人,就连枕边人都是防备着,但是不可否认的说,端王登基之后,大夏国越来越好,婧娘记得有一年陕西遭遇旱涝灾害,国库能够直接播出来五百万两银子赈灾,就是这样和高丽打仗银子依旧是绰绰有余。
  
      所以,就是说无论码头出现什么事情,到最后依旧是掌握在端王手中了,婧娘知道了这些就不担心了。
  
      重活一世,婧娘自然是想着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婧娘不愿意让端王不再成为皇帝,无论如何,现在自己的爹爹、哥哥们还有萧煜都是在站在端王这一条船上的,婧娘怎么都不会希望有一天船翻了。
  
      当然这些事情婧娘也不过是在心中想一想,很多时候事情都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婧娘不会相信端王能够完完全全的掌握码头是一件很是简单的事情。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已经是到了中午了,画春过来问道:“姑娘,是要在自己的院子里面吃午饭吗?”
  
      婧娘就问道:“娘亲可是要一个人吃午饭?”
  
      画春已经是打听清楚了,听到婧娘问,立刻说道:“不是的,今天前院有客人,老爷陪着客人用膳,大奶奶则是陪着夫人的,说是炖了一只鸭子。”
  
      婧娘就笑着说道:“我们也过去吃鸭子吧!”
  
      听着这话,画春立刻找了一个小袄给婧娘穿上,然后跟着婧娘去了秦氏那里。
  
      婧娘过去的时候炖鸭子和几样小菜刚刚摆上去,看着婧娘过来了,秦氏就笑着说道:“你过来的巧,我们都还没有开始动筷子呢!”
  
      婧娘就笑着说道:“我可是掐着时候过来的呢!”
  
      婧娘做了下来,丫鬟立刻在婧娘面前摆上了碗筷。
  
      婧娘夹了一块鸭肉放在面前的碟子里面,小小的吃了一口,只觉得香气立刻就充满了口中,鸭子的腥味完全被淡淡的姜味给掩盖住了,吃着刚刚好。
  
      这种做法应该是她教的,处理好的鸭子剁成小块,放在一个铁盆里面加上葱姜蒜还有黄酒,不用放水,放在蒸笼里面蒸制而成,蒸制的过程中,鸭肉里面的油会慢慢的溢出来,这样也就将鸭肉中的香气释放出来了。
  
      看着婧娘很是满足的样子,秦氏笑着说道:“吃着味道怎么样?”
  
      “肉很是酥烂,炖的时候刚刚好,一看就是孙婶子的手艺。”婧娘笑着说道,夹了一块放在秦氏碗里,又给林氏夹了一块,笑着说道:“嫂子也吃。”
  
      林氏道谢,说道:“若是喜欢吃的话这还不容易,家里面还有三只鸭子呢!”
  
      秦氏就问道:“前院里面可是送去了炖鸭子?”
  
      林氏说道:“送过去了,今儿做了两只,成亲的时候让送过来了四十只鸭子,五十只鸡,鸡倒是都吃完了,但是还有五只鸭子,厨房那里的人说这鸭子若是放的久了又不让它下水的话很容易就养瘦了,所以还是要快点吃完才是。”
  
      秦氏想了一下说道:“这几天总是吃着大鱼大肉反而也是不像吃肉了,剩下的鸭子就做成盐水鸭,拿东西能够保持很长的时间,不用担心了。”
  
      “行,媳妇吃过饭就和厨房那里说一声。”林氏笑着说道。
  
      董家吃放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一家人一边吃饭一边说话更是觉得好。
  
      吃过午饭之后婧娘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那一幅屏风还是呀好好的绣完,之后自己还是要做一些绣活,所以时间并不算是充裕了。
  
      前院,今天董举人见的是谁别人并不清楚,但是董举人出来之后却是一脸凝重。
  
      又过了几天,秦氏听到了一个消息,村长的女儿红绸定下来了亲事,也不能够算是亲事,就是红绸居然给周玉勤做妾了。
  
      这一件事情秦氏实在是不能够明白,村长家里面并不算是不富裕,怎么会眼皮子这样浅呢?居然想着要自己的女儿去做妾。
  
      秦氏和林氏说起来了这个问题:“周家最终会是什么样子我们都是知道的,但是毕竟现在周家还没有这样,我们若是去说了到底是有些不好,但是若是不说的话白白的耽误了一个姑娘。”
  
      虽然红绸曾经针对过婧娘,秦氏也并不算是喜欢红绸,但是也是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红绸怎么样了。
  
      林氏想了一下,就说道:“这件事情你就算是提醒了,恐怕是他们还是会愿意的,听说村长的小儿子进了安东卫,是周家安排的。”
  
      虽然说周家最终的下场他们都是心知肚明,但是也有一句话叫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现在周家还没有死,周大人现在还是副千户,安排一个人进入安东卫还不算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秦氏想了一下,不仅叹了一口气,村长一家虽然是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到底也是不甘心的,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家做大,若是去说了反而是会让他们有什么想法吧!
  
      秦氏说道:“这件事情就先这样吧!”
  
