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悠然田居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秋梨膏

第一百三十七章 秋梨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接下来的日子婧娘除了在自己的院子绣花之外,就开始了看账本,一开始的时候婧娘还是有很多看不懂的地方,但是慢慢的却是都明白过来了,越是往下看,就越是觉得管家还真的不是想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容易。
  
      每一次自己看账本的时候,画春都会自己的身边,看得出来画春是想跟着识字的,婧娘想着以后自己身边总归是要有一个丫鬟识字然后会记账才是,就默许了画春这样的做法。
  
      当然,在婧娘看来,画春是不需要学习诗词或者是做策论的,这些事情对于画春来说并不能够算是实用,相反画春应该是学着打算盘和一些常用的字才算是实用,当然,这些婧娘还没有和画春说。
  
      现在画春和描夏在自己的身边虽然是不错,但是毕竟见识还是少了,有些时候遇到事情还是会不知所措,反应不过来,所以婧娘也是有心想要培养一下自己身边的这两个丫鬟。
  
      婧娘看来一会儿账本之后,对画春说道:“你可是愿意识字?”
  
      画春一愣,眼中露出来渴望,然后说道:“奴婢小时候看见村里面的一个秀才的女儿识字,那时候就很羡慕。”
  
      “那你,可是想过识字要做什么吗?你是想着读书作诗?”婧娘接着问道,她想着还是看看画春的意思,要是画春真的只是想着吟诗作画的话那计划还是就此作罢才是。画春却是认真的说道:“姑娘,不是的,奴婢虽然羡慕那秀才家里面的女儿,却并不认为所做的那些诗词对奴婢来说有什么用,奴婢现在最羡慕的是雪青姐姐,她不光识字,而且还会打算盘。”
  
      婧娘笑了,她就知道画春不是那种不现实的,这样就好。婧娘说道:“好,既然这样了,明天我去和嫂子说,你可以在雪青打算盘记账的时候跟在她身边,但是能够学会多少就是看你的了!”这样对于画春来说就已经是足够的了,画春觉得很是惊喜,跪下来说道:“多谢姑娘!”
  
      “起来吧,你会这些还不是我省事。我还有一套笔墨纸砚没有用过的,平时都是你收拾着自然是知道在哪里的,你找来用它来练字吧!以后记账一手字不说是有风骨,总归是要方方正正的才是,要不然可是难看。”婧娘笑着说道。
  
      画春站了起来,说道:“那么好的东西奴婢用的话就过于奢侈浪费了,奴婢刚开始学用的东西不必好,就是姑娘平时练字用下来的纸就是可以了。”
  
      婧娘想了一下,那一套笔墨纸砚虽然不是上好的,但是却也是中等的,怎么一套下来也是要十几两银子,对于初学者来说的确算是浪费,点点头,说道:“还是给你了,我还等着你以后记账的时候用的,现在开始学用一些次一等的就好,我这里没有,过会儿给你银子,你让徐娘子给带来一套就说了。”画春有些羞涩,说道:“怎么能够让姑娘来出银子。”婧娘就说道:“你学这些以后也是要为我所用的,自然应该是我来出银子,好了,你去叫描夏过来。”
  
      安排好了画春,描夏自然也是不能落下的,两个丫鬟都是不错的,婧娘也不会做出来厚此薄彼的事情出来。
  
      画春高高兴兴的出来叫了描夏进来。
  
      婧娘就把画春要跟雪青识字和打算盘的事情说了,然后问道:“描夏,你可是有什么想法?”
  
      描夏对于画春能够识字并不羡慕,描夏认真的想了一下,说道:“姑娘,奴婢虽然很是佩服读书人,但是若是要让奴婢去识字的话奴婢却是没有那个耐心的。”
  
      描夏的性子活泼一些,说起来并不能够静下心来去做什么事情,所以描夏这样说婧娘到时在意料之中,婧娘就问道:“那你可是想过来要做什么?”描夏就说道:“姑娘,奴婢想跟着厨娘学习做菜。”
  
      婧娘倒是没有想到描夏会这样说,但是这样倒也不是一件难事,婧娘就说道:“好,我明天去和孙婶子说一声,你以后闲着无事的时候过去就是了。”描夏欢欢喜喜的应下来了。
  
      第二天特地带着画春起来花厅那里,处理完了家事之后,婧娘还没有说话,林氏就说道:“我看着你身边的丫鬟不错,但是却是没有擅长的东西,你可是有了什么想法?”
  
