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悠然田居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南瓜粥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南瓜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春闱在众多人的期待中拉开了帷幕,一大清早,京城的春闱的贡院门前就是围着了各种车辆,其实,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贡院的这一条大街就已经是围得水泄不通了。
  
      董书凯也是带着四九挤在赶考的学子里面,就是再这样有些嘈杂的环境里面,脸上还是一派淡然,就像是在欣赏美景一样。
  
      其实,他现在真的就很是平静的,没有想着会不会考中进士,其实只要进去考就是了。尤其,是在他见到了端王之后,心中就更加是一派淡然的,端王,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加有成算一些,其实,还有一件比较惊讶的事情就是宁娘了,看得出来,端王实在是慢慢的在意宁娘的。
  
      明明在这样的紧张时刻,董书凯还是不自觉的想着一些别的事情,自己倒是没有觉得怎么样,但是四九却是真的急死了。
  
      “大爷,贡院的门已经开了。”四九看着董书凯还没有往前走的打算,就小声提醒。
  
      “我知道,现在人多,我们不往里面挤,等一会儿吧!进去了可是要九天之后才能够出来呢!”董书凯说道,眉头不自觉的微微一皱,上一次秋闱之后的情景他可是还历历在目呢!要是可能的话他还真的不愿意这样狼狈呢?
  
      董书凯想就算是为了不多一次狼狈,这一次也是要考中进士才是。
  
      四九看着自己大爷一点都不着急,自己却是在这里抓耳挠腮的实在是不好看,干脆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等着看着自己的大爷在门口让士兵检查了考篮还有包袱之后慢悠悠的进去了,四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都已经是快要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总算是进来了。
  
      想着大奶奶还在家里面等着消息呢!四九看看马车还是把大街挤得水泄不通,干脆就让车夫在这里等着把车赶回去,自己则是直接跑着回去了。
  
      端王府中,端王正在写字,宁娘就站在端王身边研墨。
  
      端王说道:“今天可是春闱日子呢!你就不担心你堂哥不中?”
  
      宁娘说道:“没什么好担心的。”他要是觉得自己考不中的话就不会来参加了,更何况现在春闱的主考官可是萧国舅呢!但凡是董书凯写出来写东西,不离谱就不会不中的吧!
  
      想起来那天在酒楼里面,端王和董书凯说了什么事情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那天下午端王的心情是很愉悦的,而且对于董书凯是很赞赏的,这就说明董书凯令他很是满意了。
  
      明白了这些之后,宁娘就更加什么都不担心了,现在自己只要伺候好了端王就好了吧!
  
      端王写完了一张字,把它放在了一边,婧娘就在端王的身前铺上了另一张纸。
  
      端王慢慢的写着,说道:“也是,依着我看他这一次也是会很不错的,你家这个堂哥也很有意思。”想一想,那一天自己是私服出来,董书凯就真的能够把他当做寻常人来看待,有这样胆子的还真的没有几个,当初董书凯的父亲是一个,那个时候他小,他的父亲却是没有因为他的年龄当成小孩子来看,现在,又是他。
  
      端王嘴角带笑,说道:“你们董家的人都很有意思。”
  
      宁娘研墨的手一顿,然后又慢慢的又开始了研磨,心中想着,这“有意思”的人中应该是没有她的吧,是吧,一定是吧。
  
      但是接下里的话却是让宁娘彻底的放弃的心中的侥幸。
  
      “当然,你是最有意思的一个。”端王仍然在低着头写字,但是莫名其妙的宁娘觉得端王的眼中一定是带着满满的恶趣味在里面。
  
      宁娘低下头来,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端王的话,其实,和端王相处的世家越长,她越是觉得恐慌的,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得到了端王的看中,只是现在的端王却是在很多事情上面都是不瞒着她的。
  
      宁娘一定都不想知道这些,她虽然想着靠近端王,毕竟端王能够改变她的一声,但是潜意识里面却是不愿意和端王走的太近,她觉得或许端王想要的那些东西她给不起。
  
      这种恐慌宁娘不知道应该和谁去说,虽然端王平时都是和颜悦色的,对她从来没有说过一声重话,但是,她却是知道端王是强势的,就比如她能够感觉出来,就算是她和端王身边的暗卫多看了一眼,端王眼中都是流露出来一些不满。
  
      这样的强势宁娘是不喜欢的,她愿意成为端王的女人,却是不喜欢被端王这样拘束。说起来,这应该是很矛盾的,多以潜意识里面她不愿意和端王走的过于亲近。
  
      但是,端王却是慢慢的让她在他的面前变得越来越随意起来了,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宁娘不动声色的远离了一点端王。
  
      宁娘的沉默端王看的出来,心中有些烦躁,不断的安慰自己时间还长,他有足够的耐心,但是心中到底也是多了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
  
      这个时候,刘姑姑进来了。
  
      刘姑姑平时负责的都是他后院的事情,这个时候过来恐怕是端王妃的事情了,端王眉间一闪而过一道厌恶,然后说道:“怎么了?”
  
