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悠然田居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安胎药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安胎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婧娘想一想,只觉得董家全这一支算是彻底的没有什么机会了,就算是后代出现了比较有能力的人但是等着奋发还是要好长时间,可是那个时候自己大伯这一支在爹爹的支持下肯定早就已经是底气很足了。
  
      更为重要的是董家全的几个孙子并没有什么读书的天赋,可是兴哥儿却是很聪明,如今已经是把《三字经》、《百家姓》还有《幼学琼林》都是已经背下来了,说起来自己的大哥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背《论语》了,但是兴哥儿这样的进度在董家村却已经是最好的了,私塾的那个老秀才可是就指着兴哥儿以后能够考中举人,出人头地的。
  
      婧娘记得上一世兴哥儿在十八岁的时候考中了秀才,之后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她没有等到兴哥儿成为举人的时候就已经离世了。
  
      但是婧娘像是那个时候的兴哥儿就已经是被在京城开了青桐书院的爹爹亲自教导,考中一个举人并不是问题。
  
      这样想着,婧娘突然记起来了其实独木难成林,要是真的能够让董家慢慢的强大起来了,单单只是靠着爹爹还有大伯家里面的孩子还是不成的,所以其实还是要看看村子里面有没有读书天赋的孩子。
  
      婧娘想着,就和秦氏说道:“私塾里面除了兴哥儿可是还有会读书的孩子?”
  
      秦氏就说道:“如今私塾里面已经是有十七八个孩子了,能够静的下心来读书的有三四个,这三四个你爹爹一直都在关注着呢!”
  
      这样,婧娘就放下心来了,说起来爹爹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呢?这些根本就是不需要自己提醒的。
  
      秦氏就说道:“婧娘怎么会想起来了这些?”
  
      婧娘笑道:“我在想单单是靠着爹爹董家就算是以后发达了也是根基不稳,所以还是应该看看族中有什么有天赋的孩子,然后能够从小慢慢教导,这样以后人多了才爹爹和哥哥才会有底气呢!”
  
      秦氏没想到婧娘会这样说,自己的丈夫和自己说过,他们一家发达,若是族中的人还是泥腿子对于他们来书并不算是什么好事,这样的家族可能会盛极一时,但是随即肯定又是慢慢的凋零,最终成为名头好听的耕读之家而已。所以要是要董家成为一个大家族还是要让家族里面能够成器的孩子都好好教导才是。
  
      宗族的力量在这个时代是很大的,没有一个人敢去小瞧了这样的力量,所以董举人想着的从来都不是他们一家独大,而是能够百花盛放,当然,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答应了端王不再去考进士,则是留在这里教书育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不惜在村子里面的私塾中每年投入许多银子。
  
      秦氏很是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的道理很多人都是不懂,可是自己的女儿却是已经想到了并且说出来了。
  
      秦氏说道:“对,婧娘你要记得,什么东西敝帚自珍的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只要家族强大了,我们家才能够更好。”
  
      婧娘笑着点点头,说道:“娘亲,我记得了。”这个道理自己一直都是知道的。
  
      秦氏又和婧娘说起来了别的事情:“过几天就是文哥儿还有珍姐儿的满月了,满月酒还是要过去的,但是还是要过去的。”
  
      小黄氏在八月二十的那天生了一个儿子,这可是把黄氏乐得每天脸上都是带着褶子,因为心疼文哥儿,每天黄氏都是把小黄氏伺候的妥帖无比,所以还不到满月,文哥儿就已经很是白白胖胖的了。
  
      当然,这些婧娘只是听说而已,她到现在也没有见过文哥儿,前世对于文哥儿的印象就是在八岁的时候就被董书祥给害死了,之后小黄氏就疯了,婧娘想小黄氏因为也是看明白了董书祥不是一个能够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所以就把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文哥儿身上,文哥儿死了,她的希望也就没有了。
  
      现在,婧娘其实是希望文哥儿能够好好的活下来的,婧娘心中也是在计划着这件事情,显然,董书祥和董书勤都算是没救了,可是,这并不代表文哥儿以后也会和他爹那样,毕竟现在文哥儿还小,只要好好教导还是能够成才的。
  
      文哥儿出生后的第三天,桃娘也生下来了一个女儿,桃娘知道是女儿的时候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但是想着自己以后还能生,这也不算什么,而且看着丈夫和婆婆都很是喜欢这个女儿,也就安心下来了,只想快点养好身子然后能够怀有身孕。
  
      宋太太真的是没有在意桃娘生下来的是女儿的,桃娘进门不过是只有半年就怀有身孕,一看就是那种能生的,两个人都年轻,不愁以后没有儿子,而且她现在已经是是有了两个孙子了,说起来孙女儿不过是只有一个而已。
  
