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悠然田居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方便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方便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年秋闱的日子定在了九月十六,很快也就到了董书凯去参加考试的时候了。
  
      考试的地方是在日照府,董书凯是准备提前两天过去的,但是客栈却是早就已经订好了。
  
      那一天日照府下面的各个县的秀才都是会去参加秋闱的,说起来订客栈真的是一件很是麻烦的事情,所以自然是要提前就弄好的。
  
      婧娘这些天基本上就是字厨房里面研究吃的,整整九天的考试,这期间不能够出来,在里面,吃饭真的就是一个大问题了。
  
      婧娘知道董书凯并不会做饭,所以还是要做上一些不容易坏的东西让董书凯在里面吃。
  
      这件事情林氏也是很感兴趣,基本上每天都是会和婧娘一起在大厨房里面。
  
      婧娘今天想要尝试的东西叫做方便面,是宁娘给她的笔记里面的,其实在开始给董书凯准备吃的东西的时候婧娘就是想起来了那方便面,这种东西吃的时候只要用热水泡开就好了,说起来很是方便,而且还可以随意调味,婧娘想着家里面晒干的那些蔬菜可是弄成碎片装在荷包里面,每一次泡方便面的时候放进去一把蔬菜味道就应该可以。
  
      婧娘将想法和林氏说了,林氏也是觉得不错,于是两个人就在厨房里面折腾起来了。
  
      宁娘是详细的说了方便面的做法了,其实并不是很难,只是和好了面然后切成面条的样子,要比寻常的面条细上很多,然后就放在清水里面煮熟了,把面条捞出来等着温度降了下来之后晾干,然后把面条弄成一团团的油炸出来,油炸的时候不用放上很多的油,而是是放在平锅里面进行的。
  
      这样做出来方便面能够保存很长时间,婧娘当时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这很是适合出门的人带着。
  
      虽然是有宁娘提供的方法,但是婧娘还是怕不成的,就只是做了一点看看,却是没有想到第二天看着做的真的是不错,用热水一冲泡再加上一点调料就是可以吃了,很是方便。
  
      这样就算是成了,林氏就吩咐厨娘多做一些,婧娘则是捉摸着如何嚷着方便面的味道更好。
  
      婧娘和林氏说道:“我想着这面放在清水里面煮自然是没有什么味道的,但是若是在大骨汤里面或者是鸡汤里面煮出来的总归是要比清水里面的有些味道。”
  
      林氏眼睛一亮,点点头说道:“可不就是真的道理,小姑你可真是聪明。”又急忙吩咐了丫鬟们煮大骨汤和鸡汤。
  
      这次以的秋闱可谓是非常重要,虽然说所有的人都是认可自己的丈夫一定是能够考中举人的,但是她却是知道自己的丈夫在这些人的期待下压力是多么的大,每天林氏看着自己的丈夫读书到深夜,心中自然是心疼的。
  
      然而,她能够做的事情真的是不多,也不错就是在穿衣和吃食上面多多照顾一些罢了,听着婧娘要给自己的丈夫准备一些赶考的时候的吃食,林氏想也不想的就跟着一起做了,说白了她也是想要多为自己的丈夫做一些事情的,似乎是做的多的就会觉得心里面有谱了。
  
      婧娘想着自己的大哥真的是牢牢地遵循着“君子远庖厨”这一句话,恐怕是在调料方面也是不会做的,就干脆又把各种调料混在一起,分成一小包一小包的,这样吃的时候只要撕开一包放进去就好了,也算是方便了许多。
  
      家里面因为董书凯的赶考变得异常的忙乱,这样的折腾在董书凯去日照府的时候告一段落了。
  
      林氏原本是想陪着董书凯一起去日照府的,但是却是被董书凯笑着拒绝了,毕竟现在林氏管着家,哪里能够一下子就出门十多天呢?
  
      所以那一天走的时候董书凯不过只是带着一个常随,家里面的人把东西都准备好了给董书凯带着去了,心中仍然是有些担心,生怕董书凯在外面一个人收了委屈。
  
      最终还是董举人看不下去了,说道:“他一个大男人家,若是连这些苦头都受不住以后还谈何去了京城又该如何?你们这样婆婆妈妈的反而是损了他的志气。”
  
      这样的道理谁都懂,但是担忧又哪里是能够控制住的?
  
