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悠然田居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鸽子汤

第一百三十八章 鸽子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姑姑明白了端王的意思,这些年,定国公越来越变得目中无人了,偏偏端王妃还一直帮着定国公府,所以王爷才会慢慢的和端王妃疏远了。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端王是想着能够和端王妃好好相处的,试探了几次,端王妃真的就是完美无缺的端王妃,却不是端王心中的那样完美无缺。
  
      反而是宁娘,这一次的端王又何尝不是试探呢?现在看来却是不错的了,以后,说不定那一位是会有大造化呢!
  
      毕竟,现在这一位看着是聪明的,是的,在刘姑姑眼中宁娘是聪明的,当然这种聪明指的是宁娘识时务,她对于端王手上的事情表现的即不惊讶,也不好奇,只是当错寻常的事情来看待,并不是这件事情没有什么稀奇,更不是她不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只是因为知道有些事情她不应该知道罢了,所以才会这样表现。
  
      无论如何,刘姑姑很是欣赏这样的识时务,或者通俗的话,是装傻。
  
      这样想着,刘姑姑走出来看着宁娘的时候,脸上已经是带着一些不易察觉的和善了,刘姑姑说道:“王爷现在身子有些虚弱,你做一些补汤。等着王爷醒过来的时候你给王爷送过去。”
  
      宁娘恭敬的应下来,却是有些为难:“姑姑,可是我并没有什么材料,可是能够去大厨房要?”
  
      刘姑姑一想到这个府中除了王爷的书房别的地方都是有端王妃的人,依着端王妃性子,若是查出来一点端倪出来必然是会不依不挠的。
  
      就算是当时因为顾及大体没有做出来什么事情,但是时候一定会将宁娘恨上的,刘姑姑知道端王是计划,那么她应该做的就是不能够再宁娘还很弱小的时候就被端王妃给除掉。
  
      刘姑姑说道:“你就在这里等着,过一会儿自然会有人把东西给你送过来,你可是会做饭?”
  
      “会的,奴婢会一些。”宁娘急忙说道。
  
      她自然是想着能够拉拢住端王的,所以就做了很多的准备,她知道自己的弱势,就算是穿越而来也不算是优点,琴棋书画更是样样不通,刺绣则是连引线都不一定能够做好,所以唯一能够练习的也就是做饭了。毕竟有一句话叫做要想抓住一个男人心首先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
  
      虽然说她比不上婧娘的手艺,但是却是真的一直在努力的学习,又加上有现代的一些知识,倒是一手菜也算是做的不错了。
  
      刘姑姑想着宁娘给自己送过的几次小点心,味道算是不错,心中放心,说道:“我还有别的事情,你就先在这里等一下吧!”
  
      宁娘就说道:“姑姑去做事情就是了。”
  
      不一会儿,宁娘就看到一个长相很是平凡的男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要不是那个人的眼睛实在是犀利,而且端王还在隔壁的屋子休息的话,宁娘觉得自己恐怕是已经是尖叫出声了,而且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宁娘从那个人的手中接过来一个篮子,就看到那个人又是无声无息的出去了,等着宁娘拎着篮子走出屋外的时候,宁娘已经是看不到那个人的影子了。
  
      宁娘不仅在心中想这就应该是暗卫了吧!只是暗卫不是都穿着一身夜行衣吗?现在看着明明一身衣裳很是正常,人也长得很是平凡,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个人可能够是真的会传说中的轻功吧!
  
      宁娘以为端王在休息,却是不知道端王很是警醒,砸刚刚听到一点动静的时候就已经实行过来了。
  
      端王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受伤什么都不能够做,太过于无聊了,他居然在想象宁娘强装淡定死死的把自己见到影三的惊讶压住的时候的样子,他觉得宁娘虽然对于自己受伤的事情表现的很是镇定,但是宁娘的本性却不应该是这样的,那应该是一个对于什么都很是好奇的小姑娘才是,所以是不是很多时候都应该是非常不淡定的呢?
  
      端王觉得宁娘失态的样子一定要比现在更是有趣,他想自己一定是过于无聊了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宁娘很快就将这些好奇感慨扔掉了,开始处理那人送过来的东西。
  
      等着宁娘看着满篮子的各种食材的时候,不仅抽抽嘴角,这个人一定不会做饭。
  
      篮子很大,宁娘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带着这样一大的篮子不让人发现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端王府,这位大哥的本事一定不是盖的。
  
      宁娘想端王身边这样的暗卫一定是不少的吧!可是这样端王还是受伤了,还不是说明现在的夺嫡之争已经是要慢慢的变得激烈了,端王应该也是准备到了前面来了吧!
  