      婧娘去看了一次桃娘,看着桃娘虽然是在坐月子,脸上却是白里透红,显然也是没有怎么担忧的,想着以后桃娘接连生了三个女儿之后再也没有儿子,心中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来,只是希望这一世能够有所改变了。
  
      “娘亲想要怎么做?”婧娘问道,现在爹爹和哥哥们都是在码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他们家里面也是一直都是低调无比,但是满月宴却是不能够不去的。
  
      秦氏就说道:“到时候只让你大嫂一个人过去吧,我们家里面现在的情况她们也都是知道,自然也是能够理解的。只是,但是生曦哥儿的时候他们家里面过来的人都是很多的,这样我们到底是有些说不过去。”
  
      如今,婧娘看账本已经是能够从中明白很多道理了,就比如秦氏现在说的,当初曦哥儿的满月虽然是没有大办,但是董家二房和宋家这算是亲近的人家,还是请了过来吃酒的,当时两家人都是过来的不少,她们若是只让一个人过去的话就显得有些不重视了。
  
      这种人情往来婧娘明白,就笑着说道:“娘亲,现在我们家里面的情况他们也是知道的,自然能够理解,我们送过去的满月礼重上一些就是。”
  
      如今,码头的事情看着是平安的解决了,但是船一日没有安全出海,一日就要小心的看着,董家三房的女眷很是容易的就成为了那些暗地里面的人相中的靶子,所以还是要小心应付着才是,这也就是董家三房开始深居简出的原因。
  
      秦氏点点头,说道:“现在也只能够这样了,你二嫂如今还有身孕不到三个月,要不然你两个嫂子倒是可以过去。”
  
      秦氏自然也是想着能够过去的,但是一过去想到那些暗地里面打探的人就是觉得麻烦,她虽然是有些见识,但是到底出生的人家过于寻常,在很多事情上面还是不够用的,那些人精一样的人儿很是容易就能够从中猜出来一些事情。
  
      秦氏明白这些自己不如林氏的,也就干脆放手把这些都交给林氏,以后林氏跟着董书凯要经历的只会是更多,现在能够学会了以后也能够少走一些弯路。
  
      文哥儿满月的那一天董举人他们果然是没有从码头回来,对于这个结果秦氏几个人都是不觉得奇怪,所以那一天是林氏一个人去参加的文哥儿的满月宴,虽然只是林氏一个人过去,但是送过去的礼却是很重的。
  
      下午的时候马氏过来了,毕竟,同在一个六面坊,董家二房离着董家三房并不是很远。
  
      婧娘亲自泡了茶,马氏就坐下和秦氏闲话家常:“三弟妹,你可是不知道,文哥儿的满月宴真是隆重,那些没有请的人都是过来了,看着阿兰都去找阿兰了。”
  
      这一点秦氏听了之后苦笑道:“我就是知道会是这样,所以现在在这个风口浪尖上面什么都不敢做。”
  
      马氏说道:“来的都是岚山县中的有钱人,其实是看着郭家捐出来了二十几艘大船所以动了心思,希望自己家里面的船也能够跟着出海,毕竟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秦氏就说道:“这可不是胡闹,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混着其他目的的人,郭家也只是送了船过去,并没有人,他们想的倒是好。”
  
      说起来,秦氏还是觉得有些气愤的,平时和岚山县的这个有钱人家并没有什么联系,居然有了好事了就一窝蜂的过来了,凭什么认为她们就能够在当中牵线呢?
  
      马氏说道:“你可是不知道,二弟妹看着送过来的那些礼可是笑的合不拢嘴呢!这下子,他们家也算是小赚一笔了。”
  
      黄氏和董家海就算是想着能够在其中牵线也是不可能的,这些人愿意送礼过去秦氏并不是在乎,说道:“这样也是不能够做成的,码头现在严着呢!别说是二房了,就是我进去也是不可能的,说是到船出海之前都是人不能够进去,也不能够出来呢!”
  
      马氏就说道:“这样严格,可是又出来什么事情?”
  
      秦氏喝了一口茶水,说道:“上一次出的事情就已经是足够可怕了,再出一次事情可是真的折腾不起来了,哪里还敢再出一次事情?就是怕会有什么变故,所以才这样做呢!”
  
      上一次的事情虽然解决的很是不错,但是到底是让李大人和霍大人放心不下来了,皇上下了圣旨说是出海的事情由李大人和霍大人去全权负责的时候,两个人就商量着在船出海之前关闭了码头。
  
      马氏拿了一个酥饼咬了一口,点点头,说道:“可不是,那一场火可真是吓人,在董家村都能够看到烟呢!”
  
