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悠然田居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蜜汁云腿

第一百三十二章 蜜汁云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原本婧娘以为乌篷船应该很是简陋的,但是到了之后,才发现,那乌篷船是新做的,上面刷了桐油,船舱那里有着轻纱,坐在里面并不遮挡视线。
  
      萧煜显然是一个很是细心的人,座子上面都是有着软垫,坐在上面隔绝了木头所带来的凉意,很是舒服。
  
      萧煜坐在婧娘旁边,对乘船的妇人点了一下头,那船就慢慢的动了起来,显然,萧煜是实现吩咐好了,船并没有去河中央,而是沿着河岸慢慢的走着,这样婧娘就能够看得清楚周围的景色了。
  
      婧娘伸出手来折了一根杨柳枝放在手中把玩,笑着对萧煜说道:“今儿天气也好。”
  
      可不是天气好,阳光铺洒在河面上,伴随着河水慢悠悠的流动,带出来了一片波光粼粼,单单只是这样的风景就已经是能够让人心情愉悦了,更别说那河畔那浓郁的春色,还有,身旁的这个人。
  
      婧娘悄悄的看了一眼萧煜,这个人天生似乎就是能够驾驭的好深色的衣裳,那石青、藏蓝、玄色的衣裳穿在他的身上不止是不会让他显得年老,而且似乎更是能够衬托出来他的丰神俊朗,温和沉稳。
  
      婧娘慢慢的红了脸,自己怎么会想这些呢?
  
      萧煜挑挑眉头,说道:“看我什么?”
  
      他自然是发现身旁的小人儿打量了他许久,也是发现小人儿脸上并没有什么失望,有的只是害羞和喜悦之后让他的心彻底的快乐起来了,就算是明明知道小人儿现在是放不开的,却也是将自己心中的疑问问出来了。
  
      婧娘不禁愣住了,这个人怎么能够这样,明明看出来了她的不自在,居然还会问自己!
  
      看着小人儿有些惊讶的样子,萧煜的心情慢慢的飞扬起来了,他靠近了婧娘,说道:“告诉我,在看什么?”
  
      呼吸之间所带来了气息喷洒在了婧娘的脖子上面,慢慢的把婧娘的脖子然后醴艳的样子,萧煜觉得自己的呼吸似乎是变的艰难起来,身体的某个地方也是活跃了起来,不仅暗暗后悔自己似乎是有些孟浪的,而且也是高估了自己在小人儿面前的自制力。
  
      萧煜不动声色的满满的远离婧娘,然后悄悄的调整呼吸,一点一点的压制住自己身体内的燥热,他没有想到小人儿对于他的影响力居然这样大,但是在仔细想一想,就算是引火烧人,弄得自己难受无比也是甘之如饴的。
  
      唯一觉得有些不自在的地方就是自己这样的孟浪实在是唐突了这个一举一动无时无刻在他眼中都是那样美好的小人儿。
  
      婧娘并不知道萧煜心中的想法,她想了想,最终还是说道:“在想,你为什么只是穿深色的衣裳?”
  
      萧煜不禁一愣,怎么都没有想到婧娘居然是在想这个问题,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裳深灰色的罗袍,再想一想自己衣橱里面的衣裳,似乎真的都是深色的。
  
      萧煜认真的说道:“大概是因为深色的衣裳就是染上了灰尘也不容易看到吧!”
  
      婧娘抿嘴一笑,居然是这个原因,好像自己的二哥也是这样,成亲之前都是深色的衣裳,可是,成亲之后二嫂却是会为二哥准备一下浅色的衣裳,就是月白色的都有,今天二哥穿的就是宝蓝色的衣裳。
  
      嗯,自己以后也会为萧煜准备浅色的衣裳吧!虽然很容易弄脏,但是只要经常洗就可以了吧!只是,他穿浅色的衣裳会不会好看嗯?
  
      这个男人真的是长了一副好相貌,不是那种秀丽婉约,温文尔雅的相貌,而且含蓄中带着一些豪放,温文只能够带着一些英气的相貌,在这个时代说实话女子更是喜欢书生那样的文质彬彬,可是婧娘却是觉得萧煜这个样子最好,所以,他肯定是穿什么样的衣裳都好看的。
  
      看着婧娘好一会儿没有回应,萧煜就说道:“怎么了,可是我这样不好看。”
  
      “不,很好。”婧娘急忙摇摇头,耳尖都有些泛红,“很好看,怎么都好看。”
  
      一瞬间,萧煜觉得周围的景色更美了,萧煜指了指桌子上面的四碟子点心,说道:“这些都是徐记的点心,我没有买多,过会儿我们到了沿河的小食店再去看看别的。”
  