      “王妃这一胎有一点早产的预兆。”刘姑姑开门见山直接说道,她知道现在的端王是越来越看不上王妃了,可是对于自己的亲生骨肉却是在乎的。
  
      端王说道:“我若是记得不错的话,她现在应该是有不到七个月的身孕,怎么,可是看出来的什么端倪?”
  
      刘姑姑说道:“昨天过来请脉的是王太医,说王妃这一胎因为一开始保养的不好,后来王妃又是一直思虑过多,所以,导致肚中胎儿很弱,肯定到不了满月就会生下来的。”
  
      刘姑姑明显的看出来的端王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坏,可是这真的是一件大事,她不可能不上报。
  
      端王面无表情,说道:“她可是也知道了?”
  
      “王妃应该是早就知道了,知道不是王太医说的,而是定国公的一个大夫说的,而且现在王妃一直在找合适的日子。”刘姑姑说道。
  
      端王不仅冷笑,她倒是会算计,四月十六是皇上的五十大寿,看来就是准备那一天了!真是不知道好歹,难道不知道皇上的忌讳吗?和英王一样自以为是!
  
      端王说道:“我知道了,密切注意着她的情况,若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立刻过来说。”
  
      “是。”刘姑姑低下头,她知道只要自己每一次来说端王妃的事情端王的心情都不会好。
  
      刘姑姑慢慢的离开了,留着宁娘在这里研磨的动作变得愈发的小心翼翼起来了。
  
      端王却是没有了写字的兴趣,放下来了手中的笔,说道:“你可是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宁娘微微一愣,很快就记起来了自己的话,那是端王第一次知道端王妃不在意肚中的孩子的时候问自己的话。
  
      端王没有让宁娘回答,接着说道:“你一定要牢牢的记住。”
  
      端王府的后院。
  
      端王妃忍着苦涩把一碗汤药一口喝了下去,并不接菡萏寄过来了蜜饯盒子,任由苦味在口中蔓延,就像是没有感觉一样。
  
      “王妃,您这又是何必!”菡萏心疼的说道。
  
      “这样苦总要比心中苦来的好,你看男人就是靠不住的,他偏偏还要讨厌我和定国公府走的太近,你说,要是他愿意听我的,我又怎么会亲娘家呢!而且,我若不是出身定国公府,他现在已经是连看都不看我了吧!”端王妃冷笑道,她一直都是觉得自己是对的,从来抱怨的都是端王对她的态度,而没有想过自己。
  
      菡萏不禁在想其实王爷和王妃刚刚成亲的事情王爷对王妃是很好的,之后王妃认为自己能够帮得上王爷所以对王爷管得太宽了最终王爷才会慢慢的远离王妃的。
  
      这些,她和王妃说话,但是越来越偏执的王妃却是根本就不把这些听在耳朵里面。以前的芙蕖就是因为劝说这些事情被王妃给放弃了,她以后自然也就不说了,王妃说什么就是什么。
  
      过了一会儿,端王妃喝了一口水冲掉口中残余的苦味,说道:“他是什么样子我早就看出来了,现在不是说他的时候,大夫说我这一胎保不到最后,既然是早产,自然是要找一个合适的日子,你看下一个月皇上的寿辰的时候出生如何?”
  
      菡萏想这样自然是好的,可是对肚子里面的孩子会不会不好?
  
      菡萏小心点说道:“这样会不会对小世子有什么伤害?”
  
      端王妃却是不以为然:“这样的先天体弱以后慢慢的总归是能够养好的,他以后长大了也会明白我这样做就是为了他好,他父亲可不是那种能够为他着想的,那种凉薄的性子或不定会做出来什么样的事情呢!我自然要为他好好的做一些打算,能够和皇上同一天出生想必以后对他会好的。”
  
      菡萏看着端王妃明显已经是有了决断,低下头不再多说什么。
  
      见此,端王妃就说道:“好了,你明天去吧我的意思告诉哥哥,让那个大夫好好想一想办法。”
  
      “是,奴婢知道了。”菡萏小声说道。
  
      “对了,听说那一天王爷出去的时候带着的一个丫鬟,可是查出来了是哪一个了吗?”端王妃虽然觉得有些疲倦,但是若是事情不完完全全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却是不安心,所以还是强打着精神问话。
  
