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悠然田居 > 第一百四十章 红烧排骨

第一百四十章 红烧排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宁娘觉得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大爷,这样敏感的问题你让小的怎么回答?宁娘想早知道在刘姑姑转身离开的时候自己也就装作什么都知道跟着刘姑姑离开了,总要比现在这个样子好啊!
  
      好尴尬啊,宁娘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看得出来端王现在是有些受伤的,可是位高权重的男人脆弱需要安慰应该做什么,老天,她真的不知道啊,她真的没有经验啊!而且,等着端王回过神来之后知道自己脆弱的样子被看到了,自己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啊!
  
      天啊,宁娘这一刻无比的后悔自己怎么就参加小选了呢?要不然自己在碑廓镇争取争取萧煜也好,这样想也不对,萧煜已经是她堂妹的,抢过来是不是不好,毕竟有句话叫做兔子不吃窝边草。
  
      宁娘走神的样子,让端王不仅挑挑眉,这个女人脑子里面到底都是有些什么东西?不过,挺有趣的!
  
      想了想,宁娘觉得自己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宁娘跪了下来,头恨不得缩进脖子里面,就是不开口。
  
      端王看着宁娘一副想要当鸵鸟的样子,微微一皱眉,说道:“你这样子做什么,回答我的问题。”
  
      “奴婢,奴婢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宁娘磕磕巴巴的说道,端王殿下,你能不能够恢复正常啊,或者你告诉我我应该说什么才好!
  
      端王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宁娘,慢慢的说道:“你心中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便是。”
  
      这个家伙居然还没有打消念头,宁娘在心中狠狠地骂了一顿这个在她看来完全就是脑子莫名其妙抽风的家伙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实话是吧!
  
      宁娘说道:“自然是不顾一切抱住孩子。”
  
      宁娘想,但凡是母亲都是会这样选择吧,所以在宁娘看来端王妃完全就是一个异类的存在,而且是一个得了被害妄想症的异类。
  
      宁娘从来都不否认,自己是一个自私的,愿意当端王身边的丫鬟,甚至是以后成为端王府女人,最大的原因就是这个人是端王,他以后有很大的可能成为皇上,她能够跟着过的好一点。
  
      宁娘想,就如同萧煜一样,就算是再好没有什么地位只是能够让她心动,不能够为他放弃自己所能够追求的东西,面前的这个男人,如果不是端王,只是一个寻常的男人,就算是她看着再怎么顺眼也是不愿意为他浪费这样长的时间的吧!
  
      这样,似乎是有些凉薄,但是宁娘却是觉得比起来男人,钱财、地位更加能够有安全感,她不像婧娘那般在蜜罐子里面长大,就算是通透,却也希望有一个能够给她安全感的男人。
  
      但是,就算是她自私,对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不算是心狠,所以,若是他的亲生骨肉,她绝对做不到像端王妃那样对待的,毕竟,那是自己的孩子啊!
  
      端王笑了,他看着宁娘,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要记住,你今天的话。”宁娘眼中的视死如归恰好证明了宁娘说的是真话,她毕竟是怕他的,而且他也从宁娘眼中看到了坚定,一点都没有挣扎的坚定。
  
      端王想,无论以后她在染缸里面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今天的宁娘是让他满意的,从来没有一个女子让他这样满意,他知道宁娘有自己的小心思,可是那又如何呢?谁没有想法呢?就比如那些帮助自己的人,萧国舅、董举人、定国公,甚至是自己的母亲杨淑妃,哪一个没有自己的考量呢?
  
      若是一个人能够毫毫无怨言不求回报的帮助自己的端王才会觉得不安心,但是,即使是这样,他内心深处也是渴望一点纯粹,起码,现在的宁娘能够让他看到一点纯粹,就算是这一点纯粹针对的不是他,而是宁娘的孩子。
  
      后来,端王无数次的想起来这一天宁娘眼中的视死如归和坚定,无论在这个染缸里面变成了什么样子,最终那一抹纯粹她还是守住了,甚至,她也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抹纯粹,只是代价竟然是那般大。
  
      宁娘觉得端王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这样一副皮囊真是难得啊,想过了之后,她知道自己这条小命在端王的喜怒无常之下总算是保住了,真是好艰难啊!
  
      端王看的出来宁娘的情绪波动,不禁在想,他只不过是问了她一个问题而已,至于这样怕吗,他又不是准备拿她怎么样。
  
      端王殿下,你确定若是宁娘回答的不好你不会拿她怎么样吗?
  
      宁娘要是在知道端王是这样轻描淡写的想的话,一定有一种上前抽一顿端王的冲动吧!有谁会这样无聊的问出来这样的问题啊!
  
