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悠然田居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喜饺

第一百五十五章 喜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无论宁娘哪里是什么样子的情况,因为皇上的刻意隐瞒,所以一直到婧娘出嫁都是没有穿到碑廓镇这里。%d7%cf%d3%c4%b8%f3
  
      萧国舅虽然只是一些情况,但是因为皇上的忌讳,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把这件事情告诉董家,虽然涉及到了宁娘。
  
      其实,从利益一方面来讲,萧国舅认为宁娘这一次算是彻底的进入到了端王的心中了,无论以后端王还有有什么女人,但是宁娘在端王的心中一定会有着特殊的地位的。
  
      从这一方面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当然,萧国舅看待这件事情完全是从一个政客的角度来看待的。
  
      萧国舅还是满满的揣摩出来了皇上不愿意张扬的心思了,虽然这件事情最终归为了意外,但是通过一蛛丝马迹还是发现这件事情里面不仅是hi有着秦王的影子,就是端王的影子也是能够看到的。
  
      说起来,兄弟相杀就是在寻常人家里面也是丑闻了,更何况是更加要面子的皇家呢?
  
      所以但凡是想到了这一点的臣子都是决定对于这件事情闭口不言,而那些没有想到这一点臣子也是因为那些人的沉默知道了里面恐怕是有些什么事情,自然也是不会多说什么的。
  
      最终,这件事情全部都是归咎于卫国公世子身上了,皇上将卫国公降为卫廷伯,世袭五代,卫廷伯世子则是掳去了世子之位,然后流放新疆。
  
      这样的惩罚若是因为端王受伤的话自然是算不上严重的,但是现在受伤的毕竟只是宁娘,所以还是有些眼中了,出现这样的原因也不过是皇上心中很会愤怒,而卫廷伯府就成了皇上出气的出气筒而已。
  
      毕竟,这件事情的真正原因皇上是要隐瞒着的,所以皇上不能够惩罚秦王和英王这两个儿子,所以倒霉的就只有卫廷伯府了。
  
      但是,萧国舅觉得皇上虽然是明面上不会对秦王和英王做什么,但是有一句话不是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从这方面来看,对于端王也是有利的。
  
      只是,这件事情自始吧至终最心寒的应该就是卫廷伯府了吗?他们一家都是秦王阵营里面的核心人家,对于英王也是忠心耿耿,但是萧国舅却是知道秦王对于这件事情是一点都没有表示。
  
      所以你在卫廷伯应该很是寒心吧!其实,可以从这件事情上面做很多的手脚然后最秦王不利的!
  
      只是,这件事情还是要好好的计划一下才是,做好的能够让很多大臣对于秦王心寒的,说起来,秦王这件事情真的做的刻薄了到了现在居然都还是对已卫廷伯不管不顾的,恐怕是过一段时间就是皇上也是不满了。
  
      御下,最为重要的还是恩威并施,秦王在“恩”这一方面做的实在是不够。
  
      无论京城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了什么样的影响,总而言之,这件事情的印象是没有波及到碑廓镇的。
  
      今天,已经是到了十月五号了,明天就是婧娘成亲的日子,今天则是要去铺妆的,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是家里面的嫂子来做的,要是没有嫡亲嫂子的话也是要让堂嫂来做。
  
      婧娘有两个嫡亲的嫂子,自然就是她们进行铺妆了,但是还是需要其他的人来作为辅助的,这件事情就是交给了田氏张氏还有小马氏和小黄氏她们了。
  
      今天她们六个人全部都是穿着崭新的衣裳,带着赤金的首饰,然后带着婧娘的嫁妆去了萧煜的宅子。
  
      婧娘的嫁妆最终是定下来的为六十八抬,对于碑廓镇来说一般家里面的闺女出嫁基本上都是八抬、十六抬来说实在是太多了,而且看着婧娘的嫁妆里面还有这一个小庄子和一个铺子的时候更是让人惊呆了。
  
      但是就着这样,董举人和秦氏还是觉得不怎么满意的,董举人的意思最好是能够十里红妆,可是现在这样说绝对是不怎么现实的。
  
      大夏王朝规定平民女子出嫁嫁妆最多只有六十八抬,所以秦氏是毛竹林劲儿想着让婧娘多带一下东西,特地定做了不少大的箱子出来。
  
      当婧娘看着自己的嫁妆这样丰厚的事情心中是觉得有些不安的,家里面虽然近些年来富裕了许多的,但是到底是底子过于薄了,自己这一次嫁妆恐怕是带走了家里面的大半财物实在是不应该。
  
      但是董举人却是笑着说道:“你的大哥和二哥若是只有靠着家里面吃饭的本事就算是家里面有着金山和银山也是不够的,相反,你大哥和二哥若是有本事很快就能够让家里面重新富裕起来的,而且,你觉得你的大哥和二哥没有本事吗?”
  
