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悠然田居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杏仁露

第一百四十九章 杏仁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面前的菜味道很好,应该是刘姑姑特地吩咐了厨房按照自己的口味准备的,宁娘吃了一口螃蟹,又喝了一口酒,酒似乎是就有些辣,宁娘不仅使劲的咳嗽了一下,然后吐吐舌头。
  
      想着伸手倒一杯茶水漱口,最终却是放下了手,任口中的辣味不断的蔓延。
  
      “呵呵。”宁娘又倒了一杯酒,喃喃,“人果然是群居动物。”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句话现在才算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可是让她到外面去吗?宁娘一点都不愿意,她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三,而且实在是正妻眼皮子底下的小三,在宁娘看来,就算是端王妃再怎么的不堪,也是端王的正妻啊,而自己,算得上什么呢?
  
      菜没有怎么动,酒壶里面的酒却是一滴不落的都喝完了,喝着喝着,眼泪流了出来,模模糊糊的宁娘似乎是看到了端王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就那样站着,静静的看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
  
      宁娘想自己一定是喝醉了出现了幻觉了。
  
      “王爷,你过来了啊!”宁娘笑着说道,明明是笑着的,可是泪珠子却像是不听使唤一样一滴一滴的落着。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端王微皱眉头,他不喜欢宁娘现在这个样子。
  
      端王走上前想着要夺过宁娘手中的酒杯和酒壶,看着酒壶里面一点酒都不剩下了,端王的眉头皱的更加的深了。
  
      宁娘任由端王夺走自己手中的酒壶和酒杯,笑着说道:“过节啊,自然是应该喝酒啊。王爷怎么过来了?”男人的手指骨节分明,宁娘虽然是醉了,却是确定端王真的是来了。
  
      现在,他过来干什么呢?今天他不是在宫中参加宴会吗?宴会回来了之后不应该是却端王妃的院子吗?怎么反而是来到了这里,被酒精麻痹的大脑让她考虑不清楚这里面的事情。
  
      端王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喝醉了。”他抱住了宁娘,想着让她去睡觉。
  
      喝醉了的宁娘从来都是既乖巧又任性的,就比如现在宁娘乖乖的让端王抱着,却是伸出手来去触摸端王的脸。
  
      他为什么过来呢?端王也是不清楚的,只是回到府中的时候他答应了端王妃会到她的院子里面去,但是却是和端王妃说要去书房处理一点事情。
  
      回来之后却是叫了刘姑姑问宁娘怎么样了,下意识的,端王不敢立刻就去看看宁娘,而他从刘姑姑口中知道了宁娘虽然是没有和刘姑姑她们一起吃饭,也是单独叫了自己喜欢的菜来吃的,端王放下心来,就准备去端王妃的院子了。
  
      但是在经过宁娘的屋子的时候却是鬼使神差的进去了,然后看到的宁娘一个人的落寞,端王承认看到的那一刻他是心疼的,只是心疼并不代表心软,所以他想,他还是什么都不能够做。
  
      “王爷,我在你心中算得上是什么呢?”宁娘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要不然怎么会问出来这样的问题呢?可是,她是真的想知道的,她真的不愿意无名无分的跟着端王。
  
      端王的手微微一顿,然后温声说道:“阿宁,你醉了,好好睡一觉。”
  
      宁娘笑了一下,在端王把她放在了床上,然后她做了一个很是大胆的动作,她把搂住的端王的脖子,然后将唇贴在了端王的嘴上。
  
      宁娘口中模糊不清的说道:“王爷,今天晚上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这句话换来的端王更加热烈的回应,唇齿相交。
  
      两个人都是喝过了酒的,说起来身上的问道并不是很好闻,宁娘知道端王是有着小小的洁癖的,但是此刻两个人都是忽略了这个问题,然后开始的更加热烈的纠缠。
  
      一个时辰之后,两个人稍稍梳洗了一下,端王抱着宁娘回到了床上,看着怀中的人儿已经是睡着了,手却是抓着他的衣襟。
  
      端王慢慢的将宁娘的手拿开,看了一眼宁娘,小声说道:“阿宁。”
  
      睡着的人怎么会有所回应呢?端王俯下身给了轻啄了一下宁娘的嘴唇,然后毫不犹豫的开始穿衣裳。
  
      端王妃的院子,端王妃已经洗漱好了,在屋子里面等着端王。
  
      时间长了,端王妃说道:“王爷怎么还没有过来?这都一个多时辰了!”
  