      只是,此时的宁娘正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中,那里顾得上看端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十月份的时候,码头的船终于平平南岸的出海了,而董家父子三个人在出海的当天,并没有去看那种壮观的场面,而是回到了家里面狠狠地睡了一觉。在码头的半个月里面,他们基本是是没有怎么休息好的。
  
      但是,无论如何,这一天码头的场面真是很是壮观,六十八艘大船装满了活物一次离开怎么看着都是让人心潮澎湃的。
  
      而在这一天,不说是岚山县附近的人家,就是各个乡镇都是有不少人去看热闹的。五年的八月份的时候就开始说码头的事情,现在终于的建成了,而是船出海了,这可不是一般的渔船,而是很漂亮的大船呢!
  
      所以,这在岚山县成为了一件很大的事情,就是在今后的很长时间都是有人议论那一天很是壮观的场面。
  
      那样壮观的场面,婧娘是没有过去看的,其实,说起来就算是自己想着去看,自己的娘亲也是不会愿意让自己过去的,那一天人多眼杂的,秦氏怎么放心呢?
  
      而且,婧娘也是不喜欢这样的热闹,她还真在自己的院子里面绣着屏风,在爹爹和哥哥们回来的时候去看了他们,知道他们都需要休息,也不打扰。
  
      至于厨房里面是否是准备的饭菜,这些在早上处理家事的时候林氏就已经是吩咐下去了,所以说起来,婧娘还真的是不用做些什么的。
  
      婧娘看着这一副屏风,经过一年,总算是要绣完了,就还有几朵梅花了。画春和描夏看着婧娘一针针的将屏风绣完,足足用了一百五六十种颜色,都是惊叹无比。
  
      这可真是巧夺天工了。
  
      画春说道:“姑娘可是准备裱起来?”
  
      婧娘放下手中的针线,从描夏手中接过另一根针,比对了一个地方,然后下针,说道:“自然是要裱起来的,可是现在还是没有找到什么好的木材呢!”
  
      屏风绣到秋的部分的时候秦氏就已经是让货行在京城找各种木材了,找来了不少,但是和这个屏风能够搭配起来的却是没有找到。
  
      画春说道:“姑娘可真是厉害,这样的东西绣起来可不是简单。”虽然在她们来之前婧娘就已经是开始绣四季屏风的,但是说起来婧娘绣的时候还是画春和描夏在身边的时候多,他们自然是见到了婧娘是怎么绣好的,所以才会这样说道。
  
      婧娘想了一笑,说道:“大概是怎么都要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吧!”
  
      前世,在皇宫里面她不能够多说话,所以就找很多事情给自己做,到了这一世,婧娘也是已经习惯了,总是想着找一些事情去做,绣这样一幅屏风,她有足够的耐心。
  
      “已经是进入十月份了,再过上几天,就要放榜了吧!”婧娘说道,也不知道这一次大哥的名次怎么样,是不是和上一世一样。
  
      描夏笑着说道:“大爷那么厉害,一定能够考中的!”
  
      对于董家里面的两个少爷,她们都是比较喜欢董书凯的温文尔雅,就算是没有怎么接触过董书凯,对于董书凯也是有着非同寻常的崇拜。
  
      描夏这样推崇董书凯,不一定是代表对董书凯有什么别样的心思,这一点婧娘还是能够看出来的,说起来,描夏还是有这一点小孩子的心思的,恐怕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吧!
  
      但是,家里面别的丫鬟却是动过这样的心思的,或者是说家里面很多丫鬟都是想着能够给董书凯当妾,婧娘知道,也相信自己的大嫂也是知道的,所以婧娘并不算是很担心。
  
      上一世,自己的两哥哥和嫂子感情很好,并没有纳妾,说起来在京城受到了很多夫人的羡慕。
  
      婧娘想,虽然自己的大嫂心中会有些在意,但是因为相信自己的大哥,所以才会这样不动声色吧!
  
      那么,她以后呢?经过上一世,婧娘相信萧煜是不会有妾室之类的吧!上一世在皇宫中看多了皇后用各种方式毁掉皇上在意的女人的时候,婧娘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但凡是男人的心坚定了,又何必害怕别的女人插足呢?要不然,毁了一个,又会出现另一个吧!
  