      董书博也是在一旁说道:“就是,妹妹,你是一个女子赚钱什么的不方面,但是我和大哥却是没有这样的顾虑,好男儿怎么能够想着吃家里面的,用家里面的呢?”
  
      董书凯虽然是没有说什么,脸上却是带着赞同的神色的,婧娘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们都是亲人,说起来哪里需要想这些事情呢?
  
      而六面坊的人家再一次因为婧娘的嫁妆沸腾了起来。
  
      “六十八抬,你们发现了居然是六十八抬,就是那刘员外的女儿出嫁的时候也不过是只有三十二抬嫁妆呢!”
  
      “其实不止是六十八抬吧!你们看那抬嫁妆的箱子要比寻常的大上很多,而且,你们看那抬着嫁妆的担子都是弯了呢!还有就是那抬着嫁妆的劳力就是一副走路很是吃力的样子呢!”
  
      “这可真是,这些就是分成了八十抬也是可以的吧!”
  
      “八十抬,不止吧!寻常的嫁妆首饰一套算是一抬的,但是你们看,现在那赤金的嫁妆和那镶着红宝石的嫁妆却是放在一起的,还有那些金银簪子也都是一些一些放在一起的,我看着就算是九十六抬也是能够分出来的!”
  
      “这些可都是实打实的,还有那一百亩地的田庄和胭脂铺子,你们不知道,那胭脂铺子在岚山县就是日进斗金也是不为过的,董家就这样陪嫁给了女儿,真是舍得呢!”
  
      “那个胭脂铺子我是知道的,我女儿从里面给我买了一盒子胭脂,真的是要比寻常的好用很多呢!你们可是不知道抹在脸上就像是年轻了好几岁一样,只是要一两银子一小盒,我平时都是舍不得用的。”
  
      “你这算是便宜的了,那最受岚山县富人家了的太太喜欢的是成套的东西,说是里面胭脂有,水粉也有,光是擦脸的香脂就是有两三种呢!还有那种口脂,说是这样一套要三十两银子,三十两银子,可是我们家里面一年的花销呢!”
  
      “你们看,你说的是不是就是那个!”
  
      原来经过这一群妇人面前的就是那胭脂铺子里面的两套擦脸的东西,瓶瓶罐罐的各种东西都有,却是明显的能够分的出来是两套,一套是黑的的盒子上面雕着白玉兰,还有一套是红色的盒子雕刻着牡丹。
  
      她们看着都是赞叹不已,有一个妇人痴痴地说道:“光是盒子就是这么漂亮,我要是能够有一套就好了。”
  
      其他的几个妇人没有说话,但是脸上带着带着向往的。
  
      而走在路上的林氏六个妯娌听着这一番话心中也是觉得自豪无比,新娘子的嫁妆代表着的就是娘家人的脸面,能够得到的都是赞叹自然是好事。
  
      萧煜的家里面离着董举人家并不算是很远,只是隔着一条街而已,走路的话也不过是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宅子经过扩建之后成为了一个三进的宅子,只是住着婧娘和萧煜两个人加上十几个仆人真是绰绰有余的。
  
      虽然已经是是深秋时节,但是院子里面的景色仍然很是漂亮,林氏想着婧娘平时就是喜欢摆弄一些花花草草,明白了萧煜这就是为了婧娘而特地准备的,心中了然,不仅和霍吉文相视一笑。
  
      虽然说他们妯娌过来铺妆,但是摆放家具的事情却是不用她们亲自做的,只是需要指挥着那些脚夫们摆放就好了,婧娘也是根绝萧煜送过来的图纸将家具放在哪里安排好了,然后告诉了林氏。
  
      这方面,林氏自然是不会拒绝婧娘的意思的,以后这个地方是婧娘和萧煜一起生活的,自然是婧娘觉得怎么舒服怎么好的。
  
      而铺床的事情就是画春带着绘秋来做的,包括将婧娘寻常用的衣裳首饰还有擦脸的东西都是摆放了出来。
  
      今儿铺妆,萧煜自然也是要在这里的,萧煜看着家里面充满的婧娘的东西心中觉得很是激动,明天这个宅子的女主人就能够住进来了!想一想,萧煜脸上的笑容就是怎么都是掩饰不住的。
  
      那些一时用不着的东西则是在摆放在院子里面一会儿之后就放进了院子里面的库房那里了。
  
      铺妆的事情一直到了下午的时候才弄好,林氏几个人回去的事情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秦氏问起来了铺妆的事情。
  
      林氏就笑着说道:“都是安排好了,事情也很是顺利,而且,萧捕快也算是用了心了,家里面都是按照小姑的喜爱来布置的呢!”
  