      婧娘就说道:“娘亲,大嫂,可不是这样,你们若是把担心都表现出来了,大哥岂不是还要分神?”
  
      这句话倒是让几个人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心中想着可不是这样?
  
      总而言之,董书凯离开的时候秦氏和林氏脸上再也没有了不舍和担心。
  
      就是这样,董书凯离开了婧娘还是发现林氏有些魂不守舍的,秦氏也是如此,每天早晚都会给供奉在屋子里面的菩萨上一炷香。
  
      这一天,家里面的女人还是在秦氏的屋子里面说话,正好四个人就干脆打起来了叶子牌,也不论输赢,就是消磨时间。
  
      婧娘这些天因为秦氏每天都是担忧无比没有再怎么绣四季屏风,而是每天早上就来到了秦氏的屋子这里陪着秦氏说话。
  
      秦氏看着女儿这样乖巧,一想到明年这个时候女儿差不多已经是要嫁出去了,心中多了一些不舍,也是愧疚到了现在了还没有怎么教女儿一些事情。
  
      秦氏就说道:“阿兰,这几天你处理家事的时候就带着婧娘吧!也是大了,应该学一学这些了。”
  
      林氏一愣,暗自责怪自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原本那几天她还想着呢!但是因为担忧自己丈夫的赶考什么事情都是不管不顾了,这样可是不行,自己的丈夫可是要成大事的人,以后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会有多少,自己要是一直这样不能够从容面对,可不就是乱了。
  
      因为秦氏偶尔提的一句话,林氏总算是明白过来了,立刻说道:“好,从明天小姑就也到我处理事情的花厅那里吧!下午的时候我就把各种张本子给小姑送过去,小姑也好好看看。从里面能够学到不少东西呢!”
  
      婧娘知道这是为了自己好,站起来郑重的给林氏一个福礼,笑着说道:“那就麻烦嫂子了。”
  
      出嫁之后自己总归是要打理家务的,这些事情婧娘上一世并没有经历过,上一世管理皇后的账本的人并不是她,所以婧娘对着这些也不是很熟悉,说起来是真的要认真的学上一学的。
  
      林氏笑着说道:“也是我年轻经不住事情,这些天因为夫君赶考的事情大惊小怪的反而是把什么事情都忘记了,这些事情原本应该早就开始了的。要是以后还是这样的话可不是羞死了。”
  
      霍吉文吃了一块糕点,说道:“大嫂何必说这样的话,这毕竟是大事,放在谁身上第一次经历都不会很是淡定的。”
  
      秦氏也是说道:“可不是,我都是慌了,更何况是你呢!”
  
      “呕!”这个时候,霍吉文却是干呕了一下。
  
      婧娘看着霍吉文手中拿着的是一块牛乳糕,平时霍吉文很是喜欢吃这个糕点的,怎么今天会作呕呢?心中一动,难不成是怀有身孕了?
  
      这种事情婧娘现在还是一个姑娘家,就算是心中有所怀疑也是不能够说出来的,但是和婧娘有一样的想法的可不只是她一个,秦氏和林氏心中都是有这样的想法。
  
      秦氏问霍吉文身边的丫鬟:“你们少奶奶是多长时间没有换洗了?”
  
      霍吉文身边专门记录霍吉文月事的丫鬟想了一下,说道:“回太太的话,已经是过去三天了。”
  
      过去三天了说起来也算是在正常,但是看着霍吉文刚才有些呕吐的样子又是差不多,无论如何,秦氏还是对自己身边的一个丫鬟说道:“去回春坊请刘大夫过来。”
  
      霍吉文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了,捂着肚子眼里面满是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林氏朝着霍吉文善意一笑,说道:“我当初也是像弟妹一样,月事过了三四天了却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后来大夫过来了却是知道已经是怀有一个半月的身孕了,我看弟妹现在也是产不多的样子。”
  
      她们妯娌两个人都不是那种掐尖的,霍吉文平时从来都不会插手家里面的事,就是对着这个大嫂也是亲亲热热的,她又不是那种刻薄的人,所以两个人还是相处的很是不错的。
  
      现在林氏知道霍吉文可能够会怀孕了,也没有心中觉得难受怎么的,反而是真心为霍吉文觉得高兴。
  
      毕竟,她已经是有了曦哥儿了,曦哥儿就是董家三房的嫡长子,生来聪明可爱,谁都喜欢,地位自然不会因为霍吉文的怀孕就会降下来的。
  
      “嗯,大嫂。”霍吉文心中带着期待惊喜,也有着忐忑不安,要是诊错了又该如何是好?
  