      婧娘微微一笑,低头绣起来了梅花,还是快点把这一副屏风快一点绣好,她应该是时候绣嫁妆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家里面的人聚在一起吃饭。
  
      因为董举人三个人回来的原因吧!家里面似乎是变得热闹起来了,婧娘进去的时候就还有董书博和霍吉文没有过来了。
  
      婧娘甜甜一笑,说道:“爹爹,娘亲,大哥,大嫂。”
  
      “姑姑。”坐在董举人怀中曦哥儿看着婧娘,就笑了起来。
  
      董举人也笑着说道:“婧娘过来了,快点坐下,等着你二哥二嫂过来我们就吃饭。”
  
      “嗯。”婧娘走过去坐在了董举人身旁,逗弄起来曦哥儿。
  
      在女眷们面前,董举人和董书凯是从来都不说大事的,一家人说着家常话儿气氛也是不错。
  
      不一会儿董书博和霍吉文也就过来了,霍吉文怀有身孕不过是两个多月,还没有显怀,但是这一胎却是有些不安稳的,这个时候已经是开始孕吐,这些天霍吉文就没有怎么吃得下东西。
  
      秦氏是知道这些的,酸梅子、各种小咸菜还有林氏孕吐的时候婧娘想出来的法子都是不行,现在每天只是能够喝一点粥而已,就算是闻着饭菜味儿都是有些想吐。
  
      秦氏就说道:“你身子不便,见不得我们吃东西,若是过一会儿觉得不舒服了,就回去便是。”
  
      因为霍吉文很是强烈的孕吐反应,这些天秦氏已经是不让霍吉文过来请安了。
  
      霍吉文笑着说道:“母亲,儿媳知道了。多谢母亲体贴。”
  
      虽然身子不是很好受,但是霍吉文却不是那种故意拿乔的,这种时候,虽然不算是隆重,但是一家人都在这里,她又怎么能够不过来呢?又不是病的下不了床了。
  
      林氏就说道:“我特地让厨房准备了白粥和几样清淡的小菜,不是用油炒的,而是煮熟了拌上一点盐和醋还有酱油,二弟妹试试看,这样能过不能够吃上一点。”
  
      霍吉文笑着说道:“谢谢大嫂。”其实,她知道若是一直吃不下东西对于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不好的,就算是吐了,她也是会每天都是坚持吃一些东西,大不了吃完了就吐便是。
  
      吃饭的时候,董书博想着霍吉文闻不得重味儿,怕一会儿自己回去的时候口中带着味道,特地也只是选择了一些清淡的东西来吃。
  
      他吃饭一直都是口味比较重的,但是一想到霍吉文怀有身孕的艰辛,在她难过的时候自己又不在她的身边,董书博心中是有着一些愧疚的,所以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并不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霍吉文又怎么会不知道董书博的饮食习惯的,但是却是看着在桌子上面,董书博一动也没有动他平时喜欢吃的红烧排骨就是知道了董书博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自己,这样的小事心粗的他都注意着。
  
      大概是怀有身孕的事情,霍吉文觉得自己的情感似乎是丰沛了许多,所以心中很是感动,只觉得面前的饭菜闻着味道变的美味了起来,居然吃了一盘子青菜和一碗粥。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霍吉文什么也没有想就抱住了董书博,一句话也不说,闻着他身上的问道只觉得很是安心。
  
      董书博却是有些紧张的,手有些僵硬的放在了霍吉文的身上,小心的说道:“你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舒服,我去叫大夫过来。”
  
      说起来,他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怀有身孕的霍吉文董书博只觉得很是脆弱,生怕自己的动作让霍吉文受到了伤害。
  
      霍吉文摇摇头,说道:“没有不舒服,只是觉得好幸运。”
  
      董书博觉得自己有些听懂了,似乎有没有怎么听懂,但是莫名其妙的心中却是高兴了起来,说道:“嗯,你喜欢这样就这样吧!”
  
      “嗯。”霍吉文轻轻地点头。
  
      屋子中弥漫着不一样的温情,霍吉文想这一刻她真正的安心起来了,找到了归属的感觉,而仅仅就是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那件事情或许在董书博看着很是微不足道,可是就是这种微不足道却是真的要比一些轰轰烈烈的事情更能够感应出来一个人的用心,毕竟细水长流的日子里面往往最多的就是细微的事情。
  
      她,很是满足。
  
      十月十六的那一天放榜了,放榜的地方是在日照府的贡院墙上,放榜的昨天林氏就已经是安排人到那里守着了,准备能够立刻就得到消息。
  
      秦氏这一天也是早早的起来了在屋子里面焦急的等待着消息,林氏还有霍吉文婧娘都在秦氏这里。
  
      从董书博回来的那一天开始霍吉文就是不怎么孕吐了,如今只要不是过于腥膻的东西霍吉文吃着都是可以的,所以很快因为孕吐而苍白的脸就红润起来了,身上也是长了一一些肉,这样董书博放心下来了,每天回来的时候都是不忘了带一些吃的给霍吉文,婧娘也是跟着沾光不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