      徐记是岚山县的一个点心铺子,里面的红豆糕、玫瑰方糕、芸豆糕还有豌豆黄都是做的不错,其中豌豆黄和京城的做法不一样,徐记的豌豆黄是咸口的,可以蘸着芝麻碎来吃。
  
      萧煜选择的就是徐记最为擅长的四样点心,桌子面上还有一壶茉莉花茶,婧娘闻着茉莉香味里面带着一些甜味,就知道里面是加了蜂蜜的。
  
      婧娘用叉子插了一小块豌豆黄慢慢的吃了,笑着说道:“我这是第二次吃他们家的豌豆黄,比起来甜味的其实这种更不容易腻人。”
  
      婧娘吃东西的样子很是秀气,看着赏心悦目,所以一向不怎么吃糕点的萧煜也是学着婧娘拿出来了叉子插了一块豌豆黄吃了。
  
      吃完之后,萧煜问婧娘:“你喜欢吃咸的?”这样的话以前给她送过去的各种甜的东西是不是有些送错了。
  
      婧娘想了一下,说道:“也不算是,应该是只要是味道不错,我都会喜欢吃。”
  
      这个味道不错又是指的是什么呢?萧煜觉得自己实在是不好想象。
  
      很快,就到了小食店那里了,小食店靠着河建立,每天这里都是最为热闹的地方。
  
      萧煜看向婧娘,说道:“你喜欢吃什么?我们去买。”
  
      本来婧娘是没有觉得怎么饿的,但是闻着各种香味还是觉得好不容易来了一次,要是不吃一点东西的话,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自己虽然一直住在碑廓镇,但是外面这种小食店里面的东西却是很少吃的,婧娘想了一下,还是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才是最好吃的。
  
      婧娘说道:“我也知道什么好吃,你来定吧!”
  
      萧煜点头:“好。”
  
      转过身来,萧煜对船娘说道:“去王老实那里。”
  
      船娘显然也是一个爱说话的性子,听着萧煜这样说,立刻笑道:“好咧,他们家的蜜汁云腿可算是一绝。”
  
      萧煜买了一包给了婧娘,说道:“他们家的蜜汁云腿用的蜜汁是槐花蜜,和桂花蜜的味道不一样,你尝尝。”
  
      王老实家里面的蜜汁云腿婧娘是听说过的,算是碑廓镇的一绝,就是岚山县的大户人家也是会让家里面的下人去买的。
  
      婧娘吃了一块,点点头,眼睛满足的眯成了一个月牙儿,说道:“嗯,很好吃。”
  
      “慢点吃,还有还多好吃的呢!”萧煜笑着说道。
  
      沿河的各种小食店几乎是让婧娘看花了眼,他们两个人自然是不能够吧这里所有的小食都吃过一遍的,萧煜一共给婧娘买了七八样小食,婧娘每样不过是吃了一两口,很快也是觉得饱了。
  
      这个时候,夕阳西下,无论怎么样,还是要送婧娘回到家里面了,萧煜只觉得时间怎么过来这样快。
  
      萧煜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婧娘一愣,才发现天色已经是不早了,若是再晚一点的话恐怕是娘亲他们就要担心了。
  
      婧娘说道:“好。”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生出来了一种不舍的情绪。
  
      回来的路上,婧娘小声的说道:“今天我很开心,谢谢你。”
  
      萧煜嘴角荡漾开了笑容,说道:“我也是,很开心,明年这个时候你就及笄了。”
  
      “嗯。”婧娘羞红了脸,明年自己就要嫁给萧煜了。
  
      萧煜妥帖的把婧娘送回家的时候,转身就去了绣针书院那里。
  
      婧娘带了一些小食店里面的小食回来了,当然,付钱的是萧煜。
  
      回来了之后就先去了秦氏那里。
  
      秦氏看着婧娘,笑着说道:“玩得可好?”对于萧煜秦氏是放心的,对于自己的女儿秦氏更是放心。
  
      所以在萧煜过来光明正大的说出来的自己的请求之后,秦氏很快就答应了,她相信这两个人不会乱来。
  
      而且,谁没有年轻的时候呢?就是自己在没有出嫁的时候丈夫还带着自己踏青过呢!秦氏想着让自己的女儿不要在这种小事上面由着什么遗憾。
  
      “嗯。”婧娘脸变热,却是强装镇定的说道。
  
      “我带来了一些小食,觉得不错,娘亲和嫂嫂们也尝尝。”婧娘急忙转移话题,就怕秦氏问自己和萧煜相处的细节。
  
      只是秦氏又怎么会看着自己的女儿不好意思呢!所以从善如流的转移了话题,对林氏和霍吉文说道:“绣针河畔的小食我们倒是不经常吃到,今儿也好好尝尝。”
  