      婧娘一愣,然后笑着说道:“嫂子可是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我今儿过来正想和嫂子说这一件事情呢!画春是想着能够跟嫂子屋子里面的雪青学着识字和打算盘的,描夏则是希望会厨艺。”
  
      林氏一笑,说道:“你有了想法就好,这件事情交给我了,雪青现在正在理账,下午你让画春过来就是了。”听了这话,画春离开走上前来,跪了下来,说道:“奴婢谢大少奶奶成全。”“这都是你们姑娘体恤你们,以后你们可是要好好的伺候你们姑娘才是,快点起来吧!”林氏说道。“是,奴婢谨记。”画春说完,站了起来,心总算是落回到原来的地方了,这件事情就算是成了。下午的时候,婧娘找出来了一罐子新做好的秋梨膏和两只绢花出来,对画春说道:“秋梨膏你给嫂子送过去,这几天天儿转冷曦哥儿有些咳嗽,喝水的时候在里面放上一勺子秋梨膏刚刚好,这两只绢花则是给雪青的,你跟着人家学本事,总归是要给人家一些东西的。”画春知道婧娘既然是拿出来的就不会再收回来的,感激的接了过来,说道:“奴婢也专门准备的两方帕子准备送给雪青姐姐的。”“嗯,再加上这两只绢花正好。”婧娘点点头说道。
  
      又对描夏说道:“我已经和孙婶子说好了,你明儿就可以跟着过去了,也别空着手过去,让徐娘子帮着带回来两盒子点心你去厨房的时候带着过去。”下午的时候,画春就带着婧娘给的和他准备的东西去了林氏的院子,林氏穿着一身寻常的衣裳就在东暖阁见的画春。
  
      而雪青则是亲自把画春迎进来的,画春想着跟她知识和打算盘的时候林氏已经是告诉她了,说起来,画春就是学会了也是不会威胁到她,毕竟她以后是要跟着婧娘去萧捕快家里面的,这样的事情能够讨好婧娘,她自然很是爽快的就应下来了。
  
      在这个家里面的谁不知道姑娘就是家里面人的心尖子,有时候就是嫡长孙曦哥儿都是比不上呢!
  
      画春将秋梨膏拿了出来,说道:“这秋梨膏是姑娘刚刚做出来了,听说小少爷最近有些咳嗽,特地让奴婢给带过来的。”
  
      林氏想着婧娘不过是今天中午在秦氏那里看了一会儿曦哥儿,曦哥儿咳嗽了几声她就记在了心里面,心中很是受用,笑着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雪云你收好,曦哥儿每天喝水的时候就在里面加上一些秋梨膏进去。”
  
      雪云笑着说道:“是,奴婢晓得了。”说着就走上前接过来画春手中的秋梨膏。
  
      林氏就说道:“以后你过来的时候就不必特地到我这里来了,直接去找雪青就是了,你也和雪青定下来一个时间。”
  
      “是。”画春说道。之后画春就跟着雪青到了雪青的屋子里面去了。
  
      画春将两方帕子和两只绢花拿了出来,说道:“这两个帕子是我给姐姐的,我的绣活并不是很好,姐姐将就着用,两只绢花是姑娘给的,这个月货行那里送过来了十二只绢花,姑娘手中一共有四只。”
  
      雪青没有想到婧娘会给她两只绢花,那绢花是京城里面的,在岚山县一只就是要几十文钱呢!
  
      雪青接了过来,说道:“劳烦妹妹回去的时候替我谢谢姑娘了。”
  
      画春笑着点点头,说道:“我愚笨,以后恐怕是有很多地方要麻烦姐姐呢!”雪青就说道:“我们两个何必说这样的话你既然是想着学这些东西就一定是有打算的,我知道你也碍不着我的事情,我自然是会把我会的都和你说,以后你比这个时候稍稍早一些过来,那个时候大奶奶在午睡,我正好有时间,我每天教你半个时辰,这样一个月就差不多了,到时候我算账的时候你再跟在我身边看着就是了,这种东西总归是要用上了才能够会。”
  
      画春看着雪青说话爽利,而是真心实意的,脸上多了一些感激,说道:“我记得了,姐姐。”
  
      第二天,描夏也是拎着两盒点心趁着厨房在做饭的时候过去了,把点心分给了大家,甜甜的说了几句话,众人也早就知道这件事情,看着还有点心来吃,自然也是不会多说什么,之后每天早上和晚上描夏就会到厨房里面帮忙了。
  
      婧娘把这件事情处理到很是妥帖,家里面没有一个下人说三道四的,这固然是和林氏官家严格,约束下人有关,却也是因为婧娘做事妥帖。
  
      秦氏也是知道的这件事情,说起来以后婧娘嫁给萧煜之后怎么都是要独当一面的,身边的两个丫鬟多会一些东西,婧娘也能够轻松一些。秦氏笑着说道:“你身边的丫鬟都去学本事了,你可是还有人使唤,我让我身边的绿柳过去吧!”
  