      宁娘摇摇头,将脑中的这些想法都挥走,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端王一定不是那种马大哈的人,若是自己过一会儿在端王身边楼处理不妥可就麻烦了。
  
      宁娘最终拿出来一只鸽子,又从小厨房找出来一些枸杞红枣,鸽子有愈合伤口的作用,现在的端王最是适合不过了。
  
      说起来小厨房因为端王不在,自然是没有什么很多的东西,她们这些丫鬟都是吃大厨房的菜的,若是端王在的话就是端王不吃小厨房里面的菜,小厨房里面也是有着各种各样的食材的。
  
      但是,无论如何,小厨房里面一下基本的还是有的,现在宁娘不就是找出来了枸杞和红枣,要是这些都没有的话宁娘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处理鸽子了。
  
      看来端王手底下的暗卫厨艺不过关啊!宁娘一边处理鸽子,一边想着。
  
      炖汤这种事情宁娘现在做起来已经很是熟练了,知道若是炖出来的汤要是好喝的话一定是要小火慢炖,婧娘想着端王受了重伤在休息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来,自己就干脆在给端王煮上一碗白粥,自己还有一些腌制的咸菜正好可以给端王下饭。
  
      宁娘实在是是佩服婧娘腌制的咸菜,那根本就是没有了咸菜味了,总而言之,很是好吃,就特地问婧娘要了几个方子,所需要的材料很是简单,所以自己给了大厨房一个小管事二两银子,就弄出来的两坛子。
  
      当然,宁娘还是有些肉痛的,二两银子换来了两坛咸菜说起来就是酱味居的也没有这样贵吧!
  
      宁娘弄好了这些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半时辰过去了,这个时候刘姑姑还没有胡来,她也不知带端王到底是不是还在休息,想了想,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宁娘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稍稍一顿,心中想着要是自己把端王吵醒了怎么办?
  
      而端王基本上都是在闭着眼睛想事情的,所以根本没有睡着,所以听到宁娘站在书房门口不动的时候,就说道:“什么事情,进来说吧!”
  
      他醒了就好,要不然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呢!
  
      宁娘吸了一口气,说道:“王爷,奴婢做了一些东西,王爷现在可是要吃?”
  
      端王就说道:“送过来吧!”
  
      宁娘拿着食盒进去之后,才发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事情,现在的端王根本就不能够动弹!端王的伤是在小腹那里的,要是动弹了就是影响到伤口,也就是说现在的端王是不能够做起来的。
  
      好吧,自己在“职业培训”的时候是学过怎么喂人吃饭的,也不知道给多少太监做过这件事情了,所以说起来并不是很难,可是,面前的这一位毕竟不是太监,而是端王啊!
  
      端王看着宁娘眼中的几乎是淡不可绝的挣扎,心中不禁在想这个人果然很有意思。
  
      面上,端王却是一点不显,说道:“还愣着干什么?”
  
      “是。”宁娘急忙说道,就算是现在自己的老板很是虚弱,但是也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所以还是应该把他伺候的妥妥帖帖的才是。
  
      宁娘将食盒里面的一碗鸽子汤、两碟子咸菜和一碗粥拿了出来,说道:“王爷先喝汤吧!”
  
      端王点头,婧娘就端起来了汤给端王喝了了,鸽子汤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端王却是觉得就着小咸菜吃粥味道不错。
  
      现在的伤口已经是开始隐隐作痛,端王面上虽然还是表现的不动声色,却是想着能够做一些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端王说道:“这是厨房新腌制出来的咸菜?”
  
      宁娘知道这些都是隐瞒不过端王的,说道:“不是,是奴婢自己做的。”
  
      这真的是端王没有想到的,这个女人真是,她就不怕自己吃出来什么不妥,然后她的小命可是就没有了。
  
      真是看着精明,但是很多时候却是迷糊的可以呢!
  
      咸菜自然是没有什么事情的,只是宁娘却是是没有多想过什么。
  
      端王说道:“唔,味道不错,是你们家乡的?”
  