      为什么没有过来,菡萏自然是不知道的,她只好说道:“大概王爷是有什么事情的吧!”
  
      “什么事情非得要晚上处理,菡萏你去看看。”端王妃说道,尽管是不想承认,但是端王妃自己是知道的,当她试探性的问端王今天晚上会睡在哪里的时候,她的心中是无比的忐忑的,而当她得到了端王的回应是今天晚上回到她的院子的时候,她的心中慢慢的出现了雀跃。
  
      “王爷过来了。”
  
      菡萏刚刚想着去看看,就听到小丫鬟这样说道,她还没有怎么表示,就看到端王妃猛地站了起来,然后又坐下了。
  
      端王进来之后,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看了端王妃一眼,说道:“怎么还不睡?”
  
      半年来的冷落让端王妃已经是学会了小心翼翼的看端王的态度了,就比如现在,端王妃虽然还是会有些端着态度,却也会笑着说道:“王爷过来了,可是要先吃些东西。”
  
      端王看着端王妃僵硬的讨好不为所动,淡淡的说道:“不用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就寝吧!”
  
      端王妃点点头,说道:“也好,菡萏,准备水。”
  
      端王就说道:“我已经在书房那里梳洗好了。”
  
      端王妃心中有些愤怒,又有些伤心,她就这么的不得他的待见,甚至是在自己的院子里面熟悉的事情都是不愿意了!
  
      这一夜,端王和端王妃睡在了一张床上,一夜,相安无事。
  
      端王不知道的是,在他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的时候,宁娘的眼角慢慢的滑落了一滴泪,然后,好一会儿,宁娘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摸出来了一个小瓶,从来面倒出来一颗药,咽了下去。
  
      她想,她一定是有点喜欢上了端王,要不然怎么会这般的作践而又放纵自己呢?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宁娘已经是能够很好的掩饰情绪然后服侍端王用早膳了。
  
      只是饭桌上面却是沉默无比。昨天晚上端王妃特地吩咐了小厨房准备了丰盛的早饭,都是按照端王的口味准备的,但是端王早上起来看过安康之后却是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他想着昨天晚上宁娘的样子,心中觉得有些酸酸的,想着尽量能够在自己力所能及之下让她不受委屈。
  
      只是,宁娘所受到的委屈不也是因为端王吗?
  
      端王其实很是不喜欢宁娘现在这个样子的,他吃了一口粥,说道:“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说完了之后却是觉得自己似乎是选择了一个很是不适合的话题,只是话说出口来了却是不好收回去了。
  
      端王若无其事的吃了一口小菜。
  
      屋子里面又是一阵沉默,宁娘慢慢的说道:“奴婢很好。”要不然又能够说什么呢?
  
      说完之后又是以一阵沉默,端王默默的吃完了碗中的饭菜,说道:“嗯。”
  
      碑廓镇。
  
      中秋节之后的第二天,董家大房一下就回去了,但是却是留下来了媛姐儿和英姐儿,以及娇姐儿也没有跟着董书阳和小马氏回到岚山县。
  
      婧娘把自己想要教导媛姐儿几个孩子的事情说出来了,秦氏想着婧娘就要出嫁,觉得婧娘忙活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不免觉得有些犹豫,但是婧娘却是笑着说道:“我有的是时间呢!嫁妆之类的不用我准备,我只是绣好嫁衣就好了,再有两三天嫁衣也就绣好了,正好事情就不多了。”
  
      嫁衣婧娘自然是精心准备的,但是因为林氏把家事接手了,婧娘就真的是空出来了不少的时间,所以也就多出来了很多时间开始绣嫁衣,自然是已经差不多了。
  
      其实,除了嫁衣自己还是准备做一身衣裳给萧煜的,但是婧娘想着也不过是每天抽出来两个时辰来教导媛姐儿,也就并不觉得是多么的难了。
  
      这样一说,秦氏就说道:“好,说实话,我是想过这个问题的,以后董家说不懂会成为什么样子呢!家里面的孩子自然是应该好好教导的。男孩子我倒是不担心,可是女孩子,我和你的伯娘还有嫂子们都是不行的,说起来也就只有你了。”
  