      婧娘就说道:“哪里就没人了,以前我一个人的时候还不是一样?而且,描夏是早上和晚上过去,画春则是中午过去,我身边总归是会有一个人的。”看着婧娘这样说了,秦氏就不在勉强,说起来了董书凯:“今天已经是第八天的,前些天有些热,这些天却是冷了起来,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生病。”
  
      林氏心中又何尝不是担心呢?但是这个时候却是不能够表现出来的,以免秦氏更是担心,林氏就笑着说道:“夫君后天就出来了,娘放心就是,而且当时就是怕天儿会变冷,特地带来厚衣裳过去的呢!”秋闱一共是九天的时候,却是要第十天早晨才能够出来,明天孙大车就会赶着牛车去贡院那里,等着后天吧董书凯接回来家里面。
  
      婧娘抱着秦氏的胳膊,笑着说道:“娘亲放心就是了,大哥身子一向健硕,自然不会冻着的,娘亲总是这样担心,瘦了怎么办,回来之后大哥可是会心疼的!”
  
      婧娘和林氏在一旁插科打诨,总算是让秦氏放下心来了,加上了一个红柳四个人打了一下午的叶子牌。
  
      霍吉文身孕毕竟是没有到三个月,还是小心一些为好,于是,秦氏就让霍吉文在自己的院子里面,不必到这里来请安。
  
      到了董书凯要回来的那一天,一大早秦氏和林氏就忙活了起来,秦氏吩咐厨房做董书凯喜欢吃的菜,林氏则是让人好好打扫了一边她和董书凯居住的院子,又准备好了欢喜的衣裳之类的东西,被子也是晒了,董书凯回来之后一定不会有精神的,怎么都是要睡一觉才是。
  
      再说董书凯,贡院中一下子就呆了那么长时间,每个人的地方不过是刚刚好摆开一个小炉子,一张桌子和一张床,怎么都是逼仄的,而且吃不好睡不好,所以等着勉强拎着考篮出来之后看着等在那里的四九和孙大车一句话也是说不出来,直接让两个人扶着去了牛车,然后是四九吧董书凯背上了牛车里面。
  
      而其他的学子也是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各个都是面黄肌瘦的,就想是被虐待了一样。
  
      徐文旭也是参加了这一次的秋闱的,他在董书凯的后面走了出来,远远的看着董书凯被家里面的下人扶着上了牛车,自己却是没有一个人过来接,眼中划过了浓浓的不甘心,这一次,他希望董书凯没有考中,不,是永远都不要考中,看他还是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婧娘早就料到了这样的情况,所以特地让人把牛车里面铺上了两床被子,有放上了枕头,还有一直放在炉子上面温着的鸡肉粥。董书凯上去之后就喝了两碗鸡肉粥,觉得胃里面舒服了,就睡下了,董书凯的确是累狠了,躺下一闭眼就睡着了,路上颠簸都是没有醒过来。
  
      回家的时候不只是秦氏和林氏在那里等着,就是董举人也是没有去绣针书院。董书凯因为是睡了一路,总算是脸色变得好看一些了,只是身上的衣裳看着实在是有些狼狈。
  
      董举人看着董书凯没有什么事情,就放下心来去了书房,临走的时候却是说道:“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到我的书房。”
  
      董书凯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想要问一些出题还有自己的做大的,急忙说道:“是,父亲。”他自己觉得做的还是不错的,但是这并不是自己觉得好就是好的,毕竟贡院里面的每一个学子都是这样想的吧!秦氏打量了一下董书凯,哽咽着说道:“瘦了。”林氏在一旁虽然没有说什么,却是抱着曦哥儿也是眼中含泪,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
  
      心中觉得温情,但是董书凯却是有些不知所措了,只好将求救的目光看向在一旁的婧娘。
  
      婧娘眨眨眼睛,走上前去扶着秦氏,说道:“娘亲还在外面做什么,现在到了午饭的时候了,大哥恐怕是饿了,还有大嫂,大哥现在浑身脏兮兮的,肯定是不舒服,要熟悉一下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