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悠然田居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橘子

第二百二十三章 橘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了凌二的话,萧煜挑挑眉头,然后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到时候肯定过去!”
  
      这个时候绘秋已经是剥好了橘子,就算是绘秋一般负责的是婧娘的穿衣,但是这并不代表绘秋就不会剥橘子了,绘秋剥出来的橘子自然是要比凌二随后剥的好。
  
      那一瓣瓣橙色的橘子放在甜白瓷的小碟子里面,而且还把橘络都给挑去了,看着很是诱人。
  
      凌二也就不再和萧煜说话,随意的掏出来了一张银票给了绘秋,说道:“呐,给你买花戴。”然后就看也不看将一碟子橘子送进了口中。
  
      下船之后,凌二看着萧煜那明显已经是要滴出来墨汁的脸之后很是识相的决定不再继续纠缠萧煜,萧煜的武力值可不是他能够对付的,毕竟不是还有一句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
  
      此时的绘秋拿着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还在风中凌乱中,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事简简单单的剥了一个橘子就然就能够赚上一百两银子,那位好人,我其实还是可以多剥上几个的!
  
      婧娘扑哧一笑,说道:“既然是给你的,你就收着便是,多买一些东西回去!下午的时候我回去,你还可以在外面看看。”
  
      绘秋答应了下来,只是脑子明显还是有些晕晕沉沉的,她在想着这些钱纯属是和捡过来的没有什么区别,干脆还是多买上一些东西回去的时候分一分好了。
  
      从此之后,绘秋就记住了这个出手异常大方的凌家二公子。
  
      婧娘和萧煜进了临江楼的包间,笑着和萧煜说道:“这个凌二和我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原本我以为他应该是那种比较阴沉的人,现在看来,却是很有意思。”
  
      萧煜还因为凌二的打扰心中很是郁闷,听着婧娘这样说心中更是多了一些郁闷,他自然是不会迁怒到婧娘身上的,但是却是把所有的账都是记在了凌二身上,所以下一次在宁波见到凌二的时候凌二被修理的很惨烈。
  
      虽然是这样,但是萧煜也是不愿意从婧娘的口中听到婧娘说其他的男子的,所以萧煜说道:“他这个人很是奸诈,而且最为无耻,以后还是少接触一点才是。”
  
      婧娘有些抽搐,她为什么觉得萧煜说的有些夸大其词呢?但是这些婧娘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而是开始和萧煜说起来的其他的事情。
  
      婧娘笑着说道:“下午的时候我们就回去吧!我没有什么想要看的了,回去之后收拾收拾,我们明天早上离开?”
  
      萧煜终于也是平静下来了心中的郁闷,说道:“嗯,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们要早一点启程,赶在晚上之前能够到镇江。”其实从扬州到镇江那一段水路并不是很安全,所以萧煜想着要小心一点,尽量都是在早上的时候过去,要是只有他的时候他自然是不会介意的,可是现在却是不能够不介意了。
  
      当然,这些萧煜没有打算和婧娘说,说了也不过就是多了一个人担心而已。
  
      婧娘不疑有他,笑着说道:“你放心吧!我一定能够起来的。”
  
      两个人吃过了午饭之后萧煜问婧娘:“你可是还有什么想要看看的?”
  
      婧娘想了一下,摇摇头,说道:“没有了,我们回去吧!”其实,要是和萧煜在一起的话,无论怎么样她都是觉得很有兴趣的,只是想着萧煜这些天在忙生意上面的事情一直都是早出晚归的,想必也是很累了,能够陪着她一上午她已经很是满足了,下午的时候就让萧煜好好的休息一下就好了。
  
      第二天的时候他们出发的果然是很早,婧娘早晨起来的早,只觉得浑身都是不舒服,上了船之后就干脆睡下了。
  
      想到这一点,婧娘对于萧煜的怨念就是很深,这个男人,下午的时候抱着她睡了一下午的觉,晚上就是变得生龙活虎了,然后折腾了自己整整半晚上,到最后的时候婧娘觉得自己是直接昏迷了的,也比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早上应该起来的时候婧娘发现自己的眼睛根本就是在睁不开。
  
      婧娘睡着了,萧煜却是去了萧福身边,神色凝重,说道:“可是布置好了?”
  
      萧福知道这一段水路的危险,自然是不敢怠慢的,就说道:“老爷放心,昨天特地又从扬州城里面请来了十几个镖师,现在和我们带来的人一起轮流值班。”
  
      萧煜说道:“嗯,太太的那一条船上多加派人手。”
  
      吩咐之后萧煜还是有些不放心,干脆就自己亲自带着人开始巡逻。
  
      他怎么会不明白小人儿第二天要早早的起来,自然是不能够让小人儿累的,可是想一想这一段水路的凶险,他觉得还是让小人人一上船就开始睡觉的好,这样计算式发生了什么事情小人人也不知道,起码不用让小人儿担惊受怕。
  
      有了这样的想法,昨天晚上的萧煜格外的卖力,甚至是忘记了他和婧娘不准备在下江南的这一段时间有孩子的,所以等着在江南的时候诊断出来的婧娘已经是怀有一个月的身孕之后萧煜真的目瞪口呆的,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后悔。
  
      这些婧娘自然都是不知道的,她昨天晚上真的是觉得累了,所以现在睡得很是香甜。
  
      这一觉就是睡到了中午,中午起来的时候婧娘总算是觉得身上舒服了,但是到底心里面还是有些不爽快,这个男人昨天晚上是疯掉了不成?
  
      这样的想法不过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是消失不见了,婧娘知道萧煜的性子,最是舍不得自己受委屈的,可是为什么昨天却是狠命的折腾呢?
  
      所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的,想到这里,婧娘就问道:“老爷呢?”
  
      描夏笑道:“老爷过来看过太太,知道太太正在睡觉,就没有打扰,然后去了另一条船上,之后大概是为太太考虑的吧!还亲自带着巡逻呢!”
  
      描夏并不知道有时候走水路意味着很是凶险的,而且这些天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的,所以描夏根本就没有多想,只是以为老爷这是在意太太。
  
      婧娘却是听出来了一下端倪,往常的时候萧煜可是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呢!可是现在为什么却是会这样做呢?再一联想到昨天晚上萧煜的疯狂,婧娘觉得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