      霍吉文也是在这里,她并不知道自己家河村长家里面之间的事情,更是不知道红绸针对婧娘的事情,但是她却是知道如今周家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霍吉文说道:“要是村长家里面和周家牵扯到了,是不是会有些不好。”
  
      这话并不好直接说出来,她虽然很快的就适应了这个家,但是有些话还是不好过于直白了。
  
      霍吉文稍稍一说,一旁的婧娘就是明白了霍吉文的意思,可不是,村长不仅仅是一村之长,还是董家的族长,若是牵扯到了周家,对于自己的爹爹和哥哥们都是会有影响的吧!要是周家利用村长一家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就算是自己的爹爹不想出手也是不得不出手的。
  
      要是村长不想放弃这一门亲事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换一个人来当村长和族长的,村长这些年虽然有些私心,但是却是真的没有影响到董家村的,要是让他不当村长实在是说不通了。
  
      林氏和秦氏也是明白了其中的原委,秦氏微微一顿,说道:“这可是一件麻烦的事情,这件事情等着男人们回来的时候还是说一说吧!”
  
      婧娘想起来了红绸,那样一个姑娘,虽然她并不喜欢红绸的趾高气扬,还有对自己的不客气,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红绸是个骄傲的姑娘,这样的一个姑娘,会愿意给别人当妾吗?婧娘想红绸一定是不愿意的吧!可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她不愿意就能够不成的。
  
      上一世红绸是什么样的结局呢?婧娘想不起来了,或者是说婧娘参加了小选之后就再也没有了红绸的消息,红绸最终怎么样了,自然也就不知道了。甚至,连周家最终什么样子她也不知道。
  
      不用秦氏来说,董举人就已经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了!
  
      “真是胡闹,那董家全就真的是一点见识都没有了吗?周家现在是什么样子?岚山县但凡是知道一些消息的就是躲都躲不及,他偏偏还要靠上去难不成是显自己的好日子过的过于舒坦了吗?”董举人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很是神奇,所以说话的时候很是不客气。
  
      董家全就是村长的名字。
  
      屋子里面只有董书凯、董书博和萧煜,这样的话倒是没有什么。
  
      董书凯反而很是镇定,说道:“想必他是不会放弃的,所以,我想村长族长也是要换一个人挡当一当了。”
  
      是这个道理,要不然若是以后连累了整个董家就不合适了。
  
      董书博就说道:“周海涛罢官的旨意什么时候回来?”
  
      萧煜想了一笑,说道:“因为安东卫码头的事情,现在副千户这个职位就变得很是重要了,朝廷上下一致争执不下,所以周海涛应该还是会有一段时间。”
  
      “夜长梦多啊!就是怕会有什么不测。”董举人有些无奈的说道,“无论怎么说,那董家全虽然是有些小心思,但是这些年董家村在他的手上还是很不错的,若是无缘无故的撤下来恐怕是村子里面的很多人都是会有想法的,而且族长的人选也不好确定。”
  
      董书凯心中一动,说道:“族长这个人还是很容易定下来的,以后我呢进入朝廷之后,所面对的纷争只会更加多,董家村算是我们的根,这个根一定不能够烂了,所以最好的人选还是大伯。”
  
      的确,无论什么时候,董家河都是会坚定不移的站在董举人身后的,也只有董家河当上族长和村长之后他们才能够对董家村放心。
  
      董举人沉默不语,董书凯说的事情他怎么回不明白呢?但是这件事情怎么能够名正言顺的进行下去呢?
  
      董书博就说道:“若是阳谋不行,我们就来阴谋就是了。”这些日子以来他真的是进步了很多,所以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
  
      这样,倒是也不是不行,董举人和董书凯对视了一眼,有时候有些事情还真的不用光明正大的来,若是能够抱董家全拉下来了族长的位置,把董家河推上去就是一件很是容易的事情了,毕竟,董举人在董家村的威信绝对是要比董家全高上许多。
  
      董举人想着上一次扩建宅子的事情董书博就做的很好,但是还是缺乏锻炼,就说道:“这件事情还是交给你,我要看看你能够做到什么程度,这件事情说起来难也难,里面还是有很多事情是需要你去注意的。”
  
      董书博却是蠢蠢欲动,说道:“好的,爹,我一定会好好计划的。”
  
      他自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难度的,把董家全拖下来村长的位置要在红绸已经是成为了周玉勤的妾室之后才能够做,要不然,恐怕是周家会反水,选择了村中另外一个女儿就不好办了,同时这件事情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还真的不是一件很是容易的事情,但是董书博啊却是满脸的跃跃欲试。
  
      之后,董举人就问萧煜:“徐文旭那里还没有什么动静吗?”
  
      刚才说的毕竟是董家村的事情,这种事情萧煜还真的是不好插手,所以在一旁并没有说什么,现在却是说道正事上面了,萧煜自然不会再什么都不说了。
  
      萧煜说道:“这些天来,徐文旭又见了周玉勤一面,具体说来什么不知道,但是在他们两个人见面不就,就有一个媒人去了董家全家里面,目的是什么,你们都知道了吧!”
  
      目的自然就是来提亲让红绸去给周玉勤做妾,条件则是董家全的小儿子董书迎进入到了安东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