      这件事情秦氏倒是还不知道,就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说来听听。”
  
      林氏就将萧煜的家里面有着什么样子的花草,又是怎么布置的都是说了一边,一旁的霍吉文也是在补充着,秦氏听了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怎么都是掩饰不住了。
  
      秦氏笑着说道:“好好好,这样我就放心了。”萧煜能够真正的把婧娘放在心上,无论什么事情都是先想着婧娘,秦氏怎么都是觉得很是满意的。
  
      婧娘的院子里面,画春回来之后也是和婧娘说起来的这件事情,画春笑着说道:“姑娘,您可是不知道,姑爷的家里面可是中满了花草呢!姑爷毕竟是个男人,自然是喜欢花草的,恐怕还是看着姑娘喜欢侍弄花草所以才特地这样做的呢!”
  
      婧娘想起来的去年自己的生辰萧煜送过来的花草,怎么会不明白这是萧煜特地为自己准备的,婧娘不仅是笑了起来,他连这些都是为自己想到了自己是何德何能才能够让他这样倾心以待呢?
  
      这一世的自己真的很是幸运!
  
      晚上的时候董家三房在一起吃了一顿饭,说起来婧娘还是觉得有些感伤的,明天之后自己就不是董家的女儿,而是萧家的媳妇了虽然爹娘哥哥们还是在那里,可是到底自己是不能够经常回来了。
  
      或者是说在碑廓镇的时候还好,但是以后到了京城见到了萧家的其他人之后自己就是真的没有这些自由了。
  
      饭桌上面的人都是有些伤感的,但是到底是氛围还是不错。
  
      吃过饭之后秦氏到了婧娘的屋子里面,婧娘一开始的时候有些愣住,但是看着秦氏脸上带着的一点点不自在的时候,婧娘福至心灵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脸不仅是变得通红。
  
      秦氏看着婧娘脸上通红的样子自己反而是镇定下来了,秦氏笑着说道:“但凡是女子出嫁之后总归是要经历这些事情的,人伦乃是大事,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婧娘轻轻地说道:“嗯。”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想起来的前世的经历。
  
      那个时候那种撕裂般的疼痛,似乎就是在这一世自己还是亲身感觉到了一样,每一次想到,婧娘都是心中有着害怕恐惧还有愤怒。
  
      婧娘直到现在才想起来自己和萧煜成亲之后也是要和萧煜做那种事情的,其实,内心当中,婧娘是有些排斥的,但是一想到是和萧煜一起又觉得不是那么害怕了。无论如何,萧煜不是徐文旭,那个男人最是体贴自己的了。
  
      想到这里,婧娘又是变得坦然起来,只是这种问题还是觉得有些尴尬的,婧娘还是有些放不开就是了。
  
      秦氏怎么会看不出来婧娘的害羞呢?但是这些事情不是害羞就能够能够过去的,若是现在不教婧娘这些,婧娘没有心理准备恐怕是等着洞房花烛的时候会更加尴尬的。
  
      所以秦氏还是决定好好的和婧娘说一说。
  
      半个时辰之后,婧娘的脸已经是红的似乎是能够滴出来血了,但是却是将秦氏的话全部都记在的心里面。
  
      秦氏问道:“婧娘,你可是都记住了?”
  
      婧娘小声说道:“记住了。”
  
      秦氏就拍拍婧娘的手,说道:“婧娘你要记住,夫妻之间这种事情也是维持夫妻和睦的关键,所以你千万不要排斥,其实必要的时候也是可以主动的!”
  
      要她主动求换,想一想,婧娘都是觉得这是一件很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自己到底是要怎么多,难不成真的像是那图画上面的女子那样做,那种惊世骇俗的事情要怎么能够做出来。
  
      秦氏自然是明白现在婧娘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就说道:“也不是让你立刻就这样做,慢慢来,以后你就可以了。”
  
      婧娘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娘亲。”
  
      “嗯,这样就好,时候也不早了,明天你可是有的忙活呢!我们休息吧!”秦氏笑着说道,她能够说的不能够说的都是说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又是千娇百宠着长大的,秦氏自然是不想着让女儿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的。
  
      婧娘看着秦氏终于不再说这些事情了,狠狠地松了一口气,刚在的事情实在是太尴尬了,总算是结束了。
  
      原本婧娘觉得自己今天晚上是睡不着的,但是当秦氏躺在自己身旁的时候,婧娘发现自己很是容易的就进入了梦想,一晚上婧娘谁的很是安稳,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神采奕奕的。
  
      来给婧娘上装的全福夫人是霍夫人,霍夫人爹娘公婆都在,儿女双全,就是小孙子也是有了,自然是最好的全福夫人,岚山县的有姑娘出嫁都是希望能够请来霍夫人的,但是霍夫人是什么样子的是身份,又是哪里能够轻易请来的呢?
  
      一大早霍夫人就过来了,看着婧娘的肤色很好,就笑着说道:“你这样不用上浓妆,只要是轻轻的一抹就好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