      宁娘有些奇怪,端王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些零碎的琐事,但是还是说道:“不是,是我三叔家里面的堂妹,她喜欢研究一些美食,从游记里面看到的,就做了出来,其实是有很多种的,奴婢就跟着学了一些。”
  
      “原来是董举人。”端王微微一笑,没想到他居然过的还不错。
  
      “嗯,跟我说一说你的家乡吧!”端王说道。
  
      宁娘更是怪异的,却是没有表现出来,慢慢的说着碑廓镇的事情,宁娘发现,出门时间长了,她对于碑廓镇还是有依恋和想念的,现在她记起来的是碑廓镇所有美好的东西。
  
      宁娘和端王说着碑廓镇春天的美景,说着和婧娘在大伯家住着的那一个月。
  
      慢慢的夜深了,站在院子里面,在烛光的照耀下从窗纸中看着两个人的身影,一个躺着,一个坐着,居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和谐。
  
      这是宁娘和端王第一次见面,并不纯粹,但是以后的日子里面端王想从那个时候他们的初见,他觉得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注意到了她吧!
  
      是夜,码头,风正大,但是却是没有一个人离开。
  
      “东西全部都毁了吗?”李大人脸色很是不好看。前几天刚刚传来端王受伤的事情,今天晚上就有一伙人到了码头,将那些大船给破坏了。
  
      萧煜摇摇头,说道:“没有,一共六十八艘大船,毁了四十三艘,其中十八艘能够补回来,其余的就彻底的不能够用了。”
  
      离着出海不过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无论如何都是来不及了,这可要怎么办?李大人脸上带着凝重和气急败坏。
  
      他们昨天刚刚收到了端王受伤的消息,随机李大人就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对劲,派人来守住码头,却是没有想到新增派的人中居然会有英王或者是秦王的人,他们里外结合放火,把穿给烧毁了。
  
      到了现在了,他们知道中计了!可是,已经晚了。李大人自然是气急败坏,这一次码头的事情可是他负责的,为了这件事过年他都没有回京城,却是成了这个样子,回去之后可不是要治罪了,只是,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加派的人手会有奸细呢?
  
      董举人现在已经是冷静下来了,现在愤怒是什么用都没有的,还是要好好想办法看看是不是能够补偿才是。
  
      董举人说道:“李大人,霍大人,还有严大人,我们先进屋说一下这件事情吧!”
  
      那严宽一向是恨不起董举人,见此,就傲慢的说道:“这件事情,我们就不劳烦董举人了,你还是快点回去吧,我们自己商量就可以了!”
  
      一个举人天天过来凑什么热闹,若是真的有本事为什么不接着考进士然后入朝为官呢?
  
      董举人见此,也不介意,他早就看出来了这个严宽看不起自己,但是这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又不是金子那不成要让所有的都喜欢自己?
  
      董举人,淡淡一笑,风度不减,说道:“也好。”
  
      说实话,李大人、霍大人还有严大人中严大人的阶品最低,却是最喜欢做主的,也不知道他这个样子已经使得罪了多少人呢?难怪是皇上的心腹,却也不过只是一个御前侍卫而已。
  
      李大人和霍大人都有些尴尬,看向董举人的眼中都是带着一些歉意。
  
      董举人却是真的没有怎么在意,微微一笑,就到这萧煜、董书凯还有董书博三个人离开了。
  
      他们并没有回家,仍然是在码头这里,随意找了一个屋子就进去了。
  
      对于刚才那件事情,萧煜和董书凯都没有怎么在意,董书博却是很气愤,说道:“什么严宽,眼睛简直是长到了头顶上了。”
  
      董举人微微一笑,不在意的说道:“和一个莽汉计较什么,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董书凯过去一边生着炉子,一边说道:“加派过去人手的事情可是严宽来做的,过去的人也是严宽的,就算是这件事情严宽没有插手,和严宽也是有关系的。”
  
      秋天的晚上还是有些凉意的,他们要遭这间屋子一晚上,都不想委屈了自己,所以董书凯生了炉火,董书博找了水壶过来装上水准备烧水,萧煜则是擦拭茶杯茶壶准备泡茶,唯一闲着的就是董举人了。
  
      董举人点点头,说道:“严宽这个人虽然是喜欢出头,也看不起人,但是却是真的只是忠于皇上,所以应该是严宽身边的人被收买了,应该是胡二爷做出来,真是千防万防还是让他钻了空子,这个胡二爷不能够留了。”
  
      萧煜就说道:“那么,这一次出海的事情皇上是不会让严宽跟着了,所以最后会落在霍大人身上,说起来,这也算是对我们有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