      “王爷的院子并没有我们的人,所以真的不好查出来,奴婢无能。”菡萏说道。
  
      “嗯。”王妃眯了一下眼,说道,“刘姑姑我们是拉拢不过来了,我看比较好拉拢的应该是去年新到王爷书房的那两个宫女,王爷这个人一向都是不容易信任人,所以那两个宫女应该还是没有得到王爷的新人的,既然这样我们就有机可乘,你看看她们两个人哪个容易收买,最后能够彻底的为我们所用。”
  
      菡萏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但是她知道王妃的脾气,所以最终还是应了下来,大不了去尝试一下就是。
  
      看着菡萏答应了下来,端王妃很是受用,说道:“我累了,想着休息一会儿了。”
  
      菡萏就起身伺候着端王妃休息了,松了一口气,走出了外面。所有的事情都让她来做其实有时候真的很是顾不过来,但是端王妃却是无论如何都信任不过不是从娘家带过来的丫鬟。
  
      碑廓镇六面坊。
  
      今天绣楼将做好的衣服送了过来,婧娘亲近见了过来送衣服的绣楼的女管事,稍稍寒暄了几句话,付了银子就让她离开了。
  
      婧娘抬头看了一眼,说道:“画春呢?”
  
      描夏就说道:“刚刚外面有人找画春,画春就出去了。”
  
      婧娘点点头,说道:“你的汤可是做好了,拿着衣服跟我去娘亲那里看看。”
  
      描夏知道婧娘这是在打趣自己,不仅羞红了脸,说道:“自然先是依着姑娘的。”说着,就拿起来了包袱跟在的婧娘的身后。
  
      秦氏那里霍吉文也在,婧娘打过招呼之后,就笑着说道:“正好嫂子也在这里。”
  
      霍吉文笑道:“可是绣楼里面的衣服送过来了,我身边的碧玉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绣楼里面的女管事过来了。”
  
      “可不是,送过来,这样的话我就不用把嫂子的让人送过去了,嫂子等着回去的时候自己带着回去就好了。”婧娘说道,让描夏把包袱放在了炕上。
  
      虽然那一天霍吉文说自己大着肚子不要做衣裳了,但是最终还是给霍吉文做了两身,都是那种简便的样式,用的布料也是舒适的,做的稍稍的大了一下,正好可以在家里面穿着,过上一两个月也能够穿。
  
      婧娘和秦氏则是每个人做了四身衣裳,两套是出门的时候穿的,还有两套则是平时在家里面穿着的,除此之外,又给董举人和董书博各自做了四身,说起来这和已经是很大的生意了,就算是婧娘自己拿出来的布料,那绣楼的女管事也是亲自过来了一趟。
  
      秦氏就笑着说道:“我看着倒是都不错,样式也是好看,就是绣工倒是一般了。”秦氏拿着一件姜黄色的百褶裙子说道,这是婧娘的,上面只是简单的绣着蝶恋花的图案,说起来并不算是多么的惊艳,可是不过是平时在家里面穿也不用太讲究了。
  
      婧娘就说道:“碑廓镇的绣楼这一家是最好的了,说起来也不过只有八九个绣娘而已,那些出门穿的衣裳她们会用好的绣娘来做,但是在这样家常衣裳自然就是普通的绣娘来做了。
  
      “是啊,母亲看看这一件就很是好看。”霍吉文拿着的是一件交领枣红色的褙子,上面绣着的是靛蓝色的海棠,配色很是大胆,但是却是好看,这是秦氏的衣裳。
  
      秦氏仔细的看了,点点头,说道:“是不错,我看我们家里面以后换个季度都是要穿衣裳的,不如养上两个绣娘。”
  
      婧娘说道:“只是这样有手艺的人是不好买的,还是要看看是不是有人愿意过来才是,也是不好找。”
  
      霍吉文是知道这些的,就笑着说道:“慢慢的找就是了,只要有心总归是能够找找到的。”她娘家里面有着这样的绣娘,但是也不过只有两个而已,只是能做着夫人和她嫡妹的衣裳,她的衣裳也是绣楼里面做的。
  
      秦氏点点头,说道:“可不是,这件事情不用着急,慢慢的找就是了。”秦氏想起来了婧娘出嫁的时候四季衣裳,看来还是不要让碑廓镇的绣楼来做了,让董书阳打听一下岚山县那个绣楼会比较好,让他们来做才是,去参加郭老太太的寿宴府时候问问郭大奶奶也是可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