      “是啊,要不是码头就是靠着海水,他们又警醒,发现的早,恐怕是现在的码头就真的是成了灰烬了。”秦氏说道,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火正大的时候她的丈夫和两儿子以及未来的女婿可都是在现场呢!这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以后可还了得!
  
      婧娘也是想起来了那一晚上,就算是明明知道以后码头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但是毕竟现在自己最亲近的人都是离着危险很近,怎么能够不害怕呢?那一晚上,她就没有睡觉。直到第二天接到了爹爹送过来的平安信,婧娘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后来想一想,富贵险中求这句话还真的是有道理的。
  
      马氏问道:“桃娘那里你们也是不能够过去了?”
  
      秦氏不仅苦笑:“现在这个情形,怎么还能够过去,恐怕是那些人知道了一些风声就要过去的,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后面到底是不是有人在鼓动呢,要不然岚山县的那些大户怎么会这样做呢?”
  
      马氏原本就是想看看秦氏能不能够参加桃娘的珍姐儿的满月的,现在听着说秦氏不能够过去心中到底是有些失望的,毕竟,这一次桃娘生了一个女儿,说起来宋家上下并没有怪罪的意思,但是马氏还是想着能够让秦氏过去,也算是让宋家看看他们对于桃娘的看中。
  
      但是马氏不是那种不通人情的,只是现在是关键时候,秦氏若是出门恐怕是真的会被有心人钻了空子。
  
      秦氏自然是看出来了马氏的意思,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经常派我身边的人过去看看桃娘的,再说,一儿一女凑成一个好字,桃娘头一抬生了一个女儿,后面就会带来一个弟弟,他们两个人都还是年轻,这一次桃娘又是顺产,好好的调养一些身体,过上一年两年的生第二个孩子就是了。”
  
      马氏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是,说起来桃娘也算是生了宋家的第一个嫡长孙女,看着宋太太也是没有怎么在意。”
  
      现在桃娘的夫君宋宝山可是跟在董举人身边办事的,说起来又怎么会因为桃娘第一胎是个女儿就怪罪下来呢?
  
      只是当母亲的总是要为自己的儿女操心就是了。
  
      之后马氏又和秦氏聊起来了家常,现在董家二房因为一群不速之客乱糟糟的,也实在是没有心思再过去了,干脆就在秦氏这里了。
  
      林氏在董家二房用过了满月宴之后也是急匆匆的就回来了,实在是那些人过于热情,有的就直接靠口让她去码头说一说让他们家里面的船队也能够跟着出海了。
  
      林氏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已经是有些目瞪口呆了,这样的事情她自然是不能够答应下来的,所以就算是黄氏在一旁摆着长辈谱说是让她去码头说一声,林氏也是没有应下来。
  
      回来之后,林氏却是觉得不对劲,怎么这些人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呢?恐怕事又会有什么端倪出现了,想到这里,林氏就干脆写了一封信给了自己的丈夫。
  
      董书凯收到了林氏的信看完之后立刻找到了董举人,将信中的内容和董举人说了。
  
      董举人知道了之后不禁冷笑:“这英王还真的大胆,现在还被皇上禁足着呢,居然还想着搞出来动静,真是自作聪明,我已开始还以为他蛰伏这么多年是个心中明白的,现在看来倒是另说了。”
  
      萧煜说道:“这件事情说起来也算是一个不小的麻烦,毕竟离着出海还有一些日子,但是岚山县的那些大户已经是闹起来了,若是弄出来什么事情不好。”
  
      李大人深以为然,说道:“可不是,尤其是有一个郭家已经是妥妥的占到好处了,他们又怎么会善罢甘休呢!”
  
      董书凯想了一下,说道:“有一句话叫做民不与官斗说起来还是有道理的,我们胡二爷现在也算是黔驴技穷,所以才会在岚山县的大户人家身后煽风点火,我们只要把折腾的最厉害的那一个弄出来杀鸡儆猴就可以了。这件事情是朝廷的事情,他们商户哪里来的本事能够撼动的了朝廷?”
  
      霍大人抚掌,说道:“可不是是我们想复杂了,说起来他们聚众闹事也不过是想着我们不敢用暴力压制,但是若是我们就是这样做了,想必他们也是不敢多说什么!”
  
      董书博虽然现在考虑事情开始用脑子了,但是更多的事情还是喜欢用暴力来解决问题的,所以现在他的岳父所说的办法就很是和他的胃口了。
  
      董书博说道:“对啊,有一句话叫做强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霍大人脸一黑,那么,自己就是那种“不要命的”不成!
  
      只不过现在粗神经的董书博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岳父已经是在发飙的边缘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