      林氏和霍吉文自然也是不会故意挑事,都到了桌子那里,一旁眼明手快的丫鬟立刻将婧娘带来的小食摆好。
  
      婧娘一共带来了四样,有蜜汁云腿,也有青团,还有凉拌海蛎子肉和驴肉火烧。
  
      霍吉文吃了一口驴肉火烧,心中却是羡慕婧娘的,她现在和董书博的感情很好,越是这样,就越是想到了当初和董书博之间的相处实在是有些少了。
  
      那个时候她在霍家只是一个庶女,虽然嫡母并不是那种很是计较的人,但是自己的父亲最为喜欢的女儿确实自己的三姐,自己自然是不敢提出来婚前去和董书博见面的。
  
      但是这种遗憾很快就没有了,他们两个人,以后会有很多的相处时间呢!
  
      萧煜此时却并不像是婧娘这样好过,尽管秦氏因为知道了董举人的别扭,让人去和董举人说了今天萧煜和婧娘泛舟的事情,而且董举人也是理解,这样的事情当初他做过,自己的儿子董书凯也是做过。
  
      但是轮到自己的女儿的时候,董举人心中着实别扭,自己养了十几年的乖女儿以后就要成为了别人家的媳妇,董举人怎么都是舍不得的。
  
      董举人更是舍不得的就是给婧娘脸色看,所以这所有的事情自然就是怪罪在了萧煜身上了。
  
      所以等着萧煜过来的时候看着董举人和董书凯脸上明显的“你别招惹我,我现在很生气”的表情的时候,萧煜稍稍一想,就知道这件事情董举人和董书凯已经是知道了。
  
      虽然是这样,萧煜也并没有觉得怎么惊慌,说实话这种事情在自己和婧娘定下来亲事之后他经历的太多了,已经习惯了。
  
      看着萧煜脸上虽然是恭敬,却是没有说话的意思,董举人立刻拉着脸说道:“你还知道回来!这么晚了,你就不怕冻着她!”
  
      现在可是已经是四月了,正是春暖的时候,他又在船上面准备好了斗篷,又怎么会冻着婧娘呢?
  
      但是萧煜知道这不过是董举人故意找茬而已,所以,萧煜从善如流的接下来了,说道:“是小侄思虑不周,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董举人有些跳脚,这个人居然还想着下次:“还有下次?没门!”
  
      萧煜不再说话,自然是会下一次的,他们两个人会携手走过一生,他怎么舍得只是把她关在内宅里面呢?他想让她能够跟着她一起走过许多风景,一起看许多事情。
  
      董书凯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自己的父亲在妹妹这件事情上无论如何都是别扭的,也是的,都怪萧煜,他如果不带着妹妹出去不就好了。这个人怎么能够这样孟浪!
  
      董书凯,难道你忘了你和你的阿兰出去的时候了吗?而且你在你妹妹和萧煜的婚事上面也是别扭的啊!
  
      董书凯现在显然已经是忘了这些,或者是强制压下来自己心中的别扭,说道:“父亲,别忘了正事。”
  
      董举人只是心中别扭而已,但是对于萧煜带着婧娘出游的事情并没有多了怪罪,以后两个人总要在一起相处一辈子的,还是提前知道一些对方的喜好才好,这样以后自己的女儿和萧煜一起生活的时候萧煜才能够让自己的女儿更加舒服吗!
  
      听着董书凯这样说,萧煜就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心中最为感激的却是自己的岳母,一定是她先让人过来说项了。
  
      说起来正事,董举人收起来了脸上的别扭,说道:“京城那里传过来的消息,英王纳了一个妾室。”
  
      萧煜就说道:“可是这个妾室有什么名头?”
  
      “明面上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名头的,家里面的情况也是一般,父亲只是山西省的通判而已,但是这个妾室的哥哥有一个妾室家里面做的却是盐运生意。”董书凯说道。
  
      萧煜立刻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说道:“英王可是缺钱?但是插手盐运是不是有些不妥,皇上那里可是不容易交代。”
  
      每年盐运上面赚的钱算是国库里面的大头,盐运上面的官员绝对是皇上的心腹之人,就是秦王都是不敢轻易插手,怎么英王会插手呢?
  
      盐商一般也是从官府那里得到盐引子,然后开始贩卖盐只是有一个盐引子就已经是能够家财万贯了。
  
      董举人就说道:“并不是插手盐运,他还没有这样大的胆子,但是没有银子确实是他目前的困境。”
  
      萧煜很快就明白过来了,说道:“可是,安东卫副千户的人定下来了?”
  
      董举人很是暂时萧煜的敏锐,说道:“的确是定下来了,是严宽。”
  
      严宽,是御前行走,说起来不过只是一个六品的官,但是能够在皇上面前的人又怎么会不是皇上信任的人呢?他们之前在猜测的时候就有严宽这个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