      无论众人是什么样子的心情,总而言之,刘大夫很快就带着药童过来了。
  
      这里没有什么大的讲究,并没有遮挡着帘子之类的诊脉,而且刘大夫已经是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了,婧娘也就在屋子里面没有回避。
  
      霍吉文伸出来手来放在诊脉木上面,心跳飞快。身边的丫鬟就将一块薄纱搭在了霍吉文的手腕上面。
  
      刘大夫却是不紧不慢的将自己的两个手指头放在了霍吉文的手腕上面,然后闭上眼睛。
  
      周围安静的可怕,就连秦氏都是有些紧张起来了,心中暗暗责怪自己有些着急,若是不是喜脉,自己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当初林氏也是进门一年多才有了喜脉的,可是儿媳妇心中会不是有什么想法然后在意这件事情呢?
  
      在秦氏看来孩子真的是随缘的事情,慢慢的总会来的。
  
      一刻钟之后刘大夫才松开了手,然后笑着说道:“虽然不明显,但是的确是滑脉,应该是一个月的身孕,再过十多天我再来一次,到时候就能够确定下来了!”
  
      虽然是这样说,但凡是大夫又怎么会真的不确定就说是怀有身孕了呢?也就是说明霍吉文是真的怀有身孕了。
  
      这下子屋子里面的氛围变的活跃了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是笑容。
  
      霍吉文摸着自己的小肚子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这样就怀有身孕了,自己的肚子里面有了一个孩子,是她的亲生骨肉。
  
      霍吉文说道:“请问大夫,我肚子里面的孩子还是有什么不妥?”
  
      这样一说霍吉文想起来了昨儿天气热,自己可是吃了整整一碗沙冰,也不知道对肚子里面的孩子好不好,想到这些,霍吉文不仅变得有些忐忑起来了。
  
      刘大夫抹了一些已经是蓄起来的胡子,笑眯眯的说道:“二少奶奶的身子骨不错,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在吃食上面注意一些,不要吃那些刺激比较大的食物,还有不要吃凉的就可以了。”
  
      霍吉文这才放下心来,又问道:“要不要开一服安胎药?”
  
      刘大夫想了一下,说道:“老夫开一服留在这里,只是不用吃,算是以防万一就是。”
  
      林氏当时怀有身孕的时候也是刘大夫给开了一服安胎药,当时也是这样叮嘱的,秦氏就说道:“快点那纸笔过来。”
  
      因为霍吉文的怀有身孕,秦氏总算是将对于董书凯的担心放在了霍吉文身上了,一下午都是拉着秦氏絮絮叨叨的说着很是注意事项,霍吉文的嫡母对于霍吉文虽然是不错,但是则种事情也是不会细细的和霍吉文说的,霍吉文的姨娘为了避嫌从来都不怎么和霍吉文见面,所以霍吉文对于这些知道的真的是不算是多,如今自然是留在了这里细细的听着。
  
      林氏也是坐在一旁补充着自己当初怀有身孕的时候的一些事情。
  
      婧娘笑了一下,家里面的人都是高兴坏了,恐怕是高兴的忘了把这件事情告诉爹爹和二哥了,对了,霍家那里也是要说一声才是。
  
      婧娘就干脆吩咐下去了。
  
      董书博知道了自己的媳妇怀有身孕的事情之后一瞬间愣住了,身孕,孩子,他就要当爹了,这些事情他都明白,但是还是觉得太不可思议,明年夏天的时候自己就有有一个亲生骨肉了,那可能是以后上墙揭瓦的臭小子,也可能是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但是无论如何,这都是自己的骨肉。
  
      想一想,董书博还是觉得自己想着在梦里面一样,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
  
      这个时候碑廓镇的六个捕快都不用巡逻,正在一起说笑着,却是没有想到来了这样一个消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