      婧娘就笑着说道:“我会的东西也不过就是那些,说白了就是希望媛姐儿几个孩子能够多张一些见识就是了。”
  
      马氏她们知道了这件事情都是举双手同意的。
  
      婧娘的仪表姿态一开始她们只是觉得好而已,可是到底是没有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婧娘是举人的女儿,一举一动自然是要比乡下养出来的孩子好上很多。
  
      但是等着她们知道了婧娘这些就是比岚山县的那些大户人家里面养出来女孩子也要好上很多的时候就是真的惊讶无比了。
  
      尤其是霍夫人说婧娘就是比侯府的小姐也是不遑多让的时候她们是真的觉得自己以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的。
  
      田氏和张氏都是动过心思能够让婧娘来教导媛姐儿和英姐儿的,但是想着婧娘正在准备出嫁的事情,却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了,如今听着婧娘这样说,自然是非常愿意的。
  
      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媛姐儿几个孩子留在董家三房一个月,这一个月婧娘就会好好的教导一些三个孩子。
  
      说起来媛姐儿三个孩子,最大的不过是六岁,现在正是学规矩的事情。
  
      婧娘让三个孩子住进了自己隔壁的院子,让人好好的收拾了,让后让描夏和写冬带着两个丫鬟照顾着媛姐儿三个孩子。
  
      秦氏有些不放心,又让自己身边的红柳也过来了,这样等着小院子收拾出来之后倒是真的有了样子。
  
      第一天婧娘教什么,只是让三个女孩子开始描红,这些以前婧娘就让三个人做过,她们在家里面的时候各自的娘虽然是不识字,却是督促着让三个孩子描红的,所以对于这些三个孩子都是没有觉得害怕。
  
      婧娘在东暖阁里面绣着自己的嫁衣,却是收拾出来的自己的书房,在里面放了三张桌子让媛姐儿几个孩子描红。
  
      过了一会儿描夏过来了,婧娘就问道:“怎么样?”
  
      描写笑着说道:“三个小姐儿都不是那种调皮的,自然是好好的写字的。”
  
      这倒是了,三个孩子其实都被各自的娘亲教导的很好。
  
      婧娘笑着说道:“嗯,让厨房准备好杏仁露,等着她们描完了一张大字之后就让三个孩子喝上一点,以后一天写上两张大字就好了,午饭的时候我带着她们去娘亲那里。”
  
      毕竟是第一天婧娘并没有多么严格的对待三个孩子,说实话,婧娘的性格也是严厉不起来了,可是就是这样家里面的孩子还是都喜欢听婧娘的话的。
  
      描夏就笑着说道:“奴婢已经是烧好了杏仁露了,在那里温着呢!等着三个姐儿写完大字就能够喝了。”
  
      “嗯。”婧娘点点头,低下头继续开始绣自己的嫁衣,其实就还剩下一个盖头了,不过是三四天的功夫就能够绣好了。
  
      中午的时候婧娘带着三个孩子去了秦氏那里。
  
      秦氏也是担心着三个孩子,就问婧娘:“怎么样?”
  
      婧娘笑着说道:“娘亲放心吧,她们都死乖巧的孩子,自然很是听话的。”
  
      秦氏点点头,说道:“我自然是知道的,就是你可是安排好了?”
  
      婧娘就说道:“嗯,上午的时候先是让她们写上一个时辰的大字,然后叫她们读书半个时辰,之后就是让她们玩儿了,下午则是准备用一个时辰的时间教她们绣花,至于琴棋书画,我也不过就是会写字而已,别的还真的不能够交给她们。”
  
      秦氏看着婧娘这样也是会有很多时间的,点点头说道:“这样就好,那些东西不学也行,活着是等着过几年有条件了再单独请一个女先生过了来教就是了。”
  
      这样说着,秦氏不仅是觉得有些愧疚,婧娘根本就是没有跟着女先生学过呢!然后又觉得很是自豪,她的女儿没有跟着女先生学习,可是